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辰、霓裳、鬼幽

    “师父,小鱼儿怎么样了?”年少的苏北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小女孩,眉心拧在一起。

    江达羽拧了帕子替江小鱼擦脸,动作温柔,就像对待世是最好的珍宝。

    “别担心,我有办法。”

    江达羽温和道,“你也受伤了,去休息吧。”

    苏北辰却不走,眉羽间有着焦急溢出:“师父,您别骗我,我能感觉到,小鱼儿的魂魄现在极度不稳,随时有散去的可能。”

    年少的苏北辰,并没有多年后那么内敛。

    江达羽拍了拍他的肩,没有说话。

    但那双眸子里透露的神色让苏北辰稍稍放松了一些。

    师父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救治小鱼儿。

    然而,一天后,江小鱼还是没醒,苏北辰再也等不下去了。

    小鱼儿是为了他才冲开太极玄灵体的封印,他不能让江小鱼就这么死在他眼前,绝不能!

    苏北辰脑海里闪烁着前天发生的事。

    他去后山修炼,小鱼儿缠着他一起去,苏北辰想着也可以锻炼她,便答应了,向江达羽说了一声,他便带着江小鱼去了后山。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遇到了一只幽冥界的生物。

    但那会儿苏北辰和江小鱼均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苏北辰纵使天资聪颖,但他修习年岁短,且还要护着江小鱼,如何敌得过这只幽冥生物。

    他拼尽全力让江小鱼快跑,下山去找江达羽,江小鱼本能的听从师兄的话往山下跑,但她在跑的过程中回了一次头。

    就是这一次头,让她的眼睛红了起来。

    她看到师兄的手被那只怪物咬住,然后把师兄甩开,师兄重重砸到在地上,这样还不够,那只怪物踏着蹄子,朝师兄的脑袋踩下去。

    江小鱼不是傻子,这蹄子踩到师兄的脑袋,师兄就再也起不来了。

    年少的她,红着双眼朝那只怪兽冲过去,太极玄灵体的封印冲破,只可惜她的身体太过脆弱,巨大的灵力几乎在瞬间将她的身体撕裂,但是,她救下了苏北辰。

    而在封印解除的那一瞬间,江达羽感受到了,脸色一变,指尖空中一划,隐隐金光闪现,下一秒,他便出现在事发地点,一掌灭掉奄奄一息的幽冥之怪,抱起江小鱼,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封印住江小鱼。

    只是,江小鱼的魂魄受到震荡,随时都能碎掉,江达羽纵使有通天之能,亦没有办法,只得吊住江小鱼的命,翻找各种古籍,只为在里面寻求江小鱼能获一线生机的方法。

    苏北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里闪过决绝,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小鱼儿死。

    哪怕,他下地狱。

    所以,他带回了一瓶最纯净的灵魂碎片回来,有了这些东西,一定能替小鱼儿把魂魄稳固住。

    他想偷偷的施法,但是,却被江达羽发现了。

    江达羽几乎是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他:“这些……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苏北辰:“师父,你先别管这是从哪来的,这个能救小鱼儿的命,如果再晚一点,这些灵魂碎片会消失,到时……”

    “住嘴!”向来温和的江达羽忍不住厉声道。

    他脸色很难看:“我再问你一句,这些,从哪来的?”

    苏北辰蠕动着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脸色焦急,几乎是哀求:“师父,不能耽搁时间……”

    江达羽却是一挥手,将他手里的瓶子打翻,那些他耗费无数心神得来的灵魂碎片便消散开来。

    苏北辰刚要说话,江达羽却‘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那血溅到他脸上,是滚烫的,烫得他心中忍不住绞痛。

    “师父!”

    苏北辰有些茫然,他想上前扶江达羽,师父身体一向很好,他那么厉害,怎么会突然吐血,是被他气的吗?

    他又想将飘散的灵魂碎片聚集起来,这些可以救小鱼儿。

    吐了一大口血的江达羽脸色迅速衰败下去,似乎在瞬间年老十岁,他撑着床沿,闭了闭眼睛:“百花村的人……一夜之间,死于非命,是不是你……”

    苏北辰沉默片刻,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说:“他们整个村子的人都染了病,医生说了他们的病治不好……”

    “治不好就是你杀他们炼他们魂魄的理由吗?!”江达羽似乎是累了,他慢慢坐档沿上,大手抚着江小鱼苍白的小脸,“我说过,小鱼儿不会有事,你为什么就不听。”

    “天山派的祖训我教过你,你应该明白。犯了这等大错,本该亲手处置你,但你在我身边多年,阿欢生前亦最疼爱你,罢了,你走吧,以后,别再说是我天山派的弟子。”

    “师父!”苏北辰砰的一声跪下,他知道江达羽说一不二,他从来没想过江达羽会驱逐他离开,“师父,徒儿不走。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师父,求求您,不要驱我离开,徒儿以后再也不用这等邪术……”

    他开始砰砰磕头,很快,额头便浸了血。

    江达羽不为所动:“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苏北辰抬头:“师父……”

    江达羽再也忍不住,手掌一挥,那些还没消散的灵魂碎片聚拢而来:“苏北辰,百花村,一百三十五条人命,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子,但是,你这样的弟子我教不了。”

    “我的小鱼儿,就算死,也不会用他人的命来续命。”

    “滚!”

