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再不负卿(40)

    谁造会不会谈着谈着就双双殉情了呢?

    谈不起呀!

    甄善抿唇一笑,“今朝有酒今朝醉,两位加油哦!”

    留下一句不负责的话,妖妃娘娘挥挥手,继续去逛佛母殿了。

    林峰和韦琳两人对视一眼,皆脸红了红,不自在地移开眸光,两人之前的气氛一时有那么些微妙。

    几个单身玩家们:“……”

    他们两个要是没点猫腻,他们就爬到佛母殿的屋顶上跳下来!

    心好累,你们在游戏里情情爱爱的,到底有木有把系统放在眼里呢?

    单身狗浑身酸柠檬味!

    他们这支玩家队伍在佛母殿晃悠,本就惹人注目,现在加上最前面两位晴光明媚似人生赢家,中间一对不断冒着粉色泡沫,后面一群满脸颓丧仿佛被剥削的底层……更叫人频频看去。

    善缘小镇的镇民们满心都在想:这莫不是一群神经病?

    镇民们虎须一震,开始忧心忡忡,本来以为来一群优质极品,这要是脑子有病的,佛母娘娘该不会大发雷霆吧?

    到时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唉,这次的祭品好糟心哦!

    也不知道主持知不知道?

    然鹅,镇民们不会想到,他们的主持可比他们糟心多了,短时间内绝对不想再看见这些人,尤其是某个白莲成精的女人。

    甄善没有目的地乱转,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其他玩家耐心不错,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到处看而已,但宋姿就不是个能安生多久的人。

    她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还要瞎转到什么时候?”

    大中午,太阳毒得不行,她都快晒脱皮了!

    此时,甄善正转到佛母殿后面的药园,半蹲下身体,看着药田上长势非常不错的药草,听到宋姿的抱怨,头也不回,淡淡道:“我绑着你的腿脚让你跟过来了吗?”

    宋姿面色一黑,瞪着她,“你管得着吗?”

    甄善拨了一下药草的叶子,起身看向她,“那你管得着我吗?宋脑残小姐?”

    “你说谁是脑残?”

    “谁承认谁就是喽!”

    “你个……”

    宋姿又想用手指指着她,但想到先前自己的手指险些被砸断的痛楚,她只能狰狞着脸,愤愤地瞪人。

    甄善无趣地啧了声,不再理会脑残小姐,扯了扯无尘的袖子,轻声问:“你累不累?”

    无尘将伞倾了倾,保证她不会被晒到,眸色轻柔,“不累。”

    他又担心地问:“你呢?可要休息一下?”

    他本想问她渴了饿了吗?但想到她敏锐的感知,对这里的难以忍受,修眉微颦,也不顾其他人,心疼地抚了抚她的脸。

    甄善:“……”

    小和尚这是又怎么了?

    狗粮接收群众们:“……”

    秀恩爱!死得快!

    甄善淡淡地扫了一眼单身狗们,才回无尘的问题,“先去厨房那看看。”

    无尘如此就不会对她说半个“不”字,只要她开口,他就只会点头。

    单身狗们没敢再散发恶念,只四十五度角忧郁地望着天。

    只不过,大约真的是太无良地生产狗粮,甄善才刚走出药园没几步,就险些跟一个女尼撞到一起。

    无尘揽着她的纤腰,避开女尼,很不巧的,刚好宋姿正忍无可忍,打算绕过这些乱转的神经病走人,就正好冲到前面来,跟女尼撞车。

    “哎呦!”

    宋姿摔坐在地上,那力道,脊椎都险些咯嘣碎了,疼得她脸色扭曲,哀嚎出声。

    女尼也扑倒在地上,手上的篮子碰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都撒了出来。

    宋姿对女尼咆哮,“死尼姑,你眼睛瞎了吗?”

    女尼眼里划过阴沉,心不在焉地道了一声歉,便赶紧去把地上的东西捡回篮子来。

    宋姿最擅长的不是无理取闹,就是得理不饶人,她又丢脸又疼,哪里会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的,爬起来就去推女尼,“撞了人,连怎么道歉都不会吗?还出家人呢?”

    女尼被这么一推,篮子再次倒了,她面色难看,眼神几乎掩不住的阴狠,吓得宋姿不觉得退后一步,喏喏地说:“谁、谁让你先撞到我的。”

    女尼收回视线,沉默地捡起东西走人。

    宋姿嘀咕:“不就几件破衣服吗?用得着这样吗?”

    但她就算蠢,也没胆子真跟游戏世界的NPC纠缠不休,谁知道下一刻这些NPC会不会狂化成怪物吃人呢?

    宋姿突然想到什么,愤怒地瞪向甄善,“你刚刚故意的?”

    在女尼撞过来的时候,甄善是完全可以自己避开的,只不过无尘更快地抱住她。

    刚站定,她就看到女尼篮子里的东西,如宋姿所说,只是几件衣服。

    但却不是僧衣,而是孕妇专门穿的宽大裙子。

    按理说,孕妇出现在佛寺,也不算什么,许多有孩子的母亲去庙里烧香祈福也是正常的,可孕妇的衣裳出现在尼姑手上,这就有点叫人好奇了。

    难不成是小镇里哪个孕妇长居在佛母殿?

    再则,刚刚女尼那匆匆忙忙的样子,怎么看都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甄善看向提着篮子飞快地消失在庙宇后门方向的女尼,脸色淡淡。

    至于某个脑残的质问,甄善很是熟稔地无视了。

    宋姿气得鼻子都歪了,可她还没跳起来找事,徐?就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宋姿的气势霎时跟被戳破的气球,瘪了!

    其他人也多少看出点异样,但他们想不出孕妇和佛母殿又有什么关系?

    或许只是游戏世界NPC的私事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