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缘分啊缘分

    “请教尊姓台甫?”白衣少年声音清朗。

    温小筠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虽然穿越漫画不像正史那样严谨,她还是做了很多资料铺查工作。

    所以一般古代用语,她还是知道的。

    就比如这个台甫,就是问你姓名的意思。

    她再度揖手施礼,笑盈盈着刚要回答,脑电波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宿主大人,忘了提醒您,之前那团骨灰的身份就是您现在的身份,名字一样。您刚刚被人刺杀烧成一把骨灰,安全起见,名字还是保密吧。”

    “卧槽——”温小筠一个没忍住爆了粗口,果然是坑爹系统,她刚才早就把姓氏说了出去,坑爹系统这会儿才想起来提醒,真是坑死爹爹没商量。

    “?”白衣少年疑惑抬眸,“恕在下耳拙——”

    温小筠伸手一摆,心虚的赶紧打断了白衣少年的话,皮笑肉不笑的尬聊道:“我是说我叫舞草,免贵姓温,全名温舞草,舞蹈的舞,青青草原的草。”

    说完,她暗自抹了把汗,暗喜自己的应变能力,乍一听舞草还是挺好听的,小筠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少年爽朗一笑,拱手揖礼,“在下白玉寒,单字一个鹜字。‘白云一片去悠悠’的白;‘玉暗蛟龙蛰,金寒雁鹜飞’的鹜。”

    温小筠刚才的沾沾自喜瞬间云去千万里。

    比起人家的出口成章,自己“舞草”的水平基本等于文盲级别。

    少年似是话说的多了些,身体不胜虚弱,轻咳了两声又继续问道,“要看出白某有疾并不难,难的是一眼确认是。”

    温小筠心头一凛。

    这个白鹜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上一句话就问到要害处。

    不过这等小问题,根本难不住温小筠。

    虽然诗词素养比不过白鹜,却毕竟是当红漫画家,什么人设什么台词,张口就来。

    “白兄可听过淤泥可以养生的说法?”

    “淤泥还能养生?你咋不说能直接上天呢?”公鸭嗓护卫差点没给气笑了,“我说你这个小黑孩,要骗人能不能找点靠谱的说辞?”

    温小筠并不恼,“温某修习的这门医术和别处不同,都是世人鲜有听闻的。不过虽然小众,也确是医术无误。

    刚才我见白鹜公子脸颊潮红,病发时,太阳穴头出锥痛不已。又瞥见岸上煮着药壶,猜想应该是发热又头痛难忍涉冰水缓解。。”

    公鸭嗓一听温小筠说得条条是道,急急追了一句,“我家公子患病多年,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偏生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黑孩就有办法?”

    温小筠撇撇嘴,“你们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这段缘分,白鹜是相信的。”白鹜笑着对手下人使了个眼色。

    公鸭嗓侍卫恭顺的低下头不再多言。

    温小筠抬手打了个响指,“那就开始制药吧。”

    白鹜疑惑的打量她一遍,“舞草兄身上可是有什么珍贵草药?”

    温小筠将目光转向旁边,定格在河岸一排柳树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