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愿不愿意还俗?

    主仆俩个一块用了膳,楚月就跟琥珀一块盘点此番买回来的东西了。

    琥珀跟玉和小师太一块带回来的,不过玉和小师太没进来,到了门口就拿了给她师父买的红糖回去了。

    琥珀带回来的东西不少,两斤红枣,红糖上次买了,还有一罐子野蜂蜜,生姜也有,还有就是棉被了。

    这条棉被得有五斤左右,是背着回来的,也是难为琥珀这小身板了。

    “奴婢这回只能带回来这么多了,明天再去一趟,再多买两件厚实的冬衣。”琥珀说道。

    楚月道:“也给你自己买一条厚实的被子,不然冻着了,没人伺候我了。”

    她对琥珀还是很满意的,到底是自小一块长大的,不是珊瑚那个半路买来的可以相比的。

    琥珀点点头,她是要再去办置一床被子的。

    楚月抓了一把红枣吃,没办法,身体太虚弱了,哪怕她有意调节,不过到底还是虚了点。

    自己吃的同时,也塞了一颗红枣进琥珀嘴里,问道:“隔壁山头是什么地方?”

    琥珀吃着红枣,拿出络子打算做点手工,道:“隔壁是龙安寺啊。”

    “龙安寺?”楚月看她。

    “龙安寺是皇家名下的祈福庙,那边防御森严,闲杂人等去不得。”琥珀说道。

    “玉和跟你说的?”楚月挑眉道。

    “嗯。”琥珀点点头,然后劝她:“小姐,你要是呆着无聊,就看看书什么的,那边可不要过去。”

    楚月心说我今天已经过去了,不过真不愧是皇家所有的龙安寺啊,和尚质量真高。

    但是想要认识他那可是不容易的,总得她身手恢复一些了才行,要不然追都追不上,虽然今天没怎么接触,不过她什么眼力,岂会看不出来那和尚是个习武之人?

    她楚月乃特工翘楚,可不会任由自己一直都处于这么个弱势,不过就是这身子骨有些难搞。

    根骨奇差,不是什么习武的好材料,不知道能让她恢复到什么程度。

    接下来的时间,琥珀就跟仓鼠一样,基本上每天都要外出从外边带一些东西回来囤积着,至于楚月,则是继续锻炼身体,顺带的,过去隔壁山头捡柴火。

    只是很可惜,没能再遇上那个俊和尚了。

    她是很想去的,不过掂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手,想想还是算了。

    “主子,那女人走了。”

    在另一处小院里,黑衣人禀告道。

    “不用管她。”

    和尚正在抄写经书,淡言道,一个寡妇孤身在外,日子不会好过到哪去,就由着她去捡吧。

    和尚并没有在这寡妇身上留什么心,但是他属下黑衣人看到她来得这么频繁,且每次过来还一直垫着脚尖盼着他主子能来的样子,也是冷笑。

    这寡妇长得的确颇有些容色,打扮起来恐怕比宫里的主子娘娘都不差半分,但是他们主子是什么人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岂是她能够攀附得上的?

    不过主子既然说由着她,那也就由着她了,只要她不做出什么伤害主子的事,柴火也就让她捡了。

    楚月倒是不知道这些,一转眼一旬过去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理,她身子骨已经好多了。

    至于能否恢复到上辈子全盛时期的身手,那楚月是不敢指望了的,根骨太差。

    琥珀拿着绣好的帕子去换钱了,楚月闲着没事就来隔壁山。

    不消说,自是打算过来找和尚的,不过才踏足了另外一片区域,黑衣人就现身而出了。

    “夫人还是请回吧。”黑衣人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长得的确不错,但要是其他时候,或许能够一飞冲天也不一定,不过时下主子爷正在祈祷祈福,别说女色了,已经连吃了两年的素了。

    楚月楞了一下,没想到竟然还真有人,她时常过来这边转遛,也是有留心观察的,大概是身体感应力太差,什么都没发现。

    但是她也没放弃,一直很谨慎,今天这事来探一探的。

    没想到果真有人守着。

    “这位大哥,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寡妇,我没有什么坏心思的,你别杀我呀。”楚月一脸害怕的样子,连忙道。

    “回去。”黑衣人不跟她废话,道。

    “要我回去也行,不过大哥你得告诉我,龙安寺那个最俊的和尚叫什么?”楚月说道。

    看看,这寡妇果然是在肖想主子爷。

    “你问这做什么。”黑衣人瞥了她一眼。

    当然仅限于她长得不错的份上,这要是长得不好,那不用说直接赶人了。

    “还能做什么,我这不是想问问他,愿不愿意还俗?”楚月坦言道。

    “还俗?”黑衣人也是一愣。

    “你懂的。”楚月笑了笑。

    黑衣人心里也是服气的,主子爷就是主子爷,哪怕在这深山野林的,还是会有女子贴上来,魅力大得没边。

    “赶紧回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心里想归想,但却是直接把佩刀拔了一半出来。

    楚月还能如何,只能告辞了:“我明天还会过来的,大哥你有空的话,帮忙通通话,事成之后,我自然是少不了记你一份人情礼的。”

    楚月离开后,另一个太监打扮的人从林子里走出来,看着楚月离开方向问道:“鹰大,那女人是谁?”

    名叫鹰大的黑衣人道:“隔壁上清观住着的一个寡妇。”

    “寡妇?”太监打扮的不明所以:“她来这干嘛?”

    “上回在这撞见了主子爷,被主子爷迷住了,想改嫁,让我帮忙带话给主子爷,问他愿不愿意还俗。”鹰大说道。

    太监打扮的人显然也是愣住了,旋即就冷了脸:“这寡妇还真敢想!下次不准她过来了,直接把她赶走!”

    “主子爷在这也是无趣得很。”鹰大道。

    “你啥意思?”太监一愣,说道。

    “封公公,我觉得主子爷在这太寂寞了点。”鹰大小声说道。

    封公公倒是不意外,心说能不寂寞吗,宫里那么多宫妃环伺,三宫六院美人数不胜数,但是龙安寺要啥没啥,别说美人了,就是母苍蝇都没见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