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比女人还美的白衣男子

    温小筠无比凄惨的嘤嘤哭,“不要那么凶残好不好,我现在就回去把所有作品修改一遍,要是真把我整死了,他们的世界才真的没救了好不好~~”

    系统沉默了半秒,忽然开口:“三分钟之内去到河边滚起足够的泥土,混成人形,还能通过时空缝隙残留的气息,把您原来的身体引渡过来。”

    系统话还没说完,泥坑里的绿灰土团便嗖地一声直直射出,箭一般的直冲树林外面的长河!

    温小筠心酸泪目,不论真的假的,先赶上这个两分钟再说啊~

    好在她这团骨灰不是寻常骨灰,飞起来速度还是非常惊人的,半分钟不到就冲进了那条闪着粼粼波光的美丽母亲河。

    “涉水不能太深,要选在水岸相交泥巴最多最新鲜的地方。”系统好心的提醒。

    温小筠挑准一处淤泥最丰沛的浅水区,一头扎了进去。

    即便是变成了一把骨灰,温小筠还是感觉到一种头盖骨被撞碎般的锥心疼痛。

    于是,经过泥地里的一番挣扎,事情的发展就回到故事最初,温小筠从泥里钻出,一眼撞见白衣美男破水而出的奇妙场景。

    当然,如果没被人用刀抵住脖子,那感受应该会更加美好一点。

    刀刃锋锐无比,脖子都被豁开一个小口,淌下一滴晶圆的血珠儿。

    温小筠疼得嘶了一下,这究竟是神马情况?

    不过表面上她还是装出很镇定的样子,侧眸感受着后面人的气场,没有说话。

    不是因为她冷静,纯粹是怕说错话直接被杀~

    她这莫名其妙的动作落在后面持刀人眼中,却是一种叫人摸不清底细的深不可测。

    公鸭嗓的持刀人本是一等一的高手,方圆三丈之内的动静都逃不出他的耳朵。

    尤其是这块水岸,更是再三检查过,确认不会有任何人潜伏隐藏。

    主人下水之后,他便背对河面,站在岸上小心警戒。

    可就是这样,在主人出水最关键的时刻,身后竟然突然钻出一阵人声。

    这一惊可把他吓得不轻,若是主人受到半点伤害,赔上他全族性命都不够。

    更叫人吃惊的事,这个刺客直接是从淤泥里钻出来的。

    他早就检查过那块浅滩,河水清浅,河岸平整,根本没可能藏得住一个大活人。

    逃得出他的耳目,避得过他的检查,此人一定是个不世出的高手。其功力怕是远在自己之上。

    想到这里,持刀人额上汗滴就滑了下来。

    偏生对方对他的威胁又全然不在意一般,脖子被割开都毫不动容,平静如常的错开视线,倒叫他更加警惕起来。

    难不成这个淤泥刺客在酝酿着什么绝杀大招?

    他不觉攥了攥刀柄,屏住呼吸,眼珠儿一错不错地盯着前面淤泥人。

    事实上此时温小筠的真相是:

    她正在脑电波对着系统奔溃的大声咆哮着,“坑爹系统,这块地方不是你给我指的吗?怎么前面有人洗澡,后边又有保镖凶神恶煞的要砍我?”

    而此时的系统,静默一片,没有任何回音。

    温小筠眼泪掉下来。

    人间不值得,系统不可靠~

    行走江湖,只有自己才能保护自己不挨刀~

    温小筠急急调转思路,思考逃脱的方法。

    水里的帅哥和后面是杀手看到她淤泥变身的画面了吗?

    万一看到,她该怎么解释?

    会被当成妖怪抓去炼丹吗?

    要是没看到,她又该怎样表白才能叫人相信她只是个无辜的路人?

    河水中的白衣少年也意识到了岸边的异常,侧头回眸,审视发生的意外情况。

    温小筠的目光不自觉游离,恰好对上他投来的视线。

    他目光清冷,双手迅速拢起滑落肩头的衣衫。

    温小筠心脏不觉一紧。

    那人一袭白衣,上方是湛蓝的天空,身下是清澈柔软的水波,干净清透的阳光从他绝美的轮廓斜斜透过,曳出一串梦幻的光晕。

    真像一尊由温润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仙子精灵。

    不过这美好的画面没持续三秒,就被那人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打断。

    温小筠和她后面的持刀人都被吓了一跳。

    “公子——”持刀人声音急切,似乎恨不能马上飞身过去。

    白衣男子一手按压着额头太阳穴,一手死死揪住衣襟,咳得满脸通红,痛苦的半弯了身子。

    温小筠目光一霎,瞬间抓住持刀人注意力被分散的难得机会,身子一歪,避开致命的刀刃躲了出去。

    持刀人大怒,却又担心自家公子,终是拔开脚,一面脱下身上外套,急急奔向前方,算是暂时放过温小筠一条狗命。

    温小筠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可是一转脸却发现岸边又出现了几个带刀男人,身上制服与刚才挟持她的公鸭嗓一模一样。

    杀气腾腾的将她所有逃生路线全部堵死。

    看来刚才的公鸭嗓肯放过自己,并不是顾不上,而是后面还有援军。

    自己半点武功没有,更没啥外挂金手指,硬闯过去基本等于主动送人头。

    温小筠倒抽一口凉气,果断转身,朝向水面白衣男子方向站定脚步,大脑飞速转动,努力寻找着自救的可能。

    在这种绝对敌强我弱的绝境里,要找出自救的方法,就要找出对方的弱点。

    而要找出对方的弱点,就要找出他们的想法和目的。

    温小筠双眼忽的一亮。

    她出现在岸边淤泥里,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实体,而那白衣男人出现河水中又是为了什么?

    洗澡?

    这里分明是深秋节气,温度很低,对方一看就是个病秧子胚子,又身份尊贵,应该不会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洗澡。

    那他泡在水里又是为了什么?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温小筠就看到了岸边篝火上架着的砂锅、白衣少年微红的脸颊,咳嗽时死死按压住太阳穴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温小筠思量的间隙,后面一众带刀侍卫已经奔袭到她近前,纷纷拔出刀来,将她团团围住。

    危机时刻,温小筠身为几十个漫画世界造物主的自尊滕然而起。

    自己怎么也是个资深漫画家,对于这些漫画世界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既然是神又怎么能慌张呢?

    想到这里,她彻底镇定下来,学着刚才白衣公子的模样,将侍卫们冷眼环视一圈,不慌不慌的对白衣公子的方向揖手躬身,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