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8章 无题

    ,    根据欣悦公主提供的名单,那些与逆贼有勾结的隐匿得很深的官员也全都被抓了。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这些人都是一个下场,斩首示众,家中参与其中的也都杀头。没参与其中的,成年男子被发配做苦役,女眷跟孩子流放苦寒之地。只三天时间案子就落定,这些人都有了自己的去处了。

    小瑜过来找清舒,说道:“现在案子都结束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去帮那几个孩子求情?”

    清舒摇头说道:“这事我考虑了下,咱们暂时不宜出面。”

    “怎么就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清舒解释道:“这些孩子没吃过苦头,我们现在救下她们,你觉得她们能做什么?”

    小瑜一下就明白过来,说道:“你想用她们?但她们是罪官之后,让他们去青山女学任教不合适。”

    以这几个学生的才学与能力,去青山女学做先生是绰绰有余的。

    清舒说道:“不一定要做先生,让她们做管事帮着打理女学也可以。不过,得先让她们吃吃苦头。”

    这些学生都是娇小姐,清舒想磨炼下她们,这样以后不会做点事就叫苦连天的。而且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也不会珍惜,只有吃了苦受了罪才会珍惜她们给的机会。

    小瑜想了下点头说道:“让她们跟着家人流放?这路途遥远的,身体也受不住。”

    “这事我已经与易安说好了,将她们留下然后送去庄子。地里的活很辛苦的,让她们呆一两年再接回来。”

    小瑜有些担心地说道:“农活很辛苦的,我怕她们受不了。”

    “不想死就能适应。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若是受不了自杀的她也不会用。碰到一点挫折就想着死,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她费心思。

    小瑜一叹,说道:“以前总说你心太软,可我现在比你更软了!”

    她知道清舒的话说得有道理,但就是不忍心。这些孩子一点没吃过一点苦现在却要去种田,想想都难受。

    清舒摇头道:“不。你现在是文华堂的山长,这些孩子等于都是你的学生,你舍不得他们吃苦受罪可以理解。但你要真为她们好就得下狠心,不经过磨砺她们永远不可能真正地成长起来。”

    “你总说我对福哥儿与窈窈太过严厉。但他们学到了本事,以后就是没我与景烯的保护他们也能过得很好。”

    “你放心,我不会干涉你的。”

    小瑜其实也挺忙的,与清舒聊了几句就走了,她前脚走后脚符景楠就过来了。

    符景楠是来送喜帖的,他与单秀红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十天以后。符景烯与清舒是亲兄嫂,肯定是要请的。

    清舒连喜帖都没看就摇头说道:“你这次的婚礼我是不会参加的,你哥也不会去。”

    符景楠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道:“嫂子,我知道你与哥都忙……”

    不等他说完,清舒就道:“不是没时间去是你哥说不认这门亲,所以你以后不要带单氏来认亲,来了也进不了门的。”

    符景楠有些懵,不明白清舒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啊?虽然以后孩子姓段但也是我的骨肉。”

    在景烯与她说这话的时候清舒还觉得有些不近人情,现在明白了符景烯为什么要这么做了。符景楠从头到尾一点都没顾忌两个孩子的感受与想法,这父亲当得太不合格了。

    见清舒不说话,符景楠又道:“而且段家也不是外人,爹也是嫂子你的师傅啊!”

    清舒看着他,说道:“师傅对我有授艺之恩,所以我一直在奉养他。且这是你哥的意思,你有什么意见跟你哥说去与我说没用。”

    符景烯在知道他同意兼祧两房的时候就彻底舍弃了他,从西山回京到现在半个月了他都没见符景楠一面。

    符景楠可没胆子与符景烯说这些话,不然非得打死不可。

    清舒说道:“好了,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符景楠还想再争取下,说道:“嫂子,我知道我兼祧两房你跟大哥都不高兴,但爹娘对我恩重如山,娘跪在我面前我没办法拒绝。”

    他开始是不同意,但段大娘一直跟她哭诉并且还下跪哀求。无奈之下,他只能答应。

    听到这话清舒让红姑去取一把剑来,然后问道:“当初段师傅赎你的钱是我的,而且段大娘容不下你,是我养了你半年。若没有我,你早就已经死了,这事你认是不认。”

    “我的命是师傅跟嫂子救的。”

    清舒指着红姑手里的剑,说道:“那好,我现在要将你的命还回来,你答不答应?”

    肯定不答应,活的好好的谁愿意死啊!

    清舒笑了下,不过那笑却是不达眼底:“你兼祧两房不是没办法拒绝,而是你自己也想娶个年轻漂亮的。所以别说什么情非得已,这话也就只能骗骗傻子了。”

    符景楠的脸火辣辣的。

    清舒说道:“段师傅当年悉心教导我武功,所以我会一直奉养他的。至于段大娘,你大哥不许我再管她了,以后你好好奉养她吧!”

    符景楠有媳妇有孩子,并且长子还姓了段,就这还不满意要他兼祧两房。她是如愿了,但符景楠却背负了一身的骂名。

    对于段大娘将景楠当成提线木偶一般操控,符景烯是非常愤怒的。但他又不能报复,只能断了给她的供养。没了他们夫妻的供养,等段师傅死了以后看她的日子是否还能过得如此的滋润。

    “嫂子……”

    清舒不想再听他说话了:“你哥说等年后就送符嘉去学堂念书,你回去后与弟妹说一声。”

    “又是寄宿吗?”

    “就送去符奕那个学堂。”

    符景楠说道:“符嘉还小,再过两年送去学堂吧!”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与弟妹都忙,还不若让孩子早些进学堂,有先生的教导也不怕孩子移了性情走了歪路。”

    她听下面的人说,庄婉琪因为符景楠要另娶这段时间情绪很不稳定,有时候甚至还拿孩子出气。所以,送去学堂远离他们之间的纷争是最好的。

    “婉琪她可能不愿意?”

    “碰到你们这样的父母已经是孩子的不幸,现在有念书的机会也不让,你们是想生生毁了他们吗?”清舒看向他说道:“你该知道你哥的性子,我现在是告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

    符景楠垂着头没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