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脖子上的小少爷不见了

    鄞乾化苦笑着摇摇头,“知子莫若父,他那毛躁的毛病,远甚于一般人。如果不能把这处缺点改了,做什么都会功败垂成。盲目去了边疆战场,更会白白丢送性命,死得比鸿毛还轻。所以你小姨便对他下了死命令,叫他在我手下做足三年捕快,然后便再不管他。海阔天空,任他想怎样折腾,就怎么折腾。”

    温小筠思量着回答,“姨父和小姨是想要表哥在侦查追凶的过程中养成遇事冷静,思虑尽可能周全些的习惯。的确是用心良苦了。”

    说着她抬起头,又追了一句,“不过看样子表哥不仅没能把这些话当回事,更起了逆反心。只觉得把大好青春都放在衙门抓小贼上,太不值,因此不能踏实下来,好好做事。

    也是因为这些,姨父才想要嘱咐我,多劝劝他,用自己的专长对表哥用用激将法,使他能真正踏实下心来,对么?”

    鄞乾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住温小筠,“我才说了开始,筠儿竟能把事情的发展连并着我的用意,说得丝毫不差——”

    话才说了一半,他又恍然大悟般的笑了,“我怎么忘了,竹筠你是咱们凤鸣朝第一少年天才了呢,不要说揣摩人心这等小事,就是再难的悬案重案,当年都跟着你爹破过无数。”

    一提到温竹筠的父亲,鄞乾化的目光又黯淡了许多,“只是你父母···”

    温小筠赶紧接了句,“姨父放心,竹筠在官场,定会一步一脚印的走下去,直到能为温家洗脱冤情那一日。”

    她的表情虽然坚毅无比,心里却有些小窃喜。

    作为一个合格的作者漫画家,揣摩笔下人物的心理,是最基本的技能。

    现在正是要敢去犯罪现场的紧急时刻,鄞乾化却忽然提起鄞诺的性格,显然是要在温竹筠真正介入案件之前,交代他一些事情。

    而鄞乾化话里话外都是对鄞诺的担忧,那么顺着他的话题延展下去,必然是不顺利的。

    再结合鄞诺在鄞氏夫妻面前桀骜不驯的样子,后面的事情,也就能猜出八九不离十啦。

    她不是温竹筠那样真正的天才,可是甩出一两招,保证天才人设不崩的本领还是有的。

    鄞乾化望着温竹筠,目光中满是赞许,“竹筠你是个聪明孩子,诺儿的事,要叫你多费心了。”

    温小筠脸颊微红,有些羞赧,“姨父夸赞了,这些算不得什么。人心和案子是一样的,人心有欲望有所求,案子有动机。掌握了动机与目的,人心也好,案子也罢,就有了可推断的立足点。竹筠只是将心比心,看到了姨父对表哥的用心,也就明白了姨父后面想说的话。”

    鄞乾化对这个外甥的欣赏又深了一层,继续说道,“前面就快到宁家大宅了,我先说些案子的细节,好叫你心里有些底。”

    温小筠重重点头,“姨父请讲。”

    “咱们兖州府里,第一富商,就是这个宁家。宁家名下有布行,当铺还有很多首饰店。不过宁家人口并不兴旺,当家人宁宝利今年五十,膝下才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宁高才。

    案子发生在两天前,那日宁家夫人带着儿子去看庙会,随行的有十几个保镖护卫。

    当时小孩子玩心大,嫌看不到喷火的杂耍,就骑到了一个护卫的脖子上。

    谁知火焰正喷得兴起,护卫突觉脖子一轻,骑在脖子上,抓住自己头发的小少爷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