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刚出虎穴又进狼窝?

    温小筠不由得打起小算盘来。

    凭着她多年画漫画的经验,鄞诺的出场顺序与人物设定,更偏向是男二。

    而之前偶遇的那个白鹜,有钱有地位,还有一众高手做手下撑门面,很有霸道总裁的气势,更倾向于本漫画男主的设定。

    当然,这个判断主要是取决于她自己的审美。

    鄞诺虽然也很帅气,但毕竟是儿时的审美了,走入社会后,她更倾向于白鹜那样高端大气又神秘的人物设定。

    她几部大火的漫画主角也都是白鹜这一类型。

    “诺儿,跪下。”皇甫涟漪径直走向温小筠,头也不回的对身后少年说道。

    带刀少年脚步一滞,满脸不解,“母亲,这是为何?”

    皇甫涟漪侧眸冷冷一瞥,“温家不仅是鄞家表亲,更是鄞家救命恩人。如今温家遭逢大难,派你去救人,却比追击者出手还重,可见你心有愤懑。可不管有何原因,趁人之危,都不是君子所为。

    咱们鄞家,绝不能有此等恩将仇报,趁火打劫的不义之举,你既然做下了这些事,就要敢承担。”

    温小筠原地傻掉。

    什么意思?

    她昨天没死在锦衣卫手上,却差点死在这位救兵手上?

    鄞家难道不是温家最可信的世交吗?

    难道是温家得罪的势力太强大了,以至于可靠的世交也要翻脸不认人了?

    她真是越想越觉得可怕,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床尾挪了挪。

    万一情势不妙,她光脚飞撞出窗子,还能不能挣出一条生路来?

    听着母亲字字诛心的责问,鄞诺脸色陡然变冷,锋锐目光刀子一般投向温小筠,“母亲责备的是,儿子也是想到这一层,才收了手。母亲想要怎么责罚儿子都行,但有一层,儿子不会认错。儿子出手是为姐姐报仇,手下留情是念及恩情,儿子没有错。”

    说着,鄞诺跨前一步,单膝跪地,握着刀柄的手却紧紧攥起,关节隐隐翻白,“儿子做事向来磊落,今天也把话先撂在这,儿子见他温紫珺一次就打一次!”

    温小筠惊惧的吞了下口水,温竹筠怎么还跟鄞诺姐姐有恩怨?

    一看这鄞诺就不是个善茬,再想起昨晚那么多武功高强的锦衣卫被他一下子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温小筠就一脑门子热汗往下淌。

    “云南十号,人物关系你没介绍全面部呐。快出来给我补补。”她在脑电波里急急呼救。

    “宿主大人,免费的背景知识已经提供完毕,进阶层次的信息一条100积分,无赊账不能分期。”

    温小筠无比哀怨的吐出一个字,“滚!”

    看来外人都靠不住,关键时刻还是只能靠自己。

    眉头几乎拧成一个疙瘩的温小筠决定先静观下鄞乾化夫妇的反应再说。

    皇甫涟漪听到鄞诺这一番说辞,严厉的表情顿时一僵。

    怔了下之后,她有些伤感的别过了头,“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纤儿的事,不怪筠儿。”

    鄞诺猛地抬头,紧咬不放,“我是您的儿子,鄞纤纤是您的女儿,有什么隐情,不能告于我知?如果儿子真的冤枉了温竹筠,自会负荆请罪。”

    “那些事——”皇甫涟漪皱眉解释,可是话说到一半,所有的话却又梗在喉头,目光闪烁,似再难讲出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