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时间分割,四年前的画面

    周洋收了线往回走,中途给周锐打了两个电话,都被挂断。

    猜想也知道因为他没追出去,她对自己很失望。

    漫不经心的经过1208号院子,听见里面吵吵闹闹。

    周洋挑了下眉,刚要走过,却听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声:“我不走,你爸留下来的房子,凭什么给周锐那个小贱人?她有能耐起诉,就让她把咱们关大牢!就看别人怎么戳她脊梁骨……”

    断断续续,还有男人的说话声,女孩子的,混杂在一起,周洋脚步顿住,立刻想通了一件事。

    原来是把房子要回来了?

    怪不得突然提分手。

    以前再对他不满,离不开他的时候,都能忍着,因为没有归宿。

    她长大了。

    再也不是那个世界里只有他,只会围着他转,事事依赖他的小丫头了。

    她开始有独立的人生观,开始学着掌控人生,而不是等着任由他来安排。

    周洋当机立断,转个方向,进到大门来。

    1208院子里一片狼藉,气氛更是乌烟瘴气。

    周鸣一家人早上才被周锐闹过,这会儿见了周洋,更没好脸色。

    “你们没完了是吧?说好了三天,我们还有东西没收拾妥当。”王秋月不客气的说道。

    周洋抱起双臂,将门口到院子里里外外,扫了一圈。

    唇角一扬,冷着目光说:“不,我们改变主意了。”

    ……

    周锐在酒店里待了小整天,除了最开始周洋给她打了两通电话,就再也没了消息。

    她当时还天真的想,如果他再打几次,说些软话她就原谅他。

    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直到傍晚周鸣打电话告诉她屋子已经腾好,钥匙放在门卫处,她都没有等来周洋的一通电话。

    周锐心死神伤,既然屋子已经空出来,她也没必要住酒店。

    重新回到小区,在门卫领了钥匙,回到1208号。

    与她预想中的糟糕境况不同,周鸣一家人离开前竟然把院子收拾过,花草都做了修剪,这有些不太像他们的秉性。

    周锐打开房门,更加纳闷,整个房子都大扫除过,虽然不复最开始时候的精致崭新,但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

    “周小姐?刚好,周先生点了外卖,我看前边灯黑着,应该是没人,留你这儿吧?”

    周锐觉得这一刻的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没有多想,“放这里吧。”

    保安放下外卖走了,周锐走到院子中的小圆桌前,看了一眼。

    扬州炒饭。

    周锐的心情别提多复杂,周洋宁愿吃外卖也不说一句话让她回去,看来是真的和她够了。

    出于报复心理,她打开包装,鸡蛋米饭的香味扑鼻而来。

    周锐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

    既然是周洋点的……送到她手里,就是天意。

    她坐下吃了起来。

    “你偷吃我的外卖?”

    突然,一抹低沉的男声,出现在她正后方,吓得她一个激灵,嗓子呛到大米,“咳咳”直咳。

    周锐咳的眼泪快要落下来,视线模糊中,款款而来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裤,身长腿长,那张精致而出尘的面孔恍若天工神刻,惟妙惟肖。

    此情此景,恰恰与四年前的那一幕重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