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暖心

    琪儿抿了抿嘴唇,眼光从馒头上移开,把盘子小心的放在地上,起身,“我去给娘倒水喝。”

    火堆一直燃着,罐子里的水完全开了,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琪儿也不害怕,把袖子遮盖到了手上,去提罐子。

    夏曦阻止他,“别动,我来弄。”

    罐子里的水虽然不多,但要是洒出来,肯定会烫伤琪儿的。

    琪儿却习以为常,不待夏曦起身,已经利落的把罐子拿了下来,还不忘回头嘱咐他,“娘坐着别动,琪儿能做好。”

    说着,把罐子里的水倒入碗中,稳稳地端到夏曦面前,小口吹着气。

    看他熟练的动作,不知为何,夏曦心里一阵酸涩,急忙掩饰性的开口,“娘还不渴,你先吃馒头。”

    琪儿吹水的动作没停,“琪儿不饿,娘先吃吧,等您吃完,水正好可以喝了。”

    说着话,忍不住朝着盘子上的馒头看了一眼,还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又怕被夏曦看到,赶忙收回了目光。

    夏曦把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眉头微皱,刚要说话……

    “咕噜噜,咕噜噜……”

    琪儿的肚子发出声响。

    琪儿小脸立刻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夏曦。

    夏曦伸手把碗端过去,放在地上,把手中的馒头递给他,声音轻柔的自己都不可思议,

    “吃吧。”

    琪儿犹豫着伸出手,把馒头接过去,紧紧拿在手里。

    夏曦重新拿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说,“吃吧。”

    琪儿盯着馒头看了好一会儿,才不舍的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在嘴里仔细嚼了好半天,咕咚一下快速咽了下去,抬头看着夏曦,小脸上都是笑意,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娘,这馒头真好吃。”

    夏曦笑看着他,“好吃我们娘俩就都吃完。”

    琪儿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下去,看了看盘中的馒头,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然后把没吃的一边掰了一多半下来,放回盘子里,又重新扬起笑脸,“琪儿吃不了这么多,留着给娘吃。”

    夏曦吃馒头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快速的把馒头咽下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琪儿,相信娘,以后不会让你再挨饿了。”

    琪儿笑容更加灿烂,用力的点头,“我相信娘。”

    夏曦把他掰下来的馒头拿起来,又放回了他的手中,“那,琪儿就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帮娘的忙。”

    ……

    吃饱喝足,琪儿又往火堆里添加了一些干柴,屋内更加的暖和。

    夏曦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门口,端详着院中的情形。

    院子不大,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墙和那边连为一体,墙头很高,用的也是青砖。两个院子中间也用墙头隔着,中间是那道月亮门。

    看来看去,也没看到这边有单独的门,夏曦皱眉,“琪儿,我们平日怎么出去?”

    琪儿走到她身边,指着月亮门,“从这里,经过奶奶的院子,我们才能出去。”

    顿了顿,又道,“娘以前很少出门的。”

    夏曦眉头皱的更紧,直觉不对劲,按理说既然她们是一个单独的院子,便应该有单独的大门,可为什么没有。

    后脑勺又隐隐传来痛感。

    夏曦暂时放下心里的疑惑,转身进屋,弯腰拿起地上的两床棉被,走进里屋。

    屋内摆设不少,梳妆台,柜子,都有。

    夏曦只微微扫了一眼,便把被子随意的扔在炕上,招呼,“琪儿,进来。”

    琪儿闻声走进来,看夏曦已经躺下了,忙把被子给它盖好,“娘好好睡一觉,我守着娘。”

    夏曦刚才的话还在他脑中回荡,琪儿盼望着自己娘再睡一觉就能记起自己了。

    虽然娘现在这样也不错,可他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感觉不是自己的娘一样。

    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夏曦闭上了眼睛,很快睡去。

    ……

    这一觉睡了一个多时辰,睁开眼,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半丝声音。

    夏曦试探的喊了一声,“琪儿!”

    没人应。

    夏曦缓缓坐起来,摸向后脑勺,大疙瘩下去了一些,也没有那么疼了,收回手,掀开被子,下了炕,来到外屋。

    火堆还在隐隐冒着热气,应该是她睡着的时候一直燃烧着,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没有见到琪儿的身影。

    夏曦皱眉,随即想到什么,看向火堆旁,果然,干柴没有了,琪儿应该出去捡柴了。

    不假思索,夏曦抬脚走了出去,走过月亮门,慢慢悠悠的朝着大门走去。

    妇人正好要出门,一拉开门,便看到夏曦在院子里,心里一惊,慌忙把门“咣”的一声关上,然后迅速的趴在门上,透过门缝看夏曦想干什么。

    看她朝大门外走,以为她出尔反尔,要出去散播自己推倒了她的事,慌的又立刻把门打开,声音高亢,“夏氏,我告诉你,你若是敢……”

    夏曦一个寒厉的眼神看过去,妇人后面的话噎在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没有理会她,夏曦直接出了门,站在门口,四处看了看。她没有接受原主的记忆,不知道平日里琪儿去哪儿捡柴,见不远处有座山,便慢悠悠的朝着山脚下走去。

    出了村,便看到一条小河,河面不宽,河水已经结了厚厚的冰。

    而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弯腰把捡好的干柴捆在一起。

    夏曦加快了脚步。

    琪儿费力的把干柴捆好,刚要背起来,听到脚步声,疑惑的回头,看清是夏曦,愣了一下,随即急切的问,“娘是冻醒了吗?我已经捡好柴了,咱们赶快回去。”

    夏曦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看他双手通红,额头上却有着细密的汗珠,喉咙有些发紧,“屋里很暖和,娘只是睡醒了,出来转转。”

    琪儿这才放下心,弯腰,想要背起干柴。

    夏曦阻止住了他。

    抬起衣袖帮他擦拭了额头的汗珠,一手提起干柴,一手牵着琪儿往回走。

    走过河边,夏曦突然问,“琪儿,这河里有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