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哭唧唧,变成男人?

    数小时后,白鹜的一干侍卫围着埋头进一堆瓶瓶罐罐的温小筠,看得目瞪口呆。

    那些瓶瓶罐罐都是从自家队伍里借来的,砸烂的杨柳树叶是从河堤树上扒下来的。

    最后和碎树叶一起熬制的汁液,也是他们自家的酒水蒸过后提取的。

    与此同时,一起进行的还有和木炭一起蒸的醋,也是他们携带的。

    唯独有一种,不是来自他们的车队。

    那就是冰。

    他们眼见温小筠在河岸周围寻找了很多石头,最后寻到一块泡在水桶里竟然结出了冰。

    这一系列操作看得他们眼花缭乱,惊讶不已。

    “说是什么偏门的医术,我咋看着这黑小子修炼的是道术啊?”一个侍卫小声嘀咕。

    “我看是法术。”另一个侍卫一脸沉重。

    “别不是什么妖术吧?”第三个汗都下来了。

    不过他们的主人,白鹜白公子坐在旁边的交椅上神色泰然,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他们几个手下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温小筠气喘吁吁的研制出了大略的阿司匹林。

    她一边抹去额角的汗,一边看着辛苦的实验成果暗暗庆幸。

    根据白鹜的病症,她已经推算出他的病应该是发热性的神经性头痛。

    最快速有效的药物就是阿司匹林。

    幸好她是一个敬业的漫画家,在涉猎穿越题材之前,就把现代技术如何运用到古代仔细研究了一遍。

    在原来的世界,为了熟练研发出土方阿司匹林、青霉素等稀缺药物,她可是实验了很多次呢。

    恩,那句话怎么说来的?

    对,不想当科学家的文科生不是好漫画家!

    她小心翼翼的端起自己的劳动成果,走到白鹜面前,“白公子,每当病发疼痛难忍时吗,服用此药即可,制药的方法,舞草已经记下来并且全部交给了您家护卫。多多实验几次,比对着方子上的验收方法,就能长期使用。”

    虽说这个方子完全可以叫温小筠在古代发家致富,但是现在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保密方子,无异于自讨苦吃,索性就大大方方拿出来,以示诚意。

    此时的白鹜已经束起发冠,更换了干净锦衣,坐在一把雕工精湛的红木交椅上,望着温小筠淡淡浅笑。

    公鸭嗓侍卫第一个上前,伸手攥住温小筠的手腕,冷笑道:“烦劳舞草公子演示下此药如何服用。”

    温小筠也不生气,用勺子舀了一份剂量,仰头服用。

    又喝了口水后,抹抹嘴,耸肩一笑“就这么服用,很简单。”

    公鸭嗓这才小心结果,保险起见,自己又拿了个勺子尝过确定无毒后,才转而献给了白鹜。

    “这一番,委实辛苦舞草兄了。”白鹜站起身颔首一笑,而后依样服用。

    “所谓不打不相识,一场误会倒令白鹜结识了舞草兄这般世外高人。”白鹜说着,给一旁的公鸭嗓递了个温和的眼色。

    公鸭嗓立刻拿出准备好的钱袋子,恭敬奉上。

    温小筠喜笑颜开,“舞草为公子献药是公子的福缘,公子雪中送盘缠,就是舞草的福缘。舞草谢过公子。”

    白鹜抬头看了看大河尽头最后一抹红亮的余晖,目色沉沉,“这荒山野岭的,本是一定要约舞草兄一同前行的。只是白鹜此行十分凶险,仇家一路追杀,约舞草兄同行,无异于害了舞草兄。”

    温小筠十分有眼力见的接过话茬,“我这种山野村夫本就是大山的孩子,常在野外露宿,白鹜兄不必担忧。

    白鹜望着温小筠温柔一笑,随后便带着众人走向马队,径自离开。

    眼见一场危机彻底解除,温小筠长长呼了一口气。

    野外求生可难不住她这个当红漫画家,阿司匹林和青霉素都能制出来,野外生存什么的更是手到擒来。

    不过在这之前,温小筠决定先借着最后一点余晖的光亮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几步走到河水边,清凉的河水倒影出一个浑身是泥的古装少年。

    温小筠左右看看,恩,虽然脏了些,脸和身体还是以前的,就是打扮变了。

    等等!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坑爹系统说现在的她就是那堆骨灰本人了,而她现在的装束分明是个男人。

    也就是说···

    温小筠二话不说,挥起双手就开始检查自己的重要部件。

    ------题外话------

    没有收藏啊~没有评论~菌是一颗哭唧唧的小草~

    跪求评论吖,跪求票票,菌菌是一株无人理睬的小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