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温小筠下意识闪躲,不想那黑影飞得跟流星一样,根本就闪避不开,哎呦一声,左边腰眼就被狠狠射中,疼的她骤然躬身,原地蜷缩成了大虾米,五脏六腑都跟紧缩一团,眼泪直接蹦出半米开外。

    于此同时,半空中还飞来一个清脆的童音,“呔!哪来的臭癞皮狗?!我们宁府也是你这种臭要饭的随便进来的?!”

    猫耳朵脸色顿时煞白一片,一手拽着缰绳,尽量稳住马,一手又伸向温小筠,唯恐她被射中要害部位。

    “哎呦我的老天爷,这位就是宁府的小少爷,”猫耳朵急急向温小筠解释着,“活脱脱就是一个小霸王。”

    温小筠心头瞬间奔过十万头神兽羊驼。

    我去你个香蕉棒棒锤的霸王小少爷!

    就在温小筠捂着腰眼,要朝着前方骂战的时候,又从旁边回廊急急奔出一个仆人模样的中年男人。

    他一把抱起院子当中的小男孩,忙不迭的央求道:“哎呦我的小祖宗,这些可都是衙门的差官大人,可打不得打不得!”

    温小筠这才看清打伤自己的首祸元凶长得什么样。

    六七岁的年纪,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胖嘟嘟的小白脸蛋,滴溜圆的大眼睛,要不是他一脸的得意凶狠,原该是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

    小男孩眉头嫌弃的拧成了一个大疙瘩,嘁着鼻子撇着嘴不服气的用弹弓狠狠砸着仆人的脑门,“差官大人怎么了?知府老爷都还是我爹爹的相好呢!”

    温小筠:···

    猫耳朵:···

    仆人急的汗都出来了,一把捂住小少爷的嘴,“哎呦~要命的小祖宗哦,可不敢乱说!”说着他又急中生智般的迅速转移了话题,“后厨刚吹了个八宝果仁脆糖琉璃塔,打那个才才过瘾才爽快呀。小少爷,您还不赶紧趁着热乎劲,去瞧瞧?”

    那小屁孩一听八宝琉璃塔,双眼霎时一亮,又狠狠打了仆人鼻子一下,挣扎着跳下去,“臭老狗,早些不说!”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忘记最后朝温小筠和猫儿朵略略略的吐个舌头,做个鬼脸。

    一个大大的“井”字形青筋顿时浮现在温小筠额头。

    这种顽劣凶恶的王八熊孩子,可不可以直接弄死?!!!

    眼见着小少爷跑远,那个满头是包的仆人才慌不迭的小步跑到温小筠近前,“哎呦,惊着差官大人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没有看好小少爷,给大人们添了麻烦。”

    说着他捣蒜一般的点头哈腰陪着不是,“我家小少爷是独子,骄纵惯了的,说话从来都是任性的没个准,啥都敢扯,可是他还小,没有坏心,更没有半点诋毁咱们知府大人的,大人们千万别多想,别多想!”

    恨得几乎咬碎了后槽牙的温小筠一看仆人惊恐的样子,只能无奈又气愤的哼了哼。

    她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真是点背死了。

    熊孩子的事先放一边,逮到机会,她一定要狠狠的修理他一顿,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