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突现绣春刀

    上下一阵乱扑腾过后,温小筠才确定,该在的都还在,不该在的一样没多。

    她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女性的性别特征都还在。

    不过这么一扑腾,她才发现原来在古装衣服下面,还保留着穿越前的现代装束。

    看来外面这层衣服就是骨灰变的了,外面都是泥水,里面干干净净,半点没脏。

    咦?这是什么?

    温小筠摸着口袋突然摸到了一件异物,掏出来一看,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那是一个方正的纸盒,中英文标注了几行字。

    Aspirin

    阿司匹林缓释片

    “宿主大人,只要积累十万善念分,您就可以消除怨念,回到原来的世界。”

    脑电波里,坑爹系统机械的声音再度响起,“达成积分的任务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找出这个世界的男主,与他顺利完成主线剧情。

    第二部分,洗怨禁暴,侦破足够的凶案,积累善念分。”

    刚想骂人的温小筠立刻满脸问号,“等等,云南十号机,之前不是说要我到玛丽苏诱文里去受苦吗?现在怎么又成了悬疑破案文了?”

    “呃,”坑爹系统微微迟滞,“由于系统故障,没能把您送到原定地点,中途进入了这个悬疑漫画世界。如果宿主大人强烈要求执行原来命令,云南十号也可以重新启动程——”

    “不必了!”温小筠果断拒绝,“像我这么高智商又纯洁的孩子,穿进无脑诱文还不如直接挂掉。这个世界我混得挺开,就这里了。”

    坑爹系统松了口气,继续介绍说:“现在讲解宿主大人新身份背景。

    这里是架空王朝,凤鸣朝时期。

    宿主大人本名温珺紫,字竹筠,十八岁,是京都推官世家温贤次子。

    更是凤鸣朝第一名的少年天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识渊博,协助其父破案无数。”

    温小筠捏着下巴皱起眉,“第一天才?这个人设有点难为人啊,虽然我这个漫画家知道很多事,涉猎悬疑剧情这还是头一回。有什么外挂辅助我吗?”

    “宿主大人是被怨念发配来受难的,外挂金手指不存在的。”坑爹系统无情打破了温小筠的幻想,继续讲解,“一月前,温家因得罪权贵,被锦衣卫屠了满门,只逃出温竹筠一个人,东行投奔温贤义弟。

    不幸的是,逃亡路上被锦衣卫追上斩杀,一把火被烧成了骨灰。

    以上就是背景提要,还有一项注意事项。

    那就是为了维护世界平衡,宿主大人必须稳住温竹筠这个人物的人设,不能自创身份,否者所有积分都为无效。

    另外宿主大人的衣衫都是温竹筠原有的,他行路的包袱就在之前淤泥地里,里面有他伪造的身份证明,一些实用工具,宿主大人可以自行取用。”

    温小筠恨恨的翻了个白眼,“那我到底是什么角色?男一二,还是女一号?”

    “抱歉,这个不在本系统回答范围,云南十号在此预祝宿主大人早日完成任务,早日回归故里。再见。”说完,时空系统就像是心虚一般,逃跑得无影无踪。

    温小筠一听就急了,“喂,你个坑爹系统半路撤退是几个意思?”

    可是脑电波里早已寂静一片,再没有任何回应。

    温小筠眼泪掉下来。

    她这才算终于认清,自己是被发配来受苦的无情现实。

    可是再怎么诅咒坑爹系统也没用了,她重又回到变身的淤泥地,找出温竹筠的包裹,找到一把小砍刀。

    于是温小筠便一边含着眼泪儿,一边寻找合适的小树砍,给自己制作一个简易窝棚起来。

    没多一会的功夫,温小筠便砍了七八棵小树,按照荒野求生贝爷教授的方法,搭了个一人高的圆锥形简单小窝棚。

    温小筠看着朦朦夜色中的原始小帐篷,满意的拍拍衣衫上草木屑。

    剩下的就是在窝棚正面搭一堆篝火取暖加驱虫避野兽了。

    这一次温小筠十分机灵的先摸摸衣服口袋。

    她可不想费好大劲钻木取火之后,又在口袋里摸出一支打火机来了。

    事实证明,吃一堑长一智绝对人类文明进程中的重要经验智慧。

    温小筠果然摸出了打火机。

    她嘿嘿的笑了两声后,就开始团树枝点火。

    终于一大团跳跃的火焰照亮了她的脸,也照亮了她眼前的世界。

    温小筠抬起头,刚要满足的检查下周围环境,一圈手执利刃的锦衣杀手便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吓得一哆嗦,打火机从手中跌落。

    虽然是架空王朝,那些闪着寒光的冰刃她却是认识的,修长弧圆,一刀即可斩落骏马首级的銮带绣春刀!

    ···

    此时数十里地之外的官道上,一队高举着火把的骑士护卫着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平稳驰过。

    马车内,一个青年侍卫正在给一位白衣公子按摩手臂。

    青年侍卫恭慎抬眼,容貌惊人的白衣公子正半倚在床榻,闭目养神。

    侍卫试探开口,“郡王殿下,那黑脸小子分明就是个可疑之人,您金枝玉叶之躯,何以要去试那等不入流的野药?”

    郡王白鹜唇角微勾,“野药却比多少名药都对症。”

    公鸭嗓侍卫顿了一下,赶紧低下头,“殿下慧眼,属下自愧不如。”

    白鹜双目幽幽睁开,望住侍卫冷冷一笑,“我用他的药,却不是因为对症有用。”

    侍卫疑惑,“殿下此话何意?”

    “温舞草不是真名,”白鹜目光越发冰寒,“温竹筠才该是他的真名。”

    侍卫猛地一惊,“殿下是说锦衣卫们谎做了官报?”

    白鹜嗤然一笑,没有回答。

    侍卫双眼惊疑不定的转了转,终于想到了什么,“温竹筠本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如今又遭遇大难,殿下是想借此时机招他如麾下?”

    白鹜轻轻阖闭双目,懒懒的道:“想要我担那许多风险,只是这一点雕虫小技可远远不够。他若活得过今夜,才算有些真本事。”

    青年侍卫双眼一亮,恍然道:“是了,这一次南北镇抚司都有人出手,官报的是北边的,只一把火烧没了这样的说辞可是糊弄不了南边的。

    南镇抚司的核查今夜怎么也该到了,温竹筠一个小屁孩,纵然贿赂得了北镇抚司,也对付不了南边的。今夜之后,恐怕他真的会成为一把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