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嫁了个傻子

    “娘子,好困,大宝要睡觉。”外面的声音刚消失,男子慵懒的走过来蹲在她身边,头靠着她肩膀打了个哈欠。

    宋轻歌身体一僵,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抑制住声音中的颤抖,“睡……大宝先睡。”宋轻歌下意识拍了拍男子,顺着他说了一句。

    男子很听话的点了点头,乖巧的爬上床,脱了衣服钻被窝里就睡着了。

    时间缓缓流逝,宋轻歌总算回过神来,茫然的看着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男人,还有……陌生的身体。

    她明明和朋友在国外度假,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嘶!”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后,宋轻歌只觉得脑海中有如针刺般疼痛,像似突然开了闸口,一大堆陌生的记忆涌入,双手忍不住抱头,待碰到额头的时候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捡回支离破碎的铜镜一看,厚厚刘海遮挡下,赫然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再看看墙上的血迹,大概了解起了始末。

    原主娘家也是不错的家庭,父亲是远近闻名的秀才,在轻歌曼舞中给爱女摘了两个字,寓意她将来能伴才子身侧。

    轻歌的父亲聪明,为了攒够银子继续读书做起了小买卖,后来生意越来越好,成了县里的大户人家。

    可惜,轻歌三岁时她爹外出做生意后,再也没回来,外面都说是被山匪给害了,剩下孤儿寡母,母亲性子懦弱,照看不了那一摊产业,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娘家舅舅帮着打理生意,奈何没那个经商头脑,没几年就亏没了,她们娘俩在娘家的生活也越来越艰难。

    今年满了十六岁,娘舅做主定了一门亲事,说对方家庭不错,男人老实听话,模样俊朗,她娘看了画像后也是十分的满意就欣然将她嫁了过来。

    可谁也没想到新郎却是个傻子!

    轻歌性子虽然怯懦,却是个犟脾气,不甘心自己下半生托付一个傻子,洞房花烛夜一头撞死在喜床上,同命运做了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抗。

    “哎!”宋轻歌长长叹了一口气,原本的身体主人死了,丢给她这么一个烂摊子,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男子,今后日子该怎么过?

    好在说媒的蛮了傻子这一事实,其他倒也没说谎,萧家条件比较好,在村里也算是大户人家。

    原本身子赶了几天路,今儿个又碰了头,再也坚持不住,找快红布简单的包扎下伤口后,便找了个地方沉沉睡下,养精蓄锐才是眼下正事。

    “挨千刀的小贱蹄子,不会真死了吧?这屋我可等了两年,死了人太晦气,要死也死在外面去。”

    “哪那么容易死,没看还喘着气吗?看着一幅软皮囊,性子到烈,居然敢撞墙。”

    “都怪你,昨天晚上听到动静后要是进来看看,也不见得成这样。”

    “要不要去找郎中看看,可别耽误久真死了。”

    “看什么看?哪有银子给她用?再说,这事要是传出去,萧家不被笑话死?难道还觉得咱们老萧家不够丢人?回头找人看看,怕是坟头位子不好。”

    “……”

    宋轻歌迷迷糊糊间,耳边响起嘈杂的争吵声,正待她睁开眼睛准备起来时,腰间一痛,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

    “还喘气就赶快爬起来,躺在那里装什么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