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66章 我们不一样

    虽然一直都还没有找到顾逸飞和黎若雪的踪迹的,但是小晨却丝毫没有放弃,他依然不遗余力地继续寻找,从来不会放弃一丝线索,就如同此刻,有个叫姚蜜的女人找上门来,说她可以给他提供线索,他便毫不犹豫地见了。

    姚蜜给小晨打了电话后,小晨便让人亲自将她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在看到姚蜜的那一刻,小晨便开门见山地问:“你说你知道顾逸飞的下落。”

    “我也只是猜测,我也不敢保证,但是,我会尽可能地帮你找到他,因为我也不希望他做傻事。”提到顾逸飞,姚蜜的眼里闪过一丝苦涩。

    小晨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很爱顾逸飞,显然,顾逸飞眼瞎了,压根看不到这个女人对他的爱,“好,你说,他现在在哪里?”

    “我可以给你提供线索,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姚蜜看着小晨,一脸坚定地开口。

    小晨挑眉:“你要跟我谈条件?”

    姚蜜点头:“是的。”

    因为急于找到黎若雪,小晨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好,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满足你。”

    “你先答应我,如果顾逸飞没有做什么伤害你未婚妻的事情,你不要报复他,也不要让他坐牢。”

    “没做伤害我未婚妻的事?他绑走她已经是一种伤害。”小晨嗤笑。

    姚蜜蹙了蹙眉:“如果你没办法做到,那我宁愿你永远找不到他。”

    “你对他倒是一往情深,好,只要你提供的线索有用,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他没有做伤害我未婚妻的事情,我可以保证不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当然,必要的教训还是要的,小晨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姚蜜这才松了口气,“我无意间听到他打电话,他前段时间好像让人建房子,而且他好像经常催促工程的进度,显然是很急着用那房子,我想,他可能带着你的未婚妻去了他新建的房子。”

    “那你知道他新建的房子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他新建的房子在哪里,但是我偷偷记下了他经常联系的那个电话号码,我想,你可以通过寻找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从而问出那房子的具体位置。”姚蜜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递给小晨。

    小晨接过纸条,低声对姚蜜道谢:“谢谢,如果我能找到我的未婚妻,我会请你喝喜酒。”

    “我还能再提一个要求吗?”姚蜜小声地问。

    “你说。”

    “你去找他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因为,我想为自己再争取一次,就最后一次。”姚蜜说着,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小晨将她细微的动作看进眼里,于是,他想也不想就点头:“好,等我确定他的下落,我就带你一起。”

    “谢谢。”姚蜜笑着道谢,她很意外,小晨竟然那么爽快地答应她的要求,毕竟,传言这位爷生性冷漠,异常难相处。

    ……

    黎若雪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星期了,每天,顾逸飞都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就算是做饭,也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他默默地为她打点好一切,从这一点来看,其实顾逸飞是个还不错的男人,可惜,不管他对她多好,照顾得多周到,她和他都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单是他带她来的方式就是错误的。

    又是一个黄昏,黎若雪坐在一块岩石上盯着白茫茫的海浪发呆,她几乎都要记不清楚自己到底失踪了多久了,不知道他还好吗?

    顾逸飞走到她身边的另一块岩石坐下,黎若雪看着他,低声道:“顾逸飞,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回家?”

    她观察了这个岛很久,这里没有游船,也没有通讯设备,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岛屿位于哪里,所以,她想离开,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她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样,来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孤岛,唯一不同的是,她在这里好吃好住,同时,还要面对一个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时刻想着打动她芳心的男人。

    顾逸飞听了黎若雪的话,抿了抿唇,低声道:“我会送你离开的,再过两个星期,我就会送你回去。”

    一个月,他只要一个月就好,跟她朝夕相处一个月,足够他回忆一生了,原谅他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抢来这原本不属于他的短暂的幸福,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别人却什么都不做,因为,那样他会觉得很遗憾。

    他爱她,很爱她,因为太爱,所以不甘心,不甘心永远被她这么无视,不甘心他就像是从来没有在她的世界里出现过一般,就这么被她遗忘了,所以,他做了这样疯狂的举动。

    黎若雪看着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这又是何苦呢?明知道她不可能回应他,却非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过了好久,黎若雪才低声问了一句:“顾逸飞,你有没有遇到过那样一个人,一个死心塌地地爱着你的人?”

    顾逸飞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她突然会这么问,这一刻,他脑海中,竟然划过姚蜜那张脸,那个他唯一睡过的女人,她算是死心塌地爱着他的人吗?

    黎若雪看他发愣,轻声道:“是有的吧?顾逸飞,你为何不试着去回应呢?或许你换一种活法会更好呢?”

    “那你为何不试着回应我?”顾逸飞下意识问了一句。

    黎若雪摇头:“我跟你不一样,我喜欢的人,他和我两情相悦,如果我喜欢的人已经有了别人,而且我知道他不可能喜欢上我,我也会试着放下他,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顾逸飞苦笑:“你说得倒是轻巧。”

    黎若雪笑笑,没再多说,有些话,说多了难免让人反感,所以她点到为止。

    落日的余晖投影在女孩恬静的脸上,让她看起来格外平静祥和,顾逸飞定定地看着她,好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希望这一刻,就是永恒。

    然而,平静在下一刻突然被打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