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忽悠谁呢?!

    温小筠朗声说道:

    “这位兄台,在下本是在此处练功的,无意惊扰兄台。不过相逢即是缘分,如今见兄台深受头痛之症困扰,心中不忍,愿献上一方秘药,可解兄台之忧。”

    “放屁!”刚才割过温小筠脖子的公鸭嗓回头狠狠啐道,“哪有人在泥坑里练功的,你分明是埋伏在淤泥中欲伺机行刺!”

    他此话一出,周围侍卫手中长剑齐刷刷出鞘对准温小筠。

    温小筠微微一笑,她现在已经肯定自己变身的吓人画面没有被他们任何一个人看到。

    没人看到,那就好办了!

    她挺直胸膛,背负双手自信说道:“这位朋友,在下只问个问题,之前在下栖身此地,诸位英雄可有一人发现?”

    公鸭嗓一时语塞,脸腾地赤红一片。

    周围侍卫也都相互看了一看,迟疑惭愧的没有答话。

    温小筠唇角微勾,“如果要刺杀,我又何必要从泥中出来?

    在淤泥中都能待,悄然游进河水中自然更是容易,若是想要刺杀,直接潜入河水中对这位白衣公子直接出手不就好了?

    何必呆呆傻傻的从泥里突然钻出来,又怎会被突然从河水中出来的白衣公子吓了一大跳,懵懵懂懂的愣在原地?”

    “这···”公鸭嗓侍卫十分惭愧的回头看了一眼白衣公子,再也嚣张不起来。

    温小筠欠身一笑,见好就收的放软了姿态,“其实也不怪各位英雄们误会,在下这淤泥功法实在是偏门了些,世人鲜少有人知。英雄们质疑也是正常。

    而且在下潜在淤泥中时耳目五官也是封闭着的,无法知晓外面的变化。如此才突然出现,唐突了贵人,实在不是我本意,在此向诸位致歉了。”

    说完温小筠一揖到底,“其实想想,这一切应该都是这位白衣公子的福缘。

    上天知晓温某人这里恰好有根治头疾的方子,便在冥冥中叫温某人选了这块地练功,专等到贵人出现献上秘方。”

    “哪,哪有这么多的巧合?”公鸭嗓侍卫满心的戒备并没有因为小筠的话真正放下,仰起头涨红着脸,气急对一干侍卫喝道:“先拿下,反常之处日后再细细审问!”

    温小筠眉头微皱,抬起头来冷目对视公鸭嗓,“缘分多么玄妙,若有人无礼半分,这难得的福缘也就算散了。人若以礼相待,我必以礼还之。人若无礼于我,我又何必献出无人知晓的良方?”

    “你——”

    公鸭嗓刚要骂呵,就被旁边咳嗽稍微好些了的白衣少年抬手制止。

    “好了,”那少年略略站直身子,语声轻缓,“不要失了仪态。”

    公鸭嗓立刻住了嘴,恭敬的弯腰扶住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转向温小筠,脸上虽有疲态,仍礼貌一笑,“白某也有一事想请教少侠。”

    温小筠大方应允,“兄台不必客气,有话但讲无妨。”

    只是心下她却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这白衣公子外表虽然看着十分的娇弱柔美,但是她总觉得他那美丽的眼睛里,有种说不出的莫测深沉的寒光,叫人莫名感到一种压迫感。

    接下来的每一句回答,她可都要谨慎了,保不齐,他就要问出什么要命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