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1301.再不负卿(42)

    当然,佛祖也不可能来救这些怪物,再说,甄善身边可不就有个佛子,她自己也算是个关系户,佛祖要帮也是帮她……额,大概吧!

    而不仅女人们瑟瑟发抖,玩家们也哆哆嗦嗦,瞪直了眼看她手里的佛香。

    大小姐哪里来的这么可怕的佛香?

    而且,严刑逼供NPC真的好吗?

    他们现在走,跟NPC们表示自己跟她不是一伙儿的,还来得及吗?

    八成是来不及的,没看到那些NPC看向他们的眼神也很是幽怨吗?

    玩家们想哽咽,该幽怨的不是他们吗?

    他们真的是无辜的!真的!

    甄善才不管玩家们内心的悲伤和崩溃,手里拿着香,在厨房里踱步,笑吟吟地说:“接下来是有奖问答环节,打错或选择隐瞒不答,视情况赏赐佛香支数,请大家谨慎作答。”

    女人们:“……”

    谢谢,这个奖她们不要!真的不要!

    玩家们幽幽地看向无尘,生无可恋的脸上都是一句话:亲,能管管你的女人吗?

    无尘没看那些玩家,浅淡的眸子似一汪月下清泉,安静又温柔地凝视着她,点点笑意闪烁,给清冷出尘的佛子披上一层红尘暖意。

    以前柔柔弱弱,说话都细声细语,好似没人精心养着就凋零的悟心叫他怜惜不已。

    如今依旧柔弱,但性子多了分俏皮可爱的善善也令他迷恋至极。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她,他冷寂的心脏里唯一一抹温暖。

    也不知道无尘大师怎么看出甄善的柔弱,好在没人知道他的想法,否则,玩家们就不是哀怨了,而是集体吐血了。

    至于说佛香怎么来的?

    无尘大师表示:哦,这香,他禅院里多的是,善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玩游戏最绝望的不是遇到人民币玩家,毕竟人家花钱,也是一种肉疼付出,可有种叫关系户的,游戏老板他家自己人,开局系统就送全套最高级装备,那才是最令人恨到牙痒痒的!

    但又有谁知,能得到佛子的庇护,如今可以肆无忌惮地把要命的逃生游戏当做娱乐消遣,甄善又曾付出过多少?

    甄善随意指了一个蓝色布衫的女人,“明空主持出生在善缘小镇吗?”

    女人害怕到口吃,“不、不是的,明空主持是天上佛母派下的使者,来普度我们善缘小镇的。”

    甄善黛眉微挑,果然!

    “明空主持曾去过菩提寺?”

    “对、对的,主持她看出了山上妖气环绕,想去度化,却不曾想被妖物赶下山,还怂恿我们将她扔出小镇,要不是主持慈悲,重新回来,揭穿妖物骇人的面目,我们小镇的百姓恐怕早就被妖物吃完了。”

    甄善眸色微沉,温柔的笑意又变成讥讽的冷笑,那种幽冷阴暗的气息让女人们面上恐惧加深,总觉得这可怕的祭品会突然把佛香插满她们全身!

    “一群蠢货!”

    女人们:“……”

    好气!但是不敢骂回去,呜呜!

    甄善冷眸扫着她们,“既然山上有妖物,你们大慈大悲的佛母和主持怎么不去收服呢?”

    “佛母慈悲,总、总是希望妖物能自己放下屠刀。”

    甄善冷笑,“呵!”

    女人们:“……”

    无尘轻轻握住甄善的手,眸中是浅浅的温柔,并无半分阴霾芥蒂。

    也是,他是佛子,是高立云端的活佛,俯瞰苍生,永远只有凡人跪拜祈求他的份。

    善缘小镇的人即弃了佛,那佛自然也无需再怜悯、在意他们。

    甄善眸中的冷意消散,软软的手指故意在他手心画着圈圈,嗯,活佛不理众生,只为她一人温柔垂眸。

    无尘只觉手心那柔柔的痒意爬到心坎去,叫他面红耳赤,手足无措,慌慌忙忙地收回手,如同羞羞涩涩地捂着耳朵的小白兔。

    甄善觉得自己有些上头了,逮着机会就调戏小和尚,越是调戏越想调戏!

    没救了!

