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就没什么可说的?

    费南城面色阴沉,整辆车上都阴云密布。

    这女人动起来的时候,他以为她忍不住要说合同的事儿了,可没想到她竟然一扭头就先抓住了他的手。

    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他最厌恶别人的碰触吗?!而且,这个蠢女人竟然还不把她的爪子拿开。

    他咬牙切齿的询问:“你还要握到什么时候?”

    沈于归终于缓过神来,宛如触电一般,她嗖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然后就见男人还在盯着她,似乎在等她开口。

    沈于归咽了口口水,内心忐忑不安,一颗心七上八下,感觉所有词汇都无法形容她此刻恐惧的心情。

    “你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费南城再次开口,声音里带着压抑的雷霆怒意,只等她开口提起合同,就一脚将她从车子里踹下去。

    沈于归脑子都僵掉了。

    说,说什么?

    可对上男人那深沉似海的目光以后,她下意识开口:“费,费,费先生,我中奖了!”

    “……”

    车子里忽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

    费南城眸光闪烁,变化莫测。

    女孩此刻的眼神里,还带着光,兴奋的神色毫不遮掩,不同于以往的懦弱和不起眼,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带了几分灵动。

    可她说什么?

    费南城额头划过几道黑线。

    她在那里坐立不安、欲言又止了半响,就是为了说这个?!

    可偏偏,他竟然觉得女孩此刻的样子,有那么一点跟记忆中的女孩重叠的趋势……

    费南城意识到自己想什么以后,猛地惊醒过来。他怎么会又觉得她像她?

    他立马坐直了身体,扭头看向前方,似乎再看到她一眼都是浪费。

    他这个反应,反而让沈于归松了口气,她默默将身体缩在角落里,手脚并拢,乖巧的像是学生,呼吸都放轻了一些,恨不得变成空气。

    -

    疗养院。

    下了车,沈于归终于松了口气,感觉刚刚在车子里连呼吸都困难了。

    她默默跟在几个人身后,进入了房间。

    这里说是疗养院,可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院子里种满了花,建筑也都宏伟精致。说是医院,更像是另一个费家庄园。

    正想着,管家开口:“我们到了。”

    他站在一侧,示意沈于归进门。

    沈于归进去以后,就看到费南城脱了外套,随意挂在了旁边衣架上。

    而在房间里,一个满头华发的老妇人站在门口处,正看着她们。

    这应该是费老夫人了,那严谨刻板的样子跟费南城如出一辙。

    沈于归急忙上前一步,鞠了一躬,软软的喊道:“费奶奶好。”

    无论怎么样,老夫人是她在费家的依靠,先嘴甜的打个招呼,总能留下个好印象。

    可是,为什么她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变了?

    沈于归慢慢的抬头,就看到费南城眼神怪异的看着她。

    再然后……

    他看向了旁边,对房间里坐在沙发上,那个笑眯眯的老太太喊了一声:“奶奶。”

    沈于归:……

    尴尬!她认错人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