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发家致富的元宝小妖怪

    按照鄞乾化给的方向,温小筠骑着马摸索着向前走去。

    没走多远就遇到了鄞乾化说的岔路,左拐进去,一座偌大的气派府邸蓦地闯进眼帘。

    长长的灰砖院墙几乎涵盖了整条街,院墙正中是两扇漆得油亮的红木大门,门前立着两尊汉白玉的绣球石狮子。

    温小筠牵着马站在门前,仰头看着门前巨大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宁府,心中不觉暗叹,不愧是兖州首富,够豪华,够气派!

    大门是半掩着的,门里早候着一位捕快。

    十八九岁的模样,个子不高,不胖不瘦,长得虽然很路人,一双小笑眼却是晶亮有神。

    他听见响动探头一看,看到温小筠双眼一亮,试探的打了招呼,“可是鄞推官处新来的书吏?”

    温小筠立刻掏出鄞乾化给的牌子举在面前,“在下温小筠,奉命来此公干。”

    那捕快忙不迭跑出来,牵过温小筠手中缰绳,向前引领着说道:“温书吏,鄞捕头一早吩咐了,叫猫耳朵在这候着您,好提前把案情进展说与您听。”

    温小筠笑着一揖手,“有劳大哥了,庙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现在就想问问昨晚发生了什么变故?”

    “是这样的,昨晚绑匪说要宁家拿出一千两银子埋进后山一棵老榆树下,他们收到钱,就会放回孩子。

    鄞捕头就叫兄弟们小心的藏起来,把那棵老榆树围得比铁桶还严实,只要有人出来去榆树底下挖银子,绝对跑不出去圈儿去!

    咱们知府王大人也很重视这个案子,还专门的调来很多身手一流的衙役,帮着伏击。

    可是谁知宁家家仆带着铁锹埋完银子回来等着没多久,宁家小少爷就自己跑回来了。”

    听得正入神的温小筠睁大了眼睛,“孩子自己跑回来了?”

    捕快头点得拨浪鼓一般,“可不是,全须全尾的,连根汗毛都没少。宁家夫人当时就哭了,摸着自己儿子看了半天,宁家员外爷想起树底下那一千两银子,连仆人都顾得上指派,自己直奔老榆树下,亲自去挖。

    谁知一挖,只挖到个空的布口袋,里面的银子全没了。”

    温小筠捏着下巴思索,“那小孩子有说什么吗?”

    捕快皱着大眉头子回答:“那个娃娃啥都不知道,只说睡了一觉,什么人都没看到。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坐在马车上,有个老奶奶告诉他可以回家了。他下了车,往街里跑了一阵,就跑进家门了。”

    “这么邪门?”温小筠挠着头皱起眉头。

    “那是相当的邪门,”捕快越说越怕,脸都白了,凑近温小筠小声的问,“大家都说这案子邪性的不像是人做的,倒像是鬼做的。”

    “鬼神之说,还是不足信的,”温小筠及时拉回话题,“说回案子,所以现在宁首富和王知府主要着急的就是那一千两银子吗?”

    “可不是,”捕快说,“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一千两银子变没了,搁谁都得急眼啊。要知道那可是一锭十两的大元宝,足足一百个,可是上百斤的份量呢!”

    猫耳朵捕快眉飞色舞的描述昨晚情景,温小筠的好奇心也被吊得足足的,点头附和,“处处都是不可能的细节,这个案子真是越来越玄乎了。”

    “岂止是玄乎,就他姥姥的根本不像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捕快左右打量了一下,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对温小筠说,“宁府的人都传,这是恶鬼精怪做下的案子。据说宁家白手起家,一夜成为兖州首富,全靠一个金元宝变成的小妖怪。”

    温小筠嘴角微微抽搐,刚还说鬼神之说不足道呢,这会连小妖怪都出来了。

    “元宝还能变成妖怪?”她越发的好奇。

    “可不是,”猫耳朵声音压得更低,兖州府的人都知道这个传说,就连宁家自己的家仆们也都议论的不行。他们还说,妖怪都是没有好心的,以前给你一个,后面就要讨回去十个。

    宁家风光了那么久,现在就到了妖怪反噬的时候啦。他们都说,这一千两还只是个开头,日后宁家万贯家财,怕是都守不住嘞。”

    温小筠眉毛跳了跳。

    这件事真是越听越诡异。

    不过她分明记得云南十号说过,这里是个悬疑推理的破案漫画世界。

    但凡是有点良心的推理破案作品,都不会出现真正的精灵鬼怪犯法作案,或是人格分裂症什么的情况。

    可是漫画世界到底不像真实世界那样合理,保不齐这里的作者不厚道。

    “云南十号,”她偷偷在脑电波中召唤时空系统,“这个悬疑漫,不会LOW到用鬼神作案来糊弄人吧?”

    云南十号顿了下,才怯怯的回答,“原则上,现在起的每一个背景问题都需要积分兑换。”

    温小筠直接怒了,“兑换你个香蕉棒棒槌!这算是收费问题吗?我去书店买本塑封好的漫画,书名封面和作品类型都还让瞅呢,到你这咋就不行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云南十号又顿了一下,“回答宿主大人,这个世界虽然有些混乱,却还是部正经的悬疑推理作品,断断不会用鬼神精怪什么的方法,故弄玄虚忽悠人的。”

    温小筠满意的点点头,她现在就放心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既然不是鬼怪作案,那么嫌疑犯就只可能是人。

    是人就可以用逻辑推断出来了。

    不过表面上,温小筠却没有说破这一层,只是耐心的听着猫耳朵越来越兴奋的描述。

    “对了,捕快大哥,那个元宝妖精的说法,是从什么时候传到咱们衙门兄弟这边的?”

    猫耳朵抬手搔了搔头,两眼望天用力的思索着,“什么时候?好像是——”

    可是未待他说出后面的话,一个黑影忽然斜着飞来,直朝着温小筠左就狠狠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