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儿时男神

    温小筠全然没有察觉,仍然沉浸在苦情戏码中,泪眼婆娑的不能自拔,

    “筠儿现在已是不祥之身,若是再给小姨家招来祸事,便是死一万次也恕不清这罪过,小姨要是想让筠儿安心住下,便暂且不要招外人前来。”

    “筠儿,”鄞乾化缓步走上前,按着温小筠的肩头,语声和缓却又十分坚定,“别害怕,到了姨父这里,便没有人能伤害你。你爹娘的事,姨父记在心里,只等时机成熟,一定要为他们翻案。你若不想见外人,咱们便不见。来,咱们先躺好,休息足了精神头,日后才好跟姨父一起为温家翻案。”

    皇甫涟漪似乎还有话要说,却被丈夫按了肩膀,“突遭大难,孩子心绪还有些不稳,先让孩子平复下,等安稳些了,明后天再请大夫也不迟。”

    皇甫涟漪又看了一眼温小筠可怜巴巴的样子,才算勉强同意。

    这时又从门外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父亲,母亲,大夫请来了。”

    温小筠目光微闪,看来这位就是温竹筠的表哥,鄞诺了。

    皇甫涟漪听到声音,抹净眼泪,冷下脸色,之后唰地一下站起身,径直走出屋子。

    温小筠被她那凌厉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筠儿莫怕,你家小姨就是这个急脾气。”鄞乾化坐到温小筠身边,语声和缓的安慰着。

    尽管疑惑,温小筠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门外,皇甫涟漪像是对医生说了些什么,随后就带着一个年轻男子重新走进屋子。

    趁着这间隙,温小筠赶紧在脑电波中拷问云南十号,“我现在哪里去给你赚积分,先赊账不行吗?”

    “宿主大人,系统只按积分计算,概不赊账。”

    就在温小筠崩溃的想要掀桌子造反时,云南十号又怯怯的补充了下半句,“虽然不可以赊账,但是可以分期付款。在今夜子时之前,只要尽快参与破解一个小案子,就获得100积分,即刻重启时空性别外套。”

    温小筠脑中灵光一闪,“参与破案?也就是说不一定要我亲自破案,只要参与其中帮帮忙也算?”

    云南十号顿了下,“呃,单从字面上,也可以这样解读。”

    温小筠高兴得差点打个响指庆祝,这样一来,挣积分的难度可就低多了!

    那么眼下就是要尽快找机会,干点跟案子有关的事。

    思量间,皇甫涟漪已经带着一位官服少年重又走回屋子。

    由于还肩负着寻找男主的系统任务,所以对出场的年轻男子,温小筠都特别敏感。

    赶紧抬头仔细查看。

    那青年身材颀长,穿着古代标准的捕快制服,皂色长靴,紧箍出他修长的腿型;武人制式的衣摆堪堪及膝,利落干练;腰间皮带上别着一把长长官刀,自带着一种凛冽的杀气。

    他的相貌俊逸英气,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皮肤略深,是那种极其健康又富有活力的小麦色,叫温小筠不由得想起童年影视男神的古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