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们是谁啊?(上)

    “你……你们是谁啊?”

    平地一声雷。

    “我又是谁?”

    舞倾城按下心中的不安,虽然奇怪自己怎么会穿到异世,神色上并未显露。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打定主意先把这里弄清楚再说。

    扮无辜!

    扮傻白甜!

    于是,她弱弱的抛出疑问,如同一个重磅炸弹,把屋里所有的人炸得个外酥里嫩。

    “……”老帅哥。

    “……”美妇人。

    “……”自称二哥的家伙。

    “……”一众丫鬟小厮。

    他们一个个满脸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傻愣愣地盯着舞倾城,像在看怪物一般,仔细认真的研究着什么,似乎想要从她的神情中敲出什么端倪。

    靠之!

    丫丫的,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舞倾城霎时觉得一排乌鸦从眼前飞过,带着无数个点点,额头爬满黑线。

    不想再与这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继续对视下去,舞倾城只好默默的低下头,想要再捋捋事情的前因后果,目及所见之处,令她恨不得再次晕死过去。

    娘嘞!

    老天爷,你真真是耍人玩的,对不?

    虽然,对舞倾城的容貌很是有信心,可当她低头一看,吓得瞬间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靠坐在床上的自己。

    这、这、这、不是她的身体啊!

    娘嘞!

    什么鬼?

    这小胳膊小腿的是……她?

    舞倾城抬头望了望外边的天空,默默的在众人还未回过神之际,伸出她的小拳头,悄悄地竖起中指,凸!

    魂穿,她是……灵魂穿越!

    呜呜呜~

    给点私人空间让她哭一个先!

    要不要这么整她啊?

    一朝不慎,直接被老天爷发回重审?

    想到这,舞倾城的内心下起面条宽的雨帘,心雨漫漫,心伤难复!

    嗨~

    靠之!

    穿到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身子里,想想真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踹龙浩天那家伙了,这下可好,整古代来了,还回得去么?

    龙浩天!

    丫的,别让姑奶奶找着你,否则定让你知道什么叫死得很有节奏感!

    自艾自怜的舞倾城,于心里嗨嗨的幻想着,惩戒龙浩天的十八般酷刑,想着,想着,心里终于舒服了许多,这才正视她魂穿到的这具身体上来。

    那什么……这具身体的本尊长啥样?

    呃!

    说实话,她还真是好奇的要死!

    有机会,得好好瞧瞧!

    看看!看看!

    这小胳膊小腿的,貌似只有十一二岁吧?

    天啊!

    来一道雷直接把她劈回去得了!

    她、她、她,缩水了?!

    舞倾城觉得自己很想立马晕过去,但是,她更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会穿来古代?

    那个谁、谁、谁,好心的来告诉,告诉她一下?

    “什么?”

    “什么?”

    老帅哥与自称是她二哥的,果然不愧是父子,连下意识问的话也是一样,一样的!

    “城儿!你说什么?你不认识娘亲了?难道是磕坏了头?你看看我,再好好想想,仔细看看,想起来了没有啊?我是你的娘亲啊!”

    美妇人从床边霍的一下站起身子,被舞倾城一席话,惊得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然后神色紧张抓着她的衣袖,倾身向前指着自己的脸比划着,不知心急还是惊吓过度,双眼瞬间沁满泪水,随着她大幅度的举动,一颗颗金豆子哗啦啦的往下落。

    “呃!你,是我娘?”舞倾城语气略带疑惑的问道。

    拜托!

    哎呦我去!

    不要这样子嘛!

    金豆子落个不停,看得她的心肝尖,一颤一颤的,好似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舞倾城想在是两眼一抹黑,谁谁谁她都不认识,会认得你才怪!

    拜托!

    大姐行行好!

    咱不哭了,成不?

    你年纪这么轻,叫你姐姐还差不多!

    叫娘亲?

    抱歉!

    目前真真叫不出口!

    “是啊!我你你娘!想起来了没有?”

    美妇人狂点脑袋,动作之大,引得发髻上的金簪乱颤悬而欲落,却丝毫引不起她的注意,全服心神皆在一脸茫然表情无辜的舞倾城身上。

    “嘿嘿!不记得了!”

    不是舞倾城不想要安抚住几近抓狂的美妇人,真真是她的的确确不知道此人是谁。

    故而,“不记得”三个字说得毫无压力!

    笑话!

    想得起来才有鬼!

    他们今天也是初相识,好不好!

    美妇人听完,心里一紧,手下意识的拽紧舞倾城的手臂。

    “哎呦!你!你!你不要抓的那么紧,放手啊!”

    嗷嗷嗷~

    松手啊!

    她的肉肉!

    舞倾城一脸龇牙咧嘴且挫败的看着美妇人,想要掰开她的手,却发现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气。

    一番拉扯之后,反倒让这位丰腴犹存的美妇人越抓越紧。

    哎呦我去!

    姐姐!大姐!

    你丫的指甲……掐到肉里边去了,很痛的懂不懂?

    有道是,不是你的肉,你不心疼,人家疼得要死啊!

    呜呜呜~

    被打击到的人,是她好不好!

    疼啊!

    那什么来个人,搭把手,帮忙松松啊!

    哎哎哎!

    大姐,你拽得这么紧做什么,不会疼的啊?

    哎呦!哎呦!

    嗷嗷嗷~

    她的手臂,她的肉啊!

    “夫人,你抓疼城儿了,快!松松手!”

    一旁的老帅哥见舞倾城一张脸憋的通红,顺着她的手终于发现问题的所在,掰开美妇人的双手,语带无奈的语气规劝。

    “城儿,你看看我,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你是谁?

    拜托!

    你行行好!

    直接告诉她不就得了,再问上个千百遍,照样不晓得!

    不要再来一个,一言不合就拧她肉的,小心她发飙!

    发飙,懂不懂?

    很厉害,很凶悍,很暴躁的那一种!

    “我是你爹爹啊!怎么,想起来了吗?”

    老帅哥蹲在床边,将脑袋凑了过来,尽量放柔语气,小心翼翼的指着自己的脸,说实话他也迫切的想知道结果。

    “抱歉!想不起来!”

    舞倾城噘着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很是直白的将话说得透彻一点,省得他们一个个轮番上来,玩这种“你猜猜我是谁”的招数!

    拜托!

    这么年轻就做爹?

    骗鬼去吧!

    她怎么可能想得起来?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舞倾城,大学刚毕业,二十多岁了好不好,才不是现在的一副小身板的模样,想想都觉得无比憋屈!

    呜呜呜~

    话说,她应该找谁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