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那不是噩梦

    “祖父,哥哥,乔爷,我知道这种事情真的是匪夷所思,但是,但这都是真的。”沐汀兰急切的说道,“就像是真的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噩梦醒来了,又回到最初的时候,但是,我知道那并不是梦。不管是我,还是那场刺杀,都是幕后的人策划的。”

    “他们找到了我,跟我说我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可是等我回到将军府之后,他们却又告诉我说,我不是,让我要听他们的话,不然就会失去一切,然后,然后我就真的怕了。”

    “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会那样做啊,不仅害死了哥哥,还让祖父落到那种下场,将军府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苟延残喘的活着,分明已经找到了线索,就要报仇了,可最后却还是功亏一篑。”

    “不过,祖父,哥哥,你们相信我,相信我,我知道我错了,这一次我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他们一定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一定会的,你们相信我。”

    沐大将军和沐凌恒现在的心情真的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样天方夜谭的事情如果是平时,他们定会当做还是一场笑话,可是看沐汀兰那悲戚愧疚,还有那满身的恨意的样子,他们又不得不尝试着去相信她的话。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囡囡真的是重活一世的话,那她为什么会忽然的赶到桃花坞,为什么会那样拼了命的想去救人的行为,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沐汀兰趴在那里,等待的过程就算是异常绞心的折磨。

    “小篮子,你先起来。”最后,还是乔爷先打破了沉默。

    “不。”沐汀兰固执的说道,“汀兰自知犯下大错,是罪人,如果祖父和哥哥不原谅汀兰的话,汀兰不会起来的。”

    “你这臭丫头,那些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你看看现在,你的祖父还在,你的哥哥也还在,你有什么罪?”

    “不,那不是噩梦。”

    “那是梦。”沐凌恒抬头说道,他伸手握住沐汀兰的手,“囡囡,那是梦,是一场梦,知道吗?”

    沐汀兰抬起头,愣怔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哥哥。”

    “那就是一场梦,囡囡没有任何错,王爷说道没错,你看,哥哥还在,祖父也还在,那就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可是。”

    “你哥哥说的没错。”沐大将军压制住心中的震惊,然后沉声说道,“囡囡,你要记住,那只是梦而已,而且,绝对不能提起的梦,知道吗?”

    “祖父?”

    “祖父在,阿恒也还在,将军府也还在,你看,这就是一场梦,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你就是我沐信德的孙女,是我将军府的大小姐,这一点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知道吗?”

    “祖父,哥哥。”沐汀兰的眼泪又是留了下来,看着他们那信任和包容的眼神,沐汀兰只觉得自己前世真的是蠢笨的可以,她的心中,也越发的坚定报仇的决心。

    “好孩子,不要哭了。”沐大将军坐在床边,然后将她给扶了起来,“你这身子都还没有好,要是再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沐汀兰顺从的不再跪在床上,而是改成坐姿,沐凌恒担心她受凉,赶紧将被子该在她身上,然后说道,“囡囡,以后你就安心的做大小姐,什么阴谋诡计,都不用管,之后不管谁说什么都不用信,你只需要相信,哥哥和祖父就是你的亲人,是永远不会害你的,就是了。”

    “哥哥,谢谢你。”

    “傻丫头,说什么谢谢。”沐凌恒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是哥哥该说对不起才对,如果不是哥哥的话,你又怎么会受这样重,哥哥也要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哥哥。”所以,哥哥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沐汀兰想说什么,但是触碰到沐凌恒的眼神之后,却没有开口,而是默默的点点头,但是心中却是没有打算什么都不管,她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呢?

    如果不能亲自手刃仇人,她怎么可能对得起自己?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正事了吧。”看他们情绪都稳定下来了,柳老才说道。

    “什么?”

    “就是关于那些刺客的事情。”乔爷说道,“刺客是什么来头,小篮子知道吗?”

    “我只知道那是江湖门派新月派的人,至于他们的主子是谁,我还没有查到。”沐汀兰说道,前世她到死之前都还没有能够追查到新月派的掌门人到底是谁,但她知道,那个掌门人将会是一个关键,一个指向一切阴谋筹划者的关键人物。

    新月派?

