第20章,碰瓷

    “哎呀呀,不行了,我生来体弱,方才那弹弓正好砸进我的腰眼里,这会是站不住了。”温小筠心里愤恨的不行,面上表情也跟着浮夸起来,捂着腰眼,一副痛苦难当的样子。

    猫耳朵被吓了一跳,连忙问“刚才那一下怕不是打到要害了?不然温书吏你先回去休息,这边的事,有大人们和鄞捕头在就行。”

    “那怎么行?”温小筠一口否决,她可是还要赖在这里混积分呢。

    “咱们在衙门当差一天,就要认真一天。怎么因为收点重伤,就不把衙门当衙门,不把百姓们的疾苦当回事呢!虽然我受了伤,公务绝不能影响。”

    猫耳朵看着温小筠痛苦的模样,还是不放心,“可是温书吏你真的不要紧吗?”

    “要紧还是要紧的,不光要紧,刚才那一下再偏几寸,怕是还会要命呢,”温小筠板下脸,视线冷冷扫回宁家仆人身上,“看你家小少爷这番做派,平素打伤的人应该也不少,你们家宁员外不会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欺压良善,连半句歉疚的话,半点诚意的安抚赔偿都没吧?”

    猫耳朵的耳朵动了动,这个路数他怎么听着有点剑走偏锋?

    温小筠为了显得自己一点也不市侩,又轻咳了一声,自我解释道:“当然,不是说我想要什么银子赔偿,只是替你们宁家担心,宁员外若是这般做法,宁家在咱们兖州府肯定不会得人心,名声很臭。就凭着这样的名声,还任由小孩到处乱说,王知府是宁员外‘相好’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本差想,若是王大人听说了,肯定会非常生气···”

    说到这里,她还十分可惜的嘬了嘬牙花子,“到时候,怕是宁府再厚的权势,也遭不住呦。”

    宁家仆人听到这里,脸色顿时一僵,怔了半秒之后,立马回过味儿来,哈着腰满脸堆笑连连赔不是,“哎呀,哎呀,差官大人哪里的话?咱们宁员外最是个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小少爷的确顽劣了些,可是那些被误伤过的人儿,各个都收到了超额的安抚赔偿。寻常百姓都是如此,更何况是身份尊贵的差官大人您呢!”

    正说着话,从里院月亮门又走出一名年轻妇人。

    温小筠眼角余光一扫,就判断出那妇人正是宁家夫人。

    不是温小筠眼毒,而是那妇人和刚才的王八熊孩子长得实在是太过相似。

    宁家仆人也注意到侧前方的妇人,双眼一亮,兴奋的向温小筠许诺,“真巧,咱家妇人也出来了,这就算是有个做主的人了,小的这就帮着差官大人去请示妇人。夫人只会下账房,咱们宁家微微补偿您的一点小心意,马上就能送上来啦。”

    说完他又朝着温小筠躬了个身,转头快步朝着那名夫人走去。

    夫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正疑惑地寻望着这边。

    宁家仆人很快到了她的近前,躬身低头,碎碎念般不知小声说了些什么。

    那妇人皱着眉思量一会,才点点头,像是应允了什么。

    之后她遥遥的朝着温小筠的方向款身施了个女子万福。

    猫儿朵赶紧颔首回礼,温小筠只是微微点了个头。

    她现在可是个被宁家小少爷得罪了的人,势不原谅他们宁家的。

    怎么着,架子都是要端一端的,不然怎么碰瓷讹诈银子?

    她心里正高兴着,方才的宁家仆人又去而复返,笑容灿烂的直接公布了好消息,“我家夫人说,现在府里乱成一团,她一个妇道人家,不方便直面差官老爷。

    夫人还说,小少爷的事的确是宁府做得不对,为表歉意,稍后会奉上医药费,还请差官大人莫要怪罪。”

    温小筠故意皱皱眉,询问似的望向猫耳朵,“这个怕是不好吧,被别人看到了,会不会以为我这个小小刑房刚上任就要受贿勒索?”

    猫耳朵使劲一摆手,“温书吏哪里的话?温书吏无辜遭灾,身受重创,伤人的一方诚心诚意的赔偿些医药费,那是再正常不过。温刑房没听他们说吗?伤了寻常百姓,他们都会相应赔偿,温刑房不要多想,他们伤了人,温刑房收下些医药钱,是给他们减轻罪孽呢。”

    宁家仆人也急着附和,脸上却是带着笑容,“可不是,差官大人,宁家向来仁义当先,您收下这医药钱,我们还高兴呢。”

    “嗯,”温小筠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那就如此吧。”

    事实上她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她现在是积分贫困户,更是银子贫困户。

    别的都是虚的,先赚点银子傍身防身才是实际。

    见温小筠松口,宁家仆人这才笑吟吟的牵了马,先行退下。

    而院子那边的宁夫人也遥遥的施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温刑房,”猫耳朵笑着凑向前,高高的比起大拇指,“您真是有手段,宁家在兖州府凶横惯了的,何曾答应过给别人医药费?您轻飘飘几句话,就叫铁公鸡拔了毛,真是厉害!”

    “那是,首富儿子是人,咱们衙门小吏也是人,不能白白被人欺负了,”温小筠揉着腰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我也没想过会这么容易,还想着这宁府正遭案子,应该没什么好脸色的。”

    正说话的功夫,之前的仆人又去而复返,笑呵呵的递上一个巴掌大的锦袋,“账房听了夫人的话,麻利儿的支出些医药钱,还请官差大人收下,”说着他又指了指前面,“我们宁员外和知府大人,鄞捕头都在宁府后山,差官大人们这边请。”

    “嗯,我刚从那边回来,知道路,这里不用你了。”猫耳朵端着架子点点头。

    仆人这才恭敬后退。

    等到他走远后,猫耳朵立刻好奇的探着脖子,打量着那个锦袋,用胳膊碰了碰温小筠,“快,温刑房,快看看,铁公鸡这次拔了多少毛?”

    温小筠笑着打开,却是一袋散碎银两。

    “我滴个乖乖,”猫耳朵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出手真大方,这些足足得有二十两银子呢。”

    温小筠从里面随手捡了两块,放进猫耳朵手里,“没有耳朵哥帮衬,小筠这一颗弹子儿怕是要白吃了呢。”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猫耳朵红着脸笑,并不十分卖力的往外推了推。

    “小筠初来乍到,很多事都不懂,日后还要仰仗耳朵兄帮衬呢!”温小筠诚意一片的又推了回去。

    既然是飞来的钱财,就不能小气,否则不仅要遭人方案,更会无意中给自己下了绊子。

    猫耳朵这才手下碎银子,拍着胸脯豪爽的应道:“别的猫耳朵不敢说,义气两个字是绝对不差斤两的,以后温刑房有用得着的地方,只管说!”

    温小筠笑着点点头,这才把剩下的锦袋揣进怀里,可是一回头,却嘭地一下撞到了堵铁墙,撞得两眼冒金星,而还没进入兜口的碎银子被这一撞全部拍飞了出去,哗啦啦撒了一地1

    “谁呀!”温小筠捂着鼓了个小包的额头愤恨的骂道,一抬头,却对上了一张冷峻冰寒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