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可疑的伤痕

    白衣美妇人看到温小筠猛地睁开眼,立时紧张的唤出声,“筠儿,还有哪里不舒服?”

    温小筠本能的选择闭上眼睛继续装晕。

    要赶紧想出个应对措施才行啊——啊~啊~啊~

    小算盘还没打完,后半截她就哀叫出了声。

    又吃痛的睁开眼睛,原来是那美妇人眼看温小筠又要晕厥,急得一把就掐住她的人中,还不忘冲着门外呼喊,“老爷,大夫还没来么,快点!”

    温小筠没想到那柔柔弱弱的妇人竟会有这么强的手劲,疼得额头上的冷汗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她本想装昏迷偷听下他们的谈话,判断下和这里的关系。更没想到人中会遭受如此酷刑。

    门口就响起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声,还有个男人急切的话声,“夫人莫急,诺儿去请了,马上就来。”

    温小筠又呃地一声睁开眼。

    身上男人外套马上就要失效,再装下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白衣妇人察觉到温小筠重新转醒,眼泪扑簌簌跌下来,“筠儿我可怜的孩子,总算逃出来了,放心,到了这里就是到家了~”

    温小筠动作自然的伸出手,把死死掐住自己人中的手拿开,一面装出茫然无措的样子,“这位婶婶是~”

    妇人水盈盈的眸子瞬间睁大,无比受伤的悲泣道:“筠儿,我是你的小姨呐,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脑电波里的时空系统及时为温小筠补上了人物关系:“这位夫人名叫皇甫涟漪,是你母亲的表妹,比亲生姐妹关系更近。她的丈夫鄞乾化在兖州府任兖州推官,为人正直,为官清廉。育有一儿一女,其中儿子叫做鄞诺,也就是你的表哥,聪慧要强,只比宿主大人的温竹筠弱一点点。

    由于鄞乾化一直分派在外省任职,温鄞两家已有七年未见,与宿主大人并不算熟悉。”

    温小筠这才松了一口气。

    听时空系统的判断,这一家子人该是可以信任的。

    “啊,小姨?”温小筠眉头微蹙,演技十分在线的表现出一副大梦初醒般的模样,“小姨,筠儿想起来了,筠儿没事,只是我家爹爹和娘亲···”

    话未说完,温小筠的眼泪就扑簌扑簌掉个不停。

    “筠儿不怕,小姨都知道···”皇甫涟漪把温小筠紧紧拥进怀里,扶着她的背泣不成声。

    温小筠眼角余光看到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已经站在了床边。

    那男子身形清瘦,浓眉大眼,脸型方正,一看就是温竹筠那为人正直的小姨夫,鄞乾化。

    看到他,温小筠就知道等到大夫快要被请进来了。

    如果再不想办法拖延,叫大夫识破女儿身可就糟了。

    急中生智下,她挣扎着直起身,紧紧握住皇甫涟漪的手,“小姨,筠儿没受伤,不用叫大夫。”

    皇甫涟漪一听忙抹了把眼泪,摇头否定,“筠儿刚才都不记事了,定是头部受伤了,叫大夫好好看看,没事最好,有事也不会耽误。”

    “之前头痛,只是叫人打晕了,这会儿筠儿已经缓过来了,”温小筠认真解释,“现在追杀筠儿的人还有许多,没事尽量不能见外人,以防走漏了消息,给小姨、姨父招祸。”

    皇甫涟漪本来还要坚持,一听温小筠被自己人打晕,脸色登时沉了下来,“叫小姨看看,打了哪里?”

    说完,她便伸手去够温小筠的后脖颈。

    后面的鄞乾化也皱起了眉头。

    等到看清脖后淤青,皇甫涟漪的脸色更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