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贪婪(一更)

    这东夷都城,陷入了一种叫寻常百姓发慌的状态,连续几天的戒严,不许出入,以至于,那种临近战争的紧迫感来临。

    战争带来的是什么?是流离失所,百姓能不慌嘛。

    张桥和小娇也如同其他邻居似得,表现出极大的忧愁和慌乱,生怕生活不能再如之前那般平静,会食不果腹。

    而这期间,邺无渊也准备带着阮泱泱离开都城了。

    现在想离开,绝对没那么容易,戒严,何为戒严?就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城门都处于关闭状态,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禁军巡视,城门都无法靠近。但凡靠近,就会被逮起来。

    所以,这出城啊,就得另想法子了。

    而邺无渊,好像有出城的法子,因为不止他,其他人好似也十分淡定。

    荣遗,拂羽,还有柯醉玥等等都在都城,这么多人都在,想要撤退,分明是不容易吧。却,似乎都不太愁。

    既然如此,阮泱泱就更不愁了。

    还有魏小墨,这厮屁股好些了,知道他们要出城,他也要随着一同离开。

    其实吧,摆明了他有更好的路子离开,毕竟这都城原本就属于他的地盘。

    可是他不言语,就只是跟着,他们怎么走,他就怎么走。

    这完全是一种无赖式的行为了,不过对于一个妖精来说,无赖也没人觉得奇怪,毕竟他还能做出更离谱的事儿来。

    准备离开,阮泱泱也换了一身装扮,一身夜行衣,长发也捆绑起来,干净利落,又是一身男人装扮。

    不过这会儿,她的男人装扮要比之前更干脆了些,因为她不再刻意的去模仿邺无渊,看起来就舒服的多了。

    垂坠在脑后的墨发总得来说还是有些碍事的,尤其是在她转头时,过长的发丝甩起来,有时会直接打到她的脸上来。

    倒是邺无渊给她想个好主意,把她的墨发编出好多小辫子来。

    他就站在她身后给她编,一缕一缕的,阮泱泱摸了摸他编好的那些,就忍不住笑,她这辫子跟阿凡达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这手艺真不差,看你自己给自己束发,都弄得倍儿有人样,没想到编发也这么好。”坐在那儿摸着搭在颈侧的小辫子,真挺顺滑的。

    “还记不记得你之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大官儿给自己的妻子画眉的故事。”邺无渊还在编,不时的,停下手,和其余编好的辫子对比一下,再接着编。

    “怎么,你还学画眉了?”这个阮泱泱自然记得,那时是为了劝他相亲结婚,是想诱导他想一想成亲的生活有多么美好。

    谁想到,他根本就不管那一茬儿,反而有别的心思。

    棋差一招,就走偏了。主要是,她当时根本没想过,他的心思会在她身上。

    “你要试试么?”邺无渊手上不停,一边问道。

    “你还真敢接话?那看来是练过的,如此自信。”阮泱泱也笑了,真没想到,这人还私下里联系这么娘的事儿。

    弯起薄唇,又一缕小辫子编好了,邺无渊检查了下,不错,每一根小辫子的粗细都差不多,很好。

    “据说可以出发了。”魏小墨的身影晃悠到门口,往门框上一歪,那股子妖气,要人命。

    “看我发型。”阮泱泱稍稍晃了下头,那几缕小辫子都甩到了颈侧。

    魏小墨看了看,脸上露出相当明显的嫌弃,“跟北部那些放羊的小崽子极其相似。”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阮泱泱翻了翻眼睛,魏小墨现在就是说不出好话来。即便真好看,他也不会说好看。

    魏小墨一笑,影响了阮泱泱的心情,他高兴了。

    简单来说,就是看不得她和邺无渊这一副恩爱粘腻的样子,恶心。

    最后几缕编好,阮泱泱反手摸了摸,非常满意。

    “出发吧。”站起身,甩头,帅气是必然的,自己也是如此认为的。

    抓住她的手,牵着她走出房间。路过靠在门口的魏小墨,邺无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撞的他一趔趄。

    魏小墨眉头一挑,刚要口吐芬芳,便被阮泱泱踢了一脚,“麻烦你要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小心把你给单独丢出去。”

