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连番被打

    “嗯,不怕。”宋轻歌扯唇笑了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身体每一处都在疼着,疼得她直抖。

    “娘子,你冷吗?”扶着宋轻歌到床上坐下,萧锦裔伸手扯过一条被子围在她身上,“这样还冷吗?”

    山里人都住火炕,这屋子里面却奇怪,放着的是一张床榻。

    “不……不冷了。”

    宋轻歌微笑的看着萧锦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关怀尤为暖人心。

    萧锦裔清澈的眸子盯着她,嘟了嘟嘴,眨着眼睛道:“不冷了怎么还在抖?”

    “咕噜!”宋轻歌的肚子恰巧叫了一声,扯着唇尴尬一笑:“饿了。”面对这样美好的容颜,让人忍不住变得柔和起来。

    “娘子等着,大宝去给你拿饭吃。”萧锦裔也听到了宋轻歌肚子的叫声,笑着跑开,速度快得宋轻歌都来不及喊他回来。

    宋轻歌捂着胸口靠在床榻边恢复,待到身体刚好了一些,门被从外面踹了开,吓了她一激灵。

    嘭!

    门被踢开后,一名看上去五十几岁的小老太太从外大步跨了进来,老太太面容黑瘦,颧骨凸出,嘴唇很薄,看着有些刻薄,微微有些驼背,显得有几分老太,目光却犀利。

    一看就是精明的主。

    老太太个子不高,力气却很大,门就是被她踢开的。

    “小蹄子,是你唆使傻子到灶上偷馒头的?胆子可不小,那白面馒头也是你能吃的?”

    老太太插着腰怒视着宋轻歌,一双三角眼好似要喷出火一般。

    “我——”

    “嘭!”

    宋轻歌刚说了一个字,腰上又挨了一脚。

    “还敢顶嘴?有娘生没娘养的狗东西,今儿个要是不管教管教你,还上天了不成!”女子的声音异常尖细,就像是公鸡被勒住后那种叫声,但嗓门出奇大,听得宋轻歌耳朵嗡嗡作响。

    踹了一脚还嫌不够,抬脚把鞋给拖了,握着黑乎乎的鞋底子,撸起袖子就朝宋轻歌打了过去。

    过门前媒人说她老实,可这才刚过门第一天就敢唆使傻子去偷馒头,不好好管管以后还了得?

    “奶奶,不准打娘子,不是她让我去的。”就在那一鞋底子要打在宋轻歌脸上的时候,宋轻歌突然被一个宽厚的身体抱住,随着“啪”的一声,鞋底打在了萧锦裔的背上。

    萧锦裔虽然傻,速度却奇快。

    “好你个傻子,还维护起外人来了,成心想气死我吗?和你那贱胚子娘一样,都是下贱的东西……”

    宋轻歌被挡在身下,耳边只剩下不堪的骂声和鞋底子打在肉上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打人的累了,这才住手。

    “娘,你快看,墙上有血。”就在宋轻歌以为事情已经结束时,萧锦裔的大伯母走了进来,指着墙壁上黑褐的血液惊呼道。

    她先前来的时候已经知晓,这会故意装作刚看到的模样,眼中满是算计。

    “好啊!还想自杀?”一听这话老太太更愤怒,鞋底子再次抄了起来,“怎么没一头撞死?要不是那媒人苦苦哀求,娶了村里的翠花,哪有这么多事?浪费了老子娘的银子……”

    刺耳的声音持续的咆哮着,房间中也乒乓作响,似在发泄着。

    而至死至终,宋轻歌都被萧锦裔紧紧抱在怀中。

    又过了一会,砸东西的声音停了下来,那尖酸的声音再次响起,“娘,那人已经走了,留这两个在这也晦气,可别真死在咱们的房子,不如送到山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