    说完最后一个字,江达羽嘴角再次溢出血迹,床上的江小鱼似乎感受到这股剑拔弩张的气氛,身体开始抽搐。

    江达羽将口中猩甜咽下,手指在江小鱼身上迅速点着,另一只手则眨眼间画了好几张符,这些符围绕在江小鱼身边,散发出的淡色光芒形成一个光罩,将江小鱼罩在里面。

    “师父,就算要我走,能不能等小鱼儿没事了我再走?”苏北辰哀求,“师父,求求您了。”

    江达羽握拳于唇边,低低咳嗽,没有说话。

    苏北辰便知道,这是江达羽默认了。

    但是江达羽不准他在房间待着,所以苏北辰不知道江达羽用的什么方法救的江小鱼,他只知道,再见江小鱼,她的呼吸变得平缓,魂魄也安稳下来了。

    反观江达羽,那个时候的苏北辰并不太厉害,连心眼也没炼出来,所以他只能感受到江达羽很虚弱,整个人如同垂暮老人般,哪怕他的面容并没有变化。

    “你走吧。”看完江小鱼后,江达羽淡漠的对着苏北辰道。

    “师父!”

    对上江达羽决绝的脸,苏北辰肩膀缩了下去,最终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家,摸了摸院子里那棵大桑树,缓缓的走了出去。

    江达羽给了他一点钱,但不多,几乎只够路费。

    他并不知道,江达羽一直悄悄的跟在他身后,哪怕是拖着重伤之躯。

    直到他平安到达市里,江达羽才返回,他还要去百花村,一百多条人命,江达羽手都在抖。

    *

    身上的钱很快就用完,苏北辰不敢用自己的能力做事,江达羽逐他出师门时,明确说过,如果还念有一点过去的情分,不能用他教过他的术法做恶事。

    年仅十二岁的苏北辰,只是一个小小少年,一个根本不知道社会有多黑暗的少年。

    他去一家店面做了小工,其他地方都不敢用童工,但这家店用了他,却只是提供了他一个栖身之地,每个月给他的钱少得可怜,几乎只够果腹。

    加之他受到反噬,全身溃烂,又没钱医治,不过半个月,他便被店主人赶了出去。

    后来,他倒在离垃圾堆不远处的地方,在那里,他被张荣救了回去。

    张荣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我是一块又臭又脏的抹布,随便你怎么叫吧。

    于是张荣干脆的给他取名叫阿布。

    “阿而,我把你病治好,你就跟着我混呗。”张荣的目光没有落在苏北辰糟糕的身体上,而是落在苏北辰的脸上。

    苏北辰身上虽然溃烂,但他的脸完好无损,稚嫩的面容无损他的好样貌。

    苏北辰可有可无的点头,反正他现在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没想到反噬会这么严重,他能预感到自己活不了太久,之所以不愿自我了结,也是有口气撑着他,他想再见师父和小鱼儿一次……一次就好。