    咳咳,小和尚需不需要普度她是不知道的,但她知道她可能需要,邪念太重,早晚要被佛祖天打雷劈的。

    然而,就算天打雷劈,妖妃娘娘似乎、好像也没打算改,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何况甄善本就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哦,娘娘还是个拿着反派剧本的渣女,满心都想着吃完就跑路来着。

    先爽完,以后再说嘛!

    妖妃娘娘不觉得眸光深深地看了秀色可餐的小和尚一眼,立刻收获对方羞涩的眼神杀一枚。

    嘶~谁说佛普度众生的?

    那是凡人无缘得见佛动情时的无限风情,那是红尘再如何旖旎的美景都无可比拟的。

    甄善深呼吸,压制蠢蠢欲动的魔念,就算要搞事情,现在也不是好时机。

    清心经走起!

    啊,不知道小和尚有没有带降火药,她继续来着。

    不行,不行,再看向小和尚要出事了,解密逃生剧本呢?丢哪儿去了?

    甄善轻咳一声,强制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到那些女人身上。

    “你们小镇的晚上好像很是安静呢。”

    女人们面色变了变,有些沉默,但见甄善要晃了晃那佛香,身体抖了抖,老实地说:“主持说晚上是妖物横行的时间,让他们早早回家,关上门睡觉,什么都别管。”

    甄善眸光微动,不落下那些女人们一丝一毫的神态变化,也因此,她很清楚,她们并没有说谎。

    能在她面前毫无破绽地撒谎,除了那个变态到极致的男人之外,其他人她暂时还没遇到呢。

    也就是说,镇民们并不清楚自己晚上会变成怪物,甚至他们还以为自己是人类,可怕的是山上的‘妖物’?

    这可真是……贼喊捉贼啊!

    甄善讥笑,“明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果然脑子都坏了,说别人是妖物,却不知道自己是个怪物。”

    “你……你在胡说什么呢?”

    女人们也顾不得对佛香的害怕,愤怒地瞪着甄善,却见无尘淡淡抬眸,明明隔着斗笠的纱幔,可不知为何,她们却直接对上那双冰凉无情的浅色眸子,恐惧和愧疚瞬间淹没她们,让她们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她们该死!

    甄善凉淡的声音拉回渐渐陷入自厌情绪中的女人们,几人狠狠地打了个激灵,明明心里惊悚异常,却又好像忘了什么,但她们也彻底焉了,垂头耷耳如霜打的茄子。

    “你们活了多少年了?正常人能跟你们一样长生不老?”

    女人们支支吾吾,“那、那是佛母娘娘的庇护。”

    甄善嗤笑,庇护?就是将所有人都练成没有轮回的怪物吗?没有老去,没有新生,这个小镇早已腐朽。

    但有些事情,想来善缘小镇的人不是不知,只不过不想承认罢了,自欺欺人地一年活过一年。

    或许,唯一获得清楚,祈求解脱的也就只有他们最初遇到的那个老妪。

    甄善没再多说什么,她本就没打算做观世音菩萨的工作,去普度这些镇民,唤醒他们所有的良知,一来这工作不是反派妖妃该做的,二来他们的灵魂已经恶臭如斯……反正她是救不了的!

    甄善继续问:“你们在准备佛母诞的祭品?”

    女人们点头,“是的。”

    甄善:“你们刚才说的手艺精湛的花姑是昨日上山的老妪?”女人们互相对视一会儿,丧气地点头。

    “说说佛母诞有那些祭品。”

    “……就水果、糯米粉粿,寿桃这些啊!”

    “只有这些?”

    女人们眼神闪了闪,沉默下来,即使甄善将佛香逼近她们,几人痛得直抽搐也咬紧牙关不开口。

    甄善收了佛香,淡淡地睥着她们,“倒是忠诚得很。”

    大丫将痛晕过去的女人甩到地上,小脸萌哒哒的,却卷着袖子,似随时就舀起旁边的冷水泼下去,深情与动作不相符,“阿善小姐,要弄醒继续问吗?”

    甄善:“……不,不用了。”

    萌女孩真的不适合做反派的工作,不然不仅妖妃娘娘没什么存在感的良心会痛一痛,还非常违和,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其他玩家也惊悚地看着大丫,这还是先前那个软绵绵似包子的女人吗?

    甄善掩了掩唇,“走吧,回去了。”

    大丫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无尘,心里无数的疑问,但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阿善小姐。

    只不过甄善刚离开厨房,打算离开佛母殿,站在门边,一直沉默地看着她所为的徐?突然叫住了她。

    “甄善小姐就这么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