    “哼,敢撇了老子,老子就去告发你们。”魏小墨亦狠毒,不带他,那就等着同归于尽吧。

    对这种人无语吧,不只是邺无渊,其他人亦是。

    他明知自己不受欢迎,除了阮泱泱没人搭理他。而且,他又算不上同盟,所有人都对他存疑,甚至戒备十足。可是,他就好像不知道似得,依旧故我,想如何便如何。

    天色暗下来了,又不是最黑暗这时,这个时辰城中巡视的禁军换岗,正是出行的好时机。

    离开了这小院子,其实只有四五个人。

    邺无渊带着阮泱泱,魏小墨本身逃跑功夫就一流,根本不用担心他。还有一个亲卫,这亲卫亦是轻功高绝,他负责的就是诸葛闲。

    沿着民居的街巷前行,朝着都城的西侧移动。速度还是相当快的,主要是百姓都足不出户,太过安静。即便是路遇巡逻的禁军,也会在距离很远时就听到了动静。

    阮泱泱一直被邺无渊挟着,偶尔在需要躲避时停下,她都会被安置在他身后。

    这段路,所花费的时间不短,待得在接近城郊时,已经即将半夜了。

    这一路,说实话,走的阮泱泱也有些迷糊了。她的方向感还是不错的,倒是这一通左拐右拐的,方向感彻底迷失。

    这城郊的禁军巡视要更严密一些,一队一队,间隙非常短。马儿奔跑时踢踢踏踏的声音,在这黑夜里回荡,震得人耳膜好似都在鼓动。

    很明显,是要穿过禁军巡视的这一片,不过他们人太多了,想要过去,真得寻个好时机。

    因为一旦被发现,如此多的人数,被攻击,想要全身而退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观察了好久,这巡视的队伍时间依旧十分紧凑。

    即便如此,邺无渊也是相当镇定的,没有丝毫的焦急。

    反而,最先沉不住气的是魏小墨。

    “老子知道你们要从哪儿出去,这条路线是明智的,走地下,脏是脏了点儿,但老子之前也走过。这样吧,老子去转一圈,你们趁机赶紧过去。当然了,如果一刻钟之后,你们还没过去,那老子就自己走了。”到了这儿,魏小墨就知道要从哪儿走了,这是都城,他哪儿不熟啊。

    转眼看向他,阮泱泱默默地竖起大拇指,“舍己为人的英雄,定不负所望。只不过,我们若是出去了,而你被逮住了,我们也不会回过头来救你的,望见谅。”他这逃跑的功夫,一般人逮不着他。

    “就知如此,小人。”魏小墨冷哼一声,早就知阮泱泱的德行。

    拱了拱手,算是对他最后的祝福,魏小墨翻着白眼儿离开了。

    下一刻,在隔了两条街巷的地方,他忽然出现在房顶。

    这就是他的天下了,在房顶上自如穿梭,那身姿真真是叫人极度羡慕嫉妒。

    他练就这一身功夫,就是为了逃跑,同时,也可说是为了炫耀,因为真真的是叫人无比嫉妒。

    这边上了房顶,再加上故意为之,很容易就引起了巡视的禁军的注意,快马奔腾,清楚的听得数个巡视小队朝着他出现的地方奔了过去。

    阮泱泱不由笑,“说起来,魏小墨这一身逃跑的功夫真是牛,无比的牛。”羡慕是真的,非常。

    “可以走了。”邺无渊搂紧了她,下一刻便顺着这巷子冲了出去。

    速度非常之快,阮泱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宛若一道流光,穿过城郊这一片空旷的区域,随后便是向下坠。

    一股河水的腥气扑面而来,阮泱泱睁不开眼睛,头也被他压了下去,身体几乎是呈被折叠的姿态,但又十分快的穿行。

    也不知这是一段什么路线,反正,非常之狭窄。

    泥水的声音也特别的清晰,大概是因为太过安静的原因,那些声音也被无限放大。

    偶尔的,能听到诸葛闲的闷哼,大概率是被撞到了,谁叫他长得更高呢。、

    没用上一刻钟,泥水的声音消失不见,邺无渊揽着阮泱泱跃起,并且非常高。中途他用什么东西借了力,这才得以跳起来,没有撞到。

    终于跳了上去,双脚落地,阮泱泱睁开眼睛,漆黑一片。

    泥土和荒草的味儿飘进鼻子里,说不上好闻还是不好闻。但,的确是比刚刚那河水的味儿好闻的多。

    “还好么?”邺无渊抬手摸了摸她脑后的小辫子,轻声问道。

    “嗯,非常好。”点点头,没晕,神智正常。

    黑夜里,也看得清她的小模样,认真又好笑。

    “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回来。”话落,他低头在她眉心亲了亲。

    “你要去接应魏小墨?”没想到,他还能做到这种程度。

    “很快救回来。”没回她是不是真的接应魏小墨,只是保证自己会很快回来。

    “好。”点点头,她这大侄儿真仗义的时候,还是一点儿都不吝啬小气的。

    最后摸了摸她的头,邺无渊便转身又跳了下去。

    剩下的亲卫一手抓着诸葛闲的手臂,另一手则抓住了阮泱泱的手臂,带着他们俩退离这里,在旁边寻个地方等待。

    太黑了,阮泱泱和诸葛闲根本就是什么都看不到。

    在树下停下等待,阮泱泱和诸葛闲各自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有点儿劫后余生的劲儿。

    同时听到对方深呼吸的声音,之后就忍不住笑了。

    明明一分力气都没出,这会儿反而像历尽千般磨难似得,简直是好笑。

    “唉,又像是回到了几年前两国打仗的时候,每每从一个营地转到另外一个营地的时候,我都是被这般带着,像个物件。”诸葛闲忍不住叹道,想想才过去几年啊,停战了,以为能安生了,哪想又这样了。

    “彼此彼此,咱俩就是所谓的累赘了吧。遇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敌人,咱俩就是送人头的先锋阵。”阮泱泱轻轻点头,战争这玩意儿,害死人。

