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就叫温小筠吧

    温小筠惊讶的眨了眨眼,“凭空不见了,这么诡异?”

    鄞乾化:“的确诡异,不仅护卫没察觉,就连旁边紧挨着的百姓们也都没看到有人抢抱孩子。就仿佛那护卫肩上从来都没做过什么孩子一样。又因着那护卫挤在最前面,人山人海的,宁夫人和其他护卫也没有发现异常。等到他们发现时,那护卫已经是吓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到处找人了。”

    温小筠不觉皱起了眉,“这个案子还真是蹊跷,护卫身上肯定有些功夫,能从他肩头不知不觉的把人掳走,难度肯定很大。”

    鄞乾化点点头,“宁家报案之后,衙门就急派出人手,巡查各个城门,对于周边环境也做了排查。没想到到了晚上,一支飞箭突然出现在宁家后宅。飞箭上绑着一封赎金书。上面写着要宁家人准备好一千两银子,于今夜子时,叫人埋进宁家后山一棵老榆树下,他们取到钱了,自然会把孩子送回来。”

    “昨夜子时?”温小筠双目瞳仁微霎,“那会儿表哥不是正在救我?”

    鄞乾化面色凝重,“这两日,我手上正有一件重要大案,朝廷限期破案,宁家的案子,我交代给诺儿,叫他细细布放,又赶上出城去接你的眼线传来消息,见到你被一群人围攻,能对付锦衣卫追兵的就只有诺儿,所以他安排好了对付绑匪的诸般事宜,就急急去救你了。”

    “可是由于竹筠才导致宁家案出了纰漏?”温小筠不觉有些内疚。

    像是看出她的不忍,鄞乾化宽慰的说,“竹筠不必多心,诺儿与我虽然都没在现场,当时的部署也都是安排得极为周密的。且由于宁家的身份,兖州府的知府大人王恩仪亲自出面,帮着调度相关事宜,按理说,该是万无一失。”

    温小筠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她的原因就好。

    向来兖州府首富的人脉圈很大,那位知府大人在鄞氏父子安排周密之后,也该是很乐意出个面的。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既然没有她的错,一会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当个小跟班了。

    “既有姨父和表哥精心部署,又有知府大人亲自压阵,还能出了纰漏,这案子真是越来越诡异。”温小筠咬着嘴唇,表情凝重。

    鄞乾化叹了口气,“我和诺儿的安排——”

    他话刚说一半,就被后面一声急急的呼喊给打断。

    “大人~鄞大人~~”

    温小筠闻声回头,就见一个捕快模样的男人骑着快马急急追来。

    鄞乾化勒马转头,看到来人后,眉头不觉一皱。

    “竹筠,衙门里的大案也离不开我,前面左拐,就是宁府,你只管进去去找诺儿就好。”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递给温小筠,“这是证明你身份的牌子,你在锦衣卫的案子销了,不必改姓了,只自称温小筠就好。”

    温小筠眉毛一弯,这下她算是彻底不用换名字了。

    鄞乾化才交代完,那边衙役便飞奔至近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催道,“鄞大人,府衙的人传话,请您快快回衙,上面来人了,就等您了。”

    鄞乾化侧眸对温小筠递了个眼色,便调转马头,跟着衙役快马奔去。

    温小筠转而望着宁家的方向,不觉抿了抿唇。

    出来之前,心里多是偷懒赚积分的兴奋感,可是现在听了整个案子的发展经过,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