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九章 甘露寺(1)

    天蒙蒙亮,清舒就被叫醒了。

    清舒抱着被子闭着眼睛说道:“外婆,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以前在狮子庵,每天天没亮就得起来干活。不过自回来,她都要睡到天亮才醒。

    顾老太太一边给她穿衣服,一边笑着说道:“昨日不是跟你说了,今日要去甘露寺上香。”

    甘露寺离县城比较远,有四十多里路。所以,得早些出发。

    “哦……”说完,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洗漱好,早饭也摆了上来。除了红枣珍珠粥跟小笼包这两样主食外,还有冒着热气油条豆浆跟羊奶鸡蛋羹。

    在顾家,可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顾老太太咬了一口油条,一边吃一边问道:“我听说用羊奶洗澡,皮肤会白皙水嫩。乖乖,你要不要用羊奶洗澡。”

    正在喝粥的清舒被呛着了,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顾老太太一边给她顺气,一边说道:“你这孩子,不愿意就算了,何至于吓成这样。”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每日一碗羊奶就好了。”

    日日跑羊奶可能对皮肤有好处,可这也不是一两日就能成的。日日泡这玩意,太费钱了。家里虽然有些钱,但也不能这般奢侈。

    顾老太太道:“每日一碗哪够?既你喜欢喝,每日饭后都喝一碗吧!”这羊奶可是好东西,只可惜她喝不习惯。若不然,也要坚持一日喝三碗了。

    清舒怕吃太多发胖,说道:“就上午跟中午喝一碗,晚上不喝。”

    吃过早饭,祖孙两人就出门。她们前脚走,后脚顾和平跟袁珊娘过来了。

    听到顾老太太出门去了,袁珊娘脸色很难看,回到自己的院子与顾和平说道:“相公,她还有将你当儿子吗?连去哪,都不告诉你一声。”

    顾和平没有说话。他想起小时候顾老太太对他也是很慈爱的,可自娶了珊娘后对他越来越冷淡。到现在,话都不愿意多跟他说。

    最开始他很难过,可有妻儿陪伴渐渐的也就想开了。既不在意他,他也不上赶着。左右,她也不是自己亲娘。

    袁珊娘道:“相公,咱们得想法子将家中的生意都接过来。若不然,到时候顾家的产业都得姓林了。”

    顾和平皱着眉头说道:“大姐不是这样的人,她连母亲送的东西都不愿收,岂会要家里的产业。”

    袁珊娘可不相信:“你真当她不要我们家的东西,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你看送去的东西,她哪一次没收。”

    那死老太婆对顾娴倒是大方得很,绫罗绸缎衣裳首饰那些贵重的滋补品不要钱似地送过去。对她们母子几人吝啬得很,每个月就给那么几两银子,好似打发叫花子。

    越想,袁珊娘就越恨。

    顾和平嘴唇蠕动了下道:“钱在母亲手里,她给谁用我们也拦不住。”难不成他还能将生意抢过来,而且就算他想,也没这个能耐呀!

    袁珊娘听了这话,立即泄气了。不过很快,她又打起精神来:“相公,没做又怎么知道不成呢?”

    顾和平却是摇头说道:“姗娘,大姐不会要家里的产业。母亲就我一个儿子,家里的这一切迟早都是我们的。”

    袁珊娘见这样说不通顾和平,又换了个法子劝:“前日母亲带着那贼丫头上街,一口气就花了好几百两银子。相公,咱家就是有金山银山都不够她这么花的。相公,这样下去,我看用不了几年家里就只剩个空壳子了。”

    顾和平沉默了下道:“你容我想想。”

    出了城,清舒掀开了车帘看向外面。淡蓝色的天空漂着朵朵白云,微风吹佛着路旁的树叶,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欢快地唱着跳着。这一切都在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清舒的心情,豁地开朗起来。老天既给了她重来的机会,她应该好好珍惜,而不是沉湎在过去。

    顾老太太见清舒看着外面出神,将她抱到自己怀里,笑着问道:“看什么看得这般入神?”

    清舒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外婆,这里的景致很美。”

    摸了下清舒的头,顾老太太说道:“喜欢的话,外婆以后常带你出来。”她并不赞同顾娴整日将孩子关在家里。孩子嘛,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应该多出门才对。整日关在家里,人都要关傻了。

    “好呀好呀!”她原本就不想整日关在家里,顾老太太的话正合她意。

    甘露寺坐落在山顶上,而从山脚到山顶并没有路,只有蜿蜒弯曲的石阶。所以,不能坐马车上去,只能走上去。

    当然,山脚下也有脚夫。只要给他们钱,他们就会抬你上山。不过除非是年迈或者多病的人,一般上香的香客为表虔诚都是自己走上去的。

    清舒与顾老太太下了马车,就有两个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过来,询问随从阿福是否需要凉椅。

    顾老太太低头看向清舒,问答:“乖乖,你要不要坐凉椅上去?”

    清舒摇头说道:“不用。外婆,我与你一起走上去。”

    走了小半刻钟不到,清舒就气喘吁吁。这身体,还是太弱了。

    顾老太太要抱她,却被清舒给拒绝了:“外婆,我要自己走上去。”

    顾老太太却没同意,强行将她抱在怀里:“别逞强。”

    清舒无奈地趴在她肩膀上。

    顾老太太身体很好,哪怕抱着清舒走石阶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清舒忍不住有些疑惑。她记得很清楚,当年小婶与她说,她外婆是因为听到母亲难产,怒气攻心之下病倒,没多久就去世了。

    若是身体不好然后得知独女身亡,惊怒交加之下一命呜呼倒说得过去。可她外婆身体这般健壮,且又那么疼她,怎么就一病不起撒手人寰呢!

    正在这个时候,顾老太太打断了她的思绪:“红豆,你在想什么呢?”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爱发呆。

    清舒笑着道:“外婆身体这般好,我却动不动就生病,真是太没用了。”

    顾老太太失笑道:“傻孩子,你还小。等你长大,身体肯定就比外婆好。”

    这话清舒倒是信了。自她记事以后,确实很少生病。

    又走了一小会,顾老太太额头起了汗。清舒帮她擦了汗后说道:“外婆,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顾老太太拗不过清舒,只得放她下来。

    看着牵着她手的清舒,顾老太太为之前的怀疑感到自责。乖乖这般孝顺怎么可能会是妖邪,咳,没想到她竟也被顾娴给影响了。

    其实也不怪顾老太太,清舒不仅性子变化很大,就是言行举止也与以往有些不同。只是顾老太太疼她,总是往好的方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