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镜花水月一场梦

    九倾缓缓蹙眉,盯着他愤世嫉俗的眉眼,良久没有说话。

    “姒九倾,本王不妨告诉你,你帮了我,最后等待你的,一定不是声名显赫,也不是多少赏赐,而是死亡——这是你终将面对的,唯一的结局。”

    如果夜瑾以为,在听到这样的一番话之后,九倾会表现出多少惊惧不安来,那么他显然是料错了。

    九倾闻言,面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以再平静不过的语调道:“皇榜上只是说,治不好你才会被治死罪,可没说治好了也要被治罪。”

    “那是你太天真了。”夜瑾嗤了一声,“横竖都是死路一条,你不会有任何生机,所以别打无意义的主意了,没什么意思。”

    “谁说的?”九倾眉梢轻轻一挑,“也不是谁想要我的命,我就必须给他的,所以该打的主意还是要打,难不成还要坐以待毙?”

    夜瑾沉默了片刻,或许是此时没有多少精神,也没有多少力气了,所以对她的言语,他难得地没再表现出嗤之以鼻的态度,反而淡淡道:“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真想知道答案?”九倾想了想,却是缓缓摇头,“说出来有点玄,你应该不会相信。”

    “你还没说,怎么就知道本王不会相信?”夜瑾皱眉,“只要不是为了应付本王而随便编出一个借口,本王自会分辨你说的是否属实。”

    九倾闻言,微微沉默片刻,道:“是因为一场梦境。”

    “……”

    夜瑾沉默。

    九倾平静地续道:“一场离奇玄秘的梦境,分不清梦中的画面是现实还是虚幻的镜花水月,所以我需要亲自来验证一下。”

    夜瑾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有些不稳,“梦里……有什么?”

    “一个红衣男子,是你。”九倾道,“满身的伤痕,在呼救。”

    夜瑾脸色一变,刚恢复了几分血色的脸上再度苍白了几分,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九倾,冷笑,“你的意思是,本王在向你求救?”

    “……我没这么说。”九倾淡淡开口,“方才我已经说了,分不清梦里的画面是现实,还是虚幻的镜花水月,所以我来到此处,亲自验证一番。”

    夜瑾闻言,脸色变得晦暗不明,沉默了良久,他才道:“那你打算在本王的府上待上多久?”

    “三个月吧。”九倾道,“先解了你的毒再说。”

    解了毒之后呢?

    夜瑾在心里问了一句,没有再继续追问。

    九倾也没问他,是不是相信了她的解释?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明天一早开始,我要正式为你诊病,在这个期间,我希望你不要离开王府一步。”九倾看着他,“皇上不是最宠爱你吗?为了治你的病,他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

    “皇上最宠爱我?”夜瑾唇畔浮现一抹讽笑,森然无情,风华绝代的绝美容颜闪过一丝煞气,“他的确最宠爱我,呵,整个西陵国……谁不知道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