    “这是什么门派?”沐大将军皱眉说道,“没听说过这样的一个门派。”

    “那不过是一个小门派而已,沐大将军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乔爷说道,“新月派成立不过两年的时间,名气小,也没有太多的动静,如果要规划的话,应该还是属于正派。”

    “就是这样,我之前,之前查到最后都不能知道新月派的掌门人是谁,但是两三年之后,新月派会是江湖颇有地位的名门正派。”沐汀兰说道。

    “那新月派真的有这样厉害?”沐凌恒皱着眉头说道。

    “他们现在不出名,应该是在养精蓄锐,或者是在培养人才。”乔爷说道,“那些刺客的招数都是一样的,应该是接受了专门的培训,只是之前并没有什么新月派,或许是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想过要染指江湖,但是,之后他们改变主意了。”

    不然按照沐汀兰说的,新月派在两三年之后就会成为有地位的名门正派,这样的速度真的有些快,如果他们早有这个打算,现在的新月派就不会这样无名了。

    “只是不知道这新月派的掌门人是谁。”又是谁对他们沐家有那样的深仇大恨。

    “沐大将军可以想想以前得罪的人,或者是,沐家挡住了谁的路。”

    沐大将军沉吟着,沐家得罪的人可不仅仅是一个两个,也不仅仅只挡着一个两个人的路,沐家深受皇帝的信任,在南庸地位崇高,更是南庸的一个王牌,在南庸,沐家是挡了很多人的路,但是在南庸之外,也有很多人希望沐家出事。

    “太多了。”沐大将军最后无奈的说道,“沐家到现在得罪的人何其多?谁都有可能对沐家下手。”

    “所以说,沐家为什么要这样强大。”乔爷说道,“有时候该低调就是该低调,功成身退才是最好的保命符不是?”

    功高震主就惹来杀身祸,挡人去路同样会惹来不小的麻烦,还有那些恩怨情仇,一件件,一桩桩,随便都是可以给自身带来灭门惨祸。

    沐大将军抿着唇,这个道理他又怎么会不懂?但是沐家自始至终都效忠南庸皇家,保家卫国,就是沐家的准则。南庸到现在也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沐家,也是一样。

    “不管怎么样,现在咱们既然已经知道这些了,就该早点做出防备。”沐凌恒说道,“祖父,这件事若是和皇家有关的话…”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沐凌恒倒是不怎么相信这件事会和皇家有关,毕竟沐家一直都是效忠当今皇帝,从来不参与朝堂争斗,皇帝需要的话,他们随时可以上阵杀敌,不需要的话,他们就安心的在这安城无忧的生活着。

    可是那九五之尊的想法,又怎么是他们能够知道的?

    沐大将军听到孙子的这话,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摇头,“应该不是皇帝。”他说的很是肯定。“皇帝年纪虽然已经有些大了,但还不至于老糊涂。”只要不是皇帝就行,如果是那些皇子,到时候处理起来也就比较轻松,至少,不用找当今皇帝报仇,那样恐怕沐家真的会被安上弑君的罪名。

    “我也觉得不是皇帝。”沐汀兰说道,“当初沐家的事情,皇帝一直都没有做出决定,是三皇子擅自下令。”说道这里,沐汀兰眼中的恨意像是要化作一道道利刃一样,“如果不是三皇子,如果不是他的话。”如果不是他的话,祖父怎么可能那样就死了。

    也因为祖父的死,连最后争辩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在后来有人呈上所谓的证据之后,沐家再也没有谁能够来为自己争辩。

    至于沐子书他们?呵,他们为了保命,早就暗中投靠了三皇子,所以保住了自己的一命,虽然,虽然之后沐子书他们都被她给杀了。

    “行了,你爷爷和哥哥现在还在呢。”乔爷看她那几乎被恨意蒙蔽的双眼,就是一阵皱眉,走了过去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你这个小丫头,你才十三岁,就该有十三岁孩子的样子,黄毛丫头哪里来的那么多心思。”

    沐汀兰吃痛的缩了缩脖子,“乔爷。”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眼睛里不该出现的东西。”乔爷威胁似的说道,“既然上天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就该好好的看看你的身边,好好的享受,知道吗?”

    沐汀兰闻言,微微的愣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乔爷将沐汀兰从小养到大,怎么会看不出沐汀兰的心思?只是他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只能之后再慢慢开导了,或者说,让沐大将军他们开导一下,毕竟,他的时间也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