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1章:什么是应该?

    徐慧珍,叶得彰和叶凝三人被安排在酒店的客房中。

    盛悦的客房,哪怕是标准间,都是超五星的标准了。

    他们三人除了被绑着,嘴巴被封着,同时又有人看管着之外,至少所处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但三人谁也没有要欣赏盛悦这一晚要价颇高的房间的意思。

    徐慧珍急的“呜呜”直叫唤。

    但是没人理她。

    徐慧珍被绑在椅子上。

    客房内的椅子很重,都是实打实的实木。

    再加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摩擦力很强。

    任由徐慧珍怎么努力,厚重的椅子在地毯上都是纹丝不动。

    徐慧珍又看向叶得彰。

    见叶得彰也在挣扎,但依旧没有用。

    只有叶凝,挣扎了一阵子之后,终于意识到是白费力气,便不再挣扎了。

    只是看向叶得彰和徐慧珍,满眼的控诉。

    都是对叶绯的控诉。

    你们看吧!

    叶绯就是没良心的。

    恐怕如果不是因为血缘关系,就算他们死了,叶绯都不会流一滴泪。

    你们还指望她能邀请咱们俩来参加婚礼?

    叶凝现在就是无法说话。

    不然她一定问问叶得彰,对叶绯是不是还抱有希望。

    ***

    客人们都逐渐离开,只留下特别要好的,正好当做是一次聚会,在这儿边吃边聊,不急着走。

    而这特别要好的,就是这八大家族的人了。

    老太太们凑一起聊天,老爷子们凑一起聊天。

    赵定桓他们这一辈,关系要好的凑一起聊天。

    韩卓厉他们这一辈,又凑一起聊天。

    很自然的就有了十分鲜明的区分。

    没有刻意,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全凭各自的感情,形成了自然又默契的区分。

    赵顾深和叶绯这对新人,终于能稍稍休息一下了。

    两人刚出了宴会厅,就见早已经等在门口的经理。

    经理在赵顾深耳边说了些什么。

    叶绯没有听到。

    赵顾深点点头,跟叶绯说:“你先回房间休息,我一会儿就过去。”

    叶绯没问怎么回事,点点头,便先跟着工作人员去了休息用的客房。

    等叶绯离开有近5分钟后,赵顾深才跟着经理离开。

    “就在这里面了。”来到徐慧珍三人所在的客房外,经理说道。

    徐慧珍三人在客房内听到了外面经理的说话声。

    本来已经累得闹腾不起来的徐慧珍,突然又来了力气,用力的“呜呜”出声。

    这时候,听到了刷卡开门的“滴滴”声。

    徐慧珍三人都紧紧地盯住了门口。

    就见经理先是出现在门口,却没有进来。

    他只是把门开开,就让到了一旁。

    再一看,进来的竟然是赵顾深!

    叶得彰也激动了起来。

    赵顾深这是想干什么?

    绑架他们吗?

    叶绯呢?

    就这么任由她的丈夫,这么欺负人?

    叶得彰转而又失望的想,也对。

    叶绯肯定听赵顾深的。

    毕竟她要靠着赵顾深,哪里敢跟赵顾深有不同意见呢?

    说不定,还很支持赵顾深的决定呢。

    紧跟着赵顾深进来的,就都是赵顾深带来的人了。

    经理并不参与,甚至还将原本守在这里的燕家的护卫也给叫了出来。

    这毕竟是赵顾深的私事。

    哪怕是燕北城,都得避避嫌。

    虽然以他们的交情,这种避嫌没有所谓。

    但彼此都还保持着一个度。

    燕家的护卫都退出去,赵顾深的人都进去了之后,经理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突然一下子呼啦啦进来了这么多人,徐慧珍再泼辣也开始害怕了。

    “你……赵顾深,你要做什么?”徐慧珍声音发抖,“我们可是你的岳父岳母!”

    叶凝也紧张起来。

    她不信赵顾深真的敢犯下人命的事儿。

    就算是赵顾青那种性子那么阴狠毒辣,见不得别人好的,也不敢犯下人命。

    但除此之外,谁知道赵顾深还有什么招数要对付他们呢?

    能够让人痛苦的办法可太多了。

    正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叶凝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她对赵顾深不够了解,只是来到B市之后,与赵顾青有所联系,再然后从他以及通过他接触到的人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一些有关于赵顾深的少量的消息。

    就像是一些拼图碎片。

    东拼西凑都没能拼凑完整,且碎片之间都还没有可以相连接的地方。

    就只是一些叫她看不明白的碎片。

    但这不妨碍叶凝有些怕赵顾深。

    赵顾青给她的感觉是蠢,可赵顾深给她的感觉,就是可怕。

    越是不了解。

    越是害怕。

    “叶绯呢?”叶得彰也问。

    但他就显得比徐慧珍和叶凝镇定多了。

    “叶绯不知道你们来了。”赵顾深说,“我没告诉她。”

    “你们来,是想要在婚礼上大闹一场?”赵顾深问道。

    “不是!”徐慧珍矢口否认,“我们就是来参加婚礼的!”

    “我们明明是她的父母,为什么她的婚礼却不邀请我们?”徐慧珍大声说,越是害怕,她的声音就越大,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我们就应该来参加婚礼!婚礼不邀请自己的父母,说出去都不怕人笑话?”徐慧珍大声说道,“我们可没想过要来捣乱,就是正常行使自己的权利而已!”

    赵顾深没听徐慧珍瞎嚷嚷,而是看向了叶得彰。

    收到赵顾深投来的目光,叶得彰动了动嘴,说:“我只是想要问问,她为什么不请我?她结婚,应该从娘家出嫁,应该由我这个当父亲的,带着她走红毯。”

    叶得彰红着眼睛说:“可是这些,都没有。她宁愿从一个外人家出嫁,也不跟我说。”

    “我知道,她跟她妈和姐姐又嫌隙。可是难道她连我都恨吗?举行婚礼这么大的事情,竟说都不说一声。到现在,我都没能看见她穿婚纱的样子。没能看见她在婚礼上的模样,没能得人道一声喜。”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不认我这个父亲了?”叶得彰红着眼眶说道。

    “应该?”赵顾深琢磨了会儿这连个字,“什么是应该?”

    “要论应该,你应该照顾好她,应该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应该给她你应该给的爱。”赵顾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