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以前穷怕了

    秀眉几不可微的轻蹙了下,姜立顺势站起来,目光余角瞥过身后的黑色真皮沙发,见上面光洁如初,她暗自松了口气。

    “程总如果公务繁忙,我们可以改时间再谈。”口上说着,下面流着。这感觉,姜立觉得从所未有的酸爽。

    男人俯身,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支烟点燃,看着她:“距离下班还有半小时,就算要赴约,也不必迫切成这样。”

    姜立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很明显戚远走前对她说的话被这男人听到耳里了。

    她笑了笑,不可置否:“程总请便,我先走了。”

    依旧是那副雷打不动的得体微笑,姜立佩服自己,如此境况下,也能和一个男人气定神闲的说了这么久。

    两年的牢狱生活,给她这副破身子留下了不少毛病,胃病,例假紊乱,手脚偏凉,一到冬天夜里,即便开着电热毯和暖气,也得捣鼓大半晚上才能安然入睡。

    每每想到这些,心脏总会揪痛的厉害,她控制不住的加快了出门的脚步,背后那道深沉目光紧紧追随,一路看着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拿了手提包,分秒不缓的消失在走道口。

    将近六点,春日的余晖洒进来,静静印在男人刀刻般的容颜上,迷离孤寂,气息灰败,这样的程北尧,褪去商场上的沉稳狠辣,竟让人觉得格外扎心。

    曾经形影不离的人儿,现在哪怕与他说上几句话,都显得那样疏远客气。

    姜立,程北尧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无情,但你的心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冷硬。

    ……

    本打算下班前去一趟项目组,可事发突然,姜立顾不上所谓的工作,给吴广去了通电话,顺便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几句。

    “姜总监,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往医疗养老方向考虑?”对方有些惊讶,可能是被她无厘头的思维给吓住了。

    姜立此时正蹲在附近一家大型百货商场的公共厕所里,小腹处传来的隐隐阵痛,让她说话有些有气无力:“这仅仅是我的个人想法,盛川近几年都有拓宽大健康医疗的趋势,我们不妨试试。”

    电话挂断后,吴广几人面面相觑,不过,即便姜立在众人眼中从来都是一无是处,但这次,只能用那句老话,死马当活马医。

    回到家不久,戚远果然打来了电话。

    “立儿,不是说好一起吃火锅吗,你怎么先走了?”

    姜立在门口换了拖鞋,把包往桌上一放,仰在沙发:“身体不舒服,改天吧。”

    例假刚来,忌辛辣,成了她的习惯。

    听到她说不舒服,对方立显关心,倒不是什么多喝热水早点休息的话,而是直截了当开着车一路飙到她的租房。

    开门见到戚远的那一刻,姜立的神经是凌乱的。

    三年过去了,戚远这种风风火火干脆利落的性子一点儿都没变,可奇葩的是,这些也仅限于生活,到了生意场上,明晃晃就是第二个程北尧,精明果断,为人做事毫不含糊。

    “你怎么了?”

    见姜立开门后堵在那里一动不动,戚远说着就要伸手去碰触她的额头。

    “没事。”姜立偏头将那只大手躲了过去。

    时至今日,对方还把她当小姑娘看待。

    她扬了扬手:“屋子太乱,就不请你进去了。”

    “……”

    这么杵在门口也不是办法,姜立想了想:“等我几分钟,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出去吃饭。”

    戚远一愣后,笑了。

    姜立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本以为女人收拾打扮起来会很磨叽,但事实却是,时隔三年,戚远眼里那个做事拖沓的小丫头,如今已然成熟独立了不少。

    “还是去南堂馆?”戚远拿着车钥匙跟在姜立身后。

    “火锅就免了,南堂馆对面的竹香鸡不错,今晚我们可以尝尝。”

    出了小区,看到那辆拉风的法拉利跑车,姜立戏谑道:“这些年,你是越来越高调了。”

    程北尧那样的人,出门也只开着辆百来万的轿车,两人的行事作风大相径庭,平时在生意场上,估计也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戚远摸了摸鼻子,难为情道:“我这人以前穷怕了,现在有了钱,就忍不住想显摆。”

    他说这话时,不着痕迹的留意姜立的反应。

    果然,听到戚远提及以前的往事,她神色变了变,那是一种恍然中带着丝丝怀念的情绪。

    怀念。

    戚远何尝不怀念。

    那时,姜姨健在,北尧也还没被带回程家,姜立只有几岁,整天跟在两人身后尧哥哥、远哥哥的叫着。

    十几年过去,小女童天真无邪的声音,至今回想,都会荡进耳髓,一声声叫的人思念入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