    或许是上天眷顾,或许他命不该绝,在张荣把他送到医院救治一段时间后,他身上溃烂的伤开始愈合。

    这是苏北辰没有料到的,他知道自己做了那样的事会受到怎样的反噬,从刚开始生出那个想法时,他就知道他不会善了。

    却没想到,他居然能活下来。

    既然能活下来,苏北辰便有了生志,他对自己下决心,以后一定走正道,然后再回去找师父和小鱼儿。

    就算江达羽把他逐出了师门,他也会把自己当成天山派之人。

    他伤好之后,在张荣开的酒吧里当一他服务员,平时话不多,活却干得最多,加之长得乖巧,是以很得人喜欢。

    而且他还用自己的能力替张荣的酒吧布了几个小的风水局,虽然比不上大师作品,却也让张荣酒吧的生意更好。

    有一次,张荣被一名女鬼缠住,那时的张荣还没有后面那么坏,至少不是坏到骨子里。

    他和这名女生正儿八经的谈恋爱,但他厌烦了,想把女生甩了,女生受不了自杀,后来便缠上了他。

    苏北辰替他出手解决了这只女鬼,张荣对他更好了,直觉自己捡到个宝。

    张荣一直向别人吹嘘苏北辰的能力,而苏北辰,也帮他做了许多腌臜事。

    接着,有一个混道上的大人物找上了苏北辰,让他替他的宅子看一看。

    苏北辰不疑有他,便去了。

    等到了之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局。

    不过是想骗他到宅子里,对他进行侵犯罢了。

    这事情,张荣是知道的,更甚者,是张荣和大人物设计的。

    张荣对大人物说,阿布这小子有点本事,想要得到他,不能走寻常路,也不能用强,一用强,说不定就会坏事。

    这话,是苏北辰逼大人物说出来的。

    苏北辰虽然杀了大人物,却也遭到了他手下的报复,最后,他逃到了牛皮山。

    之后,他摔下了山崖,他并不没有像小说或者电视里的主角摔下山崖那般得到奇遇,而是被无数黑气裹尽。

    他差点被夺舍。

    大概是夺舍者魂魄太弱,又大概是他意志力太强,终究他没有让对方夺舍成功,却也接受了对方的全部记忆。

    这个人叫谈奇君,他还有一个称号,叫鬼幽。

    几十年前便死了的人,一个堪称顶尖天才的邪术师,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人。

    然而,当这段断断续续的记忆看完之后,苏北辰却发现,这个鬼幽,算得上是邪术师中的正人君子。

    一般他不会主动杀人,就算要杀的,也是犯了错的人,当然,有些人犯了错,但罪不至死,不过到了谈奇君这里,只要犯了错,他就有理由杀之。

    这也是谈奇君凶名的来源。

    他手上沾了太多的血,且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却会将这些人的魂魄纳为己用,这一点上,彻底惹怒了正道卫士。

    所以,他被上流玄门中人,联合围攻而亡。

    死亡的地点恰好在这里,却没想到,谈奇君悄悄的藏了一缕残魂,就为等待哪天能够重见天日。

    他等呀等,等到了苏北辰。

    可是,他的残魂实在太弱,最后,苏北辰占了上风。

    所以,苏北辰理所当然的继承了谈奇君的修炼方法,因为只有修炼这个谅地,他才能活下去。

    那些黑气全是煞气、阴气等物,若不将这些黑气化为己有,等他醒来,就是一具阴尸了。

    但是,因为只是残魂,所以这缕残魂的记忆不全,导致功法也不全。

    除了这些,这缕残魂给他最大的影响力便是‘复仇’。

    这个复仇,不是让苏北辰将当初围攻谈奇君的人杀掉,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是谈奇君的好友,当年,正是他这位好友的背叛,谈奇君才会死亡。

    然而,这个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是什么身份,残魂里的记均没有。

    苏北辰虽然差点被他夺舍,但到底却因他活了下来。否则,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他又不是神,早就摔死了。

    无论如何,他承了谈奇君的情。

    不管他承不承认,这样一来,谈奇君几乎算是他的另一个师父。

    那缕残魂模糊透露,仇人的所在地在帝都,至于是不是,也只得慢慢找了。

    在那崖底,苏北辰还得到了谈奇君的武器,死神亡镰,但这把武器在崖底被黑气侵蚀多年,变了样子。

    也正是因此,当他在以后与别人斗法时露出这个武器后,没人发现这把武器曾经属于鬼幽谈奇君。

    他到了崖上后,没有去找张荣报仇,无论怎样,当初在那个垃圾堆旁边,是张荣救了他。

    他也没有脸去清溪镇,因为他很明白,他现在这个样子,江达羽会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说不定,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会杀了他。

    所以,苏北辰北上了。

    那一年,苏北辰十四岁。

    到得帝都,他靠着自己的能力自觉,自主考了成人大学,一边创业挣钱,一边寻找谈奇君的仇人,一边帮人看风水解决宅局问题。

    慢慢的,他似乎发现了谈奇君仇人的痕迹,接着,他开始莫名其妙的遭受到追杀,一次追杀中,追杀者手里有一串佛珠,而这串佛珠里,困住的是霓裳。

    最后,苏北辰和霓裳达城协议,她帮他摆脱追杀,而他帮她脱离那人的控制。

    苏北辰答应了。

    最后,苏北辰成功的帮助霓裳脱离控制,佛珠碎裂,而他和霓裳建立了一种联系,为了不消散,霓裳便寄身在苏北辰体内。

    那一年,苏北辰,十八岁。

    这么多年来,他除了追查背叛谈奇君的那人之外,他还在查找江小鱼和江达羽的消息,只可惜,清溪镇与世隔绝,除非他亲自回到清溪镇,否则,他绝不会知道有关他们的任何消息。

    但是,他不敢回去。

    一年年的过去,却没想到,有一天,他在网上和小鱼儿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