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她

    徐慧珍愣了一下,结婚竟然还要请帖?

    她参加的婚礼也不少了,都是直接去了,门口有新人那边的亲属在帮忙。

    其实就是负责收红包的。

    把红包放进红包箱子里,再签名登记。

    到时候红包也能跟登记的客人对的上。

    除此之外,还真没见过还要求客人出示请帖的。

    徐慧珍撸了袖子就大声说:“我是叶绯的妈!她亲妈来了,还不能进?”

    徐慧珍更加放大了音量,连胳膊带手一起的比划。

    胳膊在两边画了一个大圈:“我第一次知道,还有不让自己亲生父母参加婚礼的!”

    盛悦虽然不对外营业,但盛悦坐落在B市相当繁华的区域。

    即使目的地不是盛悦,但路上往来的人依然很多。

    徐慧珍故意扯大了嗓门。

    她就不信,自己闹大了,对方会不让她进?

    总不能让她在门口这么闹吧?

    闹得人尽皆知,叶绯和赵顾深脸上也不好看。

    别说他们了,就连赵家都要跟着丢脸。

    哪怕就为了不丢脸,都得同意他们先进去再说。

    能不能参加婚礼先两说,至少先能进到盛悦里面去。

    于是,徐慧珍闹的愈发张扬,愈发过分。

    丢脸什么的,她很没有所谓。

    她又不是生来就是阔太太。

    以前家里没钱的时候,她在市场上为了还价都能跟人吵到面红耳赤。

    为了占点儿便宜,她都可以不顾脸皮。

    只不过是这几年家里有钱了,她可以不用这么做了。

    但现在让她重新这样,徐慧珍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果然,因为徐慧珍的闹腾。

    路过的人已经有许多都往她这儿看了。

    有的人边看边走,并没有驻足。

    但因为今天是休息日。

    所以大家除了有约会的,出来闲逛的并不赶时间。

    仍旧有不少人在路边停下,看了过来。

    见吸引到这么多目光,徐慧珍越发来劲:“我都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亲生女儿结婚都不邀请我们!”

    “叶绯她现在是有钱了,找了个有钱的老公,所以就嫌弃我们娘家普通,不想认我们了是吗?”徐慧珍哭嚎着说。

    “各位给评评理,我们是市井小民,我们是没钱,没什么大能力,也不懂什么大道理。活的糙一点儿,说话也不够文雅。可再怎么,有这么嫌弃自己爹妈.的吗?”

    “我们再怎么困难,也努力将她养育成人了,如今她嫁了有钱人,就嫌我们丢人了?过去我们对她的养育,都喂了狗!”

    徐慧珍转身面对外面的路人,大声说道:“你们知道我女儿嫁给谁了吗?”

    “我女儿,叶绯!在长平厨艺大赛上大出风头的人,你们可以去搜,能搜的到她。”徐慧珍大声说道,“今天就在这儿举办婚礼,跟赵顾深!赵顾深,是长平集团的总裁!”

    “来参加婚礼的,想都能想的出,都是些大人物,都是什么总裁啊,董事长啊,都是大家族的人,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徐慧珍大声说道。

    “所以,她就嫌我们这当父母的丢人了,怕我们来了给她丢人。嫌我们上不得台面,怕我们害她丢脸。我是已经被她气的不想理她了,人家既然嫌弃我们,我们何必这么上赶着?”

    “可是她爸,从小最疼她。现在连自己闺女结婚都不能亲眼看见。人家结婚,都是当爹的带着闺女一起走红毯,送到新郎手里边儿。”

    “可这倒好,她爸别说送了,就连亲眼看见自己闺女嫁人都做不到。”徐慧珍哭天抢地的,只可惜她本身对叶绯就没什么感情。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大概就是一种缘分。

    母女缘,也是得讲缘分的。

    叶绯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她很清楚。

    绝对不是捡来的。

    可她就是对叶绯喜欢不起来。

    怎么看叶绯怎么烦,就觉得她是生来讨债的。

    明明就是生在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可却处处争强好胜。

    处处显得她与家人不一样。

    她什么都出色,学习好,厨艺好,做什么都能成功。

    越发显得家里其他人没用。

    叶绯就那么鹤立鸡群的,与家里人格格不入。

    看着她那样,徐慧珍就一点儿都亲近不起来。

    总觉得叶绯的眼神里透露着瞧不起。

    围观来看八卦的人,才不管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反正有热闹看就可以了。

    彼此互相说一下自己的猜测,聊天的话题都有了。

    估计能聊个一两个小时。

    尤其是豪门家里那点儿事儿,他们可太爱听了。

    就是这赵家也有点儿倒霉啊。

    在举办婚礼这么喜庆的日子,竟然遇到这种糟心的亲家。

    “哎哟,虽说闺女做的不地道,结婚怎么能不请父母呢?可看着,她这娘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围观的人开始议论开来。

    谁家没几个极品亲戚呢?

    对于这种事情,大家其实看得也挺明白。

    “就是,一般真要是为儿女好的,就算自己委屈了,在这种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会忍着的。”一个看着岁数挺大,一看就有儿有女的大叔说道,“反正要换成我,就算真的这样,我也不舍得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大闹。”

    “不说女儿的婆家会怎么想,会不会因为这,就对女儿有意见,导致以后女儿的日子难过。就说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那是一辈子的回忆。我不想在这时候给女儿的婚礼蒙上阴影。以后回忆起来,不只是婚礼的热闹与盛大,还有自家人的闹腾,这多不好啊。”

    “你说的是。”旁边有位阿姨附和,“就看她闹腾的这样子,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谁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她没说呢?不管怎么说,在自己女儿婚礼的酒店门口闹腾成这样,都不像话。”

    “我看她女儿估计也不怎么样,互相嫌弃,谁也别说谁的不好。”旁边又有一个人说道,“看她这样,她女儿又能好到哪里去?”

    “你懂什么。”这位阿姨说道,“像她这种性格的人,我可见过太多了。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