    “好的是,将军有严令,我们这等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通常都得到最好的保护。说起来,将军才是无畏,不管多艰险的情况,从不退缩,且,不做小人。”战争中,无法说什么小人或是君子。邺无渊或许无法说他是个君子,但也绝不小人。

    “是啊,还以为他会趁机把魏小墨给甩了呢。”就连她,都是那么想的。

    “这魏小墨也的确是奇特,这么多天来,我没观察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往往在他觉着自己弄明白了的时候,他又会出现反转,多么奇特。

    “集天地凝萃的小妖精。”只能如此总结。

    诸葛闲忍不住笑,也只有阮泱泱能和那魏小墨说到一处去,不似同类人,又颇像同类人。

    “对了,那药啊,我这几日研究许久。这药,或许夫人可以再接着试试。”谈起这个,诸葛闲也正色了。

    “真的?我用过之后的情形你也知道,简直失去理智。”阮泱泱微微蹙眉,诸葛闲说能用,那八成就能用。

    “夫人体质特殊,会有这种反应也不能说是药物不良。也兴许,会有益处。”诸葛闲微微摇头,药效是有的,针对的也是阮泱泱这种身体情形。唯一难以把握的就是她用了之后的反应,可也并非说是坏的。

    “既如此,那我就听从诸葛神医的了。”点点头。果然啊,有专业人士给予肯定,心里头就更稳妥了。

    就在这时,站在前方的亲卫忽然暗示两个人噤声,之后仔细倾听,分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

    诸葛闲与阮泱泱直起脊背,各自不语屏息,下一刻,就听亲卫说了声不好。

    站起身,阮泱泱和诸葛闲已经明白这句不好所代表的是什么了,邺无渊和魏小墨没能悄无声息的潜出来。

    没过片刻,就听得稀里哗啦的声响,泥水喷溅,还有人大喊的声音。

    亲卫带着阮泱泱和诸葛闲往山里退,几乎没退出多远,就听到那边有人蹦上来的声音。

    “在这里。”亲卫喊了一声,那悉悉索索又特别快的声音就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太黑了,阮泱泱只是依稀的看到了一道影子,下一刻肩膀就一紧,被带着飞速离开原地。

    山林茂盛,但坡度并没有多高,当真是风驰电掣一般。但后面追逐的声音亦是无比清晰,很多很多人。

    期间,还有带着火的箭从林中朝着天上飞射出去,在夜空中划过一道亮光。

    这种奔逃,对于除了阮泱泱之外的所有人都如家常便饭,逃离时不做声,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奔逃这件事上。

    而阮泱泱则是尽力的全然放松,减轻邺无渊带着她时的压力。

    很快的,除却追逐的声音外,还有水流奔腾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在黑夜中回响,甚至一时间很难分得清那水流在何处,好似已围住他们四面八方。

    “抱紧了。”邺无渊终于是说了句话,阮泱泱也随之抱紧他的腰,将脸埋在他颈侧。

    之后,就感觉到两个人凌空而起,下坠。

    好高啊!

    这一段下坠,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风声和水流奔腾的声音缠绕成一股,一个劲儿的往耳朵里钻。而抱着她的那个人的心跳声也格外的快和重,几乎要盖过风声和水流声了。

    似乎很久,又似乎真是一瞬,冰凉的水将两个人盖过,还未做出反应,便被强大的劲力卷着推着,根本不受控。

    阮泱泱尽力屏息,可还是有水顺着鼻子和嘴灌了进去,想咳又咳不出,这时候已感觉不到疼痛了,水所带来的压迫感,叫她所有的神经都迟缓了。

    根本不知过去多久,她被带着脱离水面,一只手在她后颈重重的拍了两下,她这才好像活过来,之后便开始咳。水从嘴里和鼻子里流出来,她咳着咳着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还有邺无渊在唤她的声音,近在咫尺。

    “咳咳……是不是魏小墨这小妖精把追兵招惹来的?”她第一句就是这个,边说边咳嗽,又咬牙切齿的。

    “老子不止招惹了禁军,还招惹了元息那秃驴!”魏小墨的声儿从右侧后方传来,他可不只是一丝得意,还非常得意了。

    “不知悔改!就应当放任你不管,救你实属多余。”邺无渊冷声呵斥,这世上再也没有比魏小墨更会惹事的人了。他不止是惹事那么简单,随心所欲,为了去气元息,根本就忘了自己处于什么环境。

    自己完全不占上风,却又偏偏按捺不住要去讨个上风来。

    “老子让你见了元息的真面目,你不高兴?”魏小墨立即反击,这世上,没多少人见过元息的真面目。

    “不要听他废话,赶紧走,这水里都是鱼。”阮泱泱止住这两个人,水里的鱼好多啊,还在往她腿上撞,太瘆人了。

    邺无渊没有言语,揽着阮泱泱往岸边靠拢。这条河非常宽,水特别的凉,处于深山之中,不是一般奇诡。

    被拖着飘在水面上,还能听得到魏小墨骂人的声音。他在骂谁?在骂元息,骂他贪婪之心填不满,早晚会被自己的贪婪所求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