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成一把骨灰

    唔···

    温小筠在泥坑里痛苦的挣扎,五马分尸的疼痛,也不过如此。

    她终于受不住了,在脑电波里怒喝,“云南十号,你不是说也就是难过一时吗?怎么这么半天了,还这么疼?!”

    时空系统顿了两秒,才弱弱的回答,“所有的难过都是一时的吧,痛苦就不好说了。”

    “你妹~”温小筠恨得简直要疯了,奋力伸直双臂,终于,她的双手长了出来。

    温小筠大喜,两条腿扑腾的也更加用力,果然没有两下,她的脚也长了出来。

    双手扒开淤泥,双脚用力一蹬,温小筠新长出来的头终于从淤泥里冲了出来!

    “咳咳咳···”

    猛烈的咳嗽一阵后,她赶紧鞠了一捧清水洗眼擤鼻子里的淤泥。

    差一点,她就要给活活憋死在淤泥里。

    就在她尝试着睁开眼睛,适应外面明亮的光线时,前方突然响起一片哗啦的水响。

    温小筠猛地抬头,双眼倏然睁大。

    平静的河面忽的迸溅开一大片细碎的水花,一个衣衫半褪的长发男子自水中泼剌而出。

    那人身上白丝绸中衣早已被河水浸成半透明,乌黑的长发在空中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无数水珠自上飞闪而出,在午后明灿的阳光下,晶闪盈透,宛如无数水晶在空中恣意飞舞。

    他身材颀长,没有半点健硕之感。侧对着温小筠,肩膀光润白皙,简直比女人的香肩还要柔美。

    眼前的场景仿若一副传世名画,美得叫温小筠一时间都忘了呼吸。

    就在这时,一把锋锐冰寒的尖刀忽然抵住温小筠的脖颈,“什么人?!”

    那人声音比刀锋更冷,干哑尖细,堪比变了声的绵羊音,听得温小筠不觉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温小筠又惊又惧,一脸懵比。

    发生了什么?现在究竟是个什么个情况?

    事情其实是这样发生的。

    两个小时之前,

    温小筠睡醒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团绿色灰土。

    就在她不断说服自己这只是个梦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冰冷的机械男声。

    “宿主大人,请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您已经顺利穿越进漫画世界,正式开启《自己救活自己,不求人,嘿,就是不求人》的副本任务。”

    温小筠:···

    “所以我这,这是魂穿了?”

    时空系统:“虽然类似,但并不是魂穿。”

    温小筠有点想哭,“那一会我是要穿到什么废柴娇小姐的身上吗?”

    “第一,目标人物不是女性。

    第二,目前已经穿越完毕,只是有点失误,穿越时机晚了半刻,穿越目标人物被人杀害,烧成了一把骨灰···”

    一株懵逼小草从温小筠头顶长出来。

    半秒之后,一团熊熊的怒火自温小筠的头顶瞬间腾起,她咬牙切齿的问,“所以我穿成了一把骨灰?”

    “人类的脑电波拥有独特的磁场能量。喜怒哀乐,每一种情绪都有自己独特的能量。”

    “所以这跟我穿越有毛线关系?”温小筠埋头寻找着杀死时空系统的方法。

    “人类拥有这种能量,而宿主笔下世界里人类也拥有同样的能力。“

    温小筠猛地抬头,啥,啥意思?

    “我笔下世界根本就是虚构的,那些角色怎么可能有有能量?”

    “除了宿主大人原本的世界,宇宙中还存在着无数的位面空间。比如一粒沙,在这里就是普通的一粒沙;可是对于那粒沙子里的微观世界,就是另一个鲜活的位面空间。

    无数的沙砾微尘,每一个都有独立的世界,里面生活着各种各样不同的生命,存在不同的环境。

    位面之间相互影响,相互牵制。

    其中最奇特的一种影响就是不同位面的生物会互为神明造物主。

    比如宿主大人的世界,每一部文学作品、视频、音频、甚至是一幅画,一首曲子,都能影响一粒荒芜的‘沙砾’产生一个全新的位面空间。”

    温小筠目瞪口呆。

    “设定不合理,弃坑腰斩的作品也会衍生出独立的世界,却是混乱的世界,里面的人生活在无尽的厄运之中。那些人们就会对造物神产生愤恨怨念。

    怨念一旦大量汇集,甚至会穿越时空,危及健康位面的平衡。

    这时时空管理局就会惩罚那些造物者,直到怨念解气,可以自行消散。”

    “什,什么样的任务?”

    “履行那些人们对您诅咒,穿越到狗血玛丽苏诱文,遭受惊尽人亡的悲惨命运。”

    ------题外话------

    1V1,双洁,沙雕风超级可爱的破案文文,跪求友友们收藏点击投票票~~

    作者菌,菌紫茶在此打滚撒娇拜谢各位最可爱的友友(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