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生:修罗王之秘

    原以为平静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然而,B大后山的那处结界,阿南一直守着,但裂痕却越来越大,以他的能力,即将抵不住。

    一旦裂痕变大,整个结界破碎,属于灵界的生物将会源源不断的进入这个界。

    哪怕它们进入会遭受到可怕的压力,但是,不一定所有的生物习性都温和,到时候,对于这个界的普通人来,将是一场灾难。

    这股波动,几乎有一定修为的人均感受到了。

    既然感受到了,作为山派的传人,自然不能当作没有看到。

    江鱼和苏北辰均打算前去,看能不能帮到点什么忙。

    结果,傅景生亦提出要去。

    江鱼压根就没打算让傅景生掺和进来,直接道:“我和师兄去就行啦,下午放学你得去接团子和丸子呢。”

    团子已经上学了,丸子则上了幼儿园。

    两个娃,每都是由他们俩亲自去接的,不过傅景生只需要去幼儿园接丸子,团子则由江鱼带回来。

    因为——江鱼在团子所在的学当老师。

    并且,她刚好教团子。

    可以想像团子在学校里水深火热的场景=—=!

    傅景生毫不犹豫的拆穿江鱼:“你就是嫌弃我什么也不会罢了。”

    江鱼举手发誓:“没有,绝对没有。”她只是怕有危险,伤到傅景生而已。

    傅景生轻哼一声,眼里的意思流露无疑。

    江鱼对上这样疑似撒娇的傅景生,一点办法也没有,立刻妥协:“好吧好吧,我带你去,但是,如果发生什么事,你要乖乖的待在我身后,听到没有。”江鱼的声音充满长者般的叮嘱。

    听得傅景生嘴角狂抽。

    而沉浸在絮絮叨叨中的江鱼,没有发现傅景生眼底刚刚滑过的一抹紫色。

    B大已经接到消息,全体师生放假,整个B大是座空校,到达校门口,苏北辰已经等在那里,见到傅景生随着一起来,苏北辰一点意外也没有。

    反而,略有深意的看了傅景生一眼。

    傅景生亦回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苏北辰眉心不由自主的轻拧了下。

    “走吧。”

    江鱼的声响唤回苏北辰心绪,三人结伴而行,很快到达结界处。

    B大后山有处断崖,断崖下面是处山涧,结界便在那里,而要从断崖处下去,只得借助断崖上垂吊的藤蔓。

    这些藤蔓极长,直接垂到谷底,算得上是然的上崖下崖的工具。

    江鱼和苏北辰自是没问题,但江鱼担心傅景生,傅景生轻敲她一记:“我拍这么多戏,吊的威严你以为是白吊的?”

    江鱼默默闭了嘴。

    一行三人迅速下到谷底,再顺着一条碎石道走,前方几百米处,便是结界之地。

    阿南坐在结界前,手里拿着一样紫色东西,隔得太远,看不清细节,但这东西与身后的结界相呼应,阿南应该是在补结界的裂痕。

    只是,那裂痕似乎却越来越大……

    除了阿南这个补界之人,那里还站了两波人。

    一波人,有七八个,前方站着三个人,应该是领头的。

    到这儿还带随从,江鱼呵了一声。

    三个领头的,两男一女,皆上了岁数,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头发都花白了。

    看这气派,想来便是一些盛誉在外的大能吧。

    而离这波人稍远一点的,只有两人,均是男性,亦是老者模样,穿的普通,相貌亦很普通,但江鱼却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异样波动。

    按她所推,应该是隐世的高人。

    不过,她一个都不认识。

    三人边朝那边走去,江鱼边问苏北辰这几人他认识不,苏北辰刚要话,便见结界噗的一声,犹如镜片一样,碎了。

    苏北辰脸色猛的一变。

    江鱼也是懵逼的,怎么他们仨一来,结界就碎了?

    要不要这么坑。

    来不及想那么多,就在结界碎裂的那一瞬间,仿佛打开了恶魔的入口般,眨眼之间,便涌出了十几只怪模怪样的动物来。

    那些动物一出来,仰长嚎,有的受不住此界的压力,居然当场爆体,血肉飞了满。

    有翅膀的则展翅往外飞,没有翅膀、性凶残的看到有人类在场,咧着阴森森的利齿,朝着周围的‘食物’飞奔过去。

    能到这里来的,自然是高人,用着自己独特的能力,将攻过来的怪兽杀灭干净。

    然而,纵使这些怪兽因受界的压迫,实力被压到极低,但架不住它们数量多,长久下去,这几人哪里支撑得住。

    同时,有怪兽挥舞着翅膀突破他们朝外飞去,它们发现了江鱼三人,许是不想放过这三个食物,它们竟朝他们冲了过来。

    江鱼已经有很多年没打过架了,这几年过得平平顺顺,要不是体内源源不断吸收的灵力提醒着她的身份,只怕她早就忘了自己不是个普通人了。

    她将三昧魂链祭出来,不知为何,当她将三昧魂链的封印解封后,那些冲过来的怪鸟居然瑟缩了下。

    也不怪它们,江鱼三昧魂链上的三昧真火不再是纯白的颜色,而是黑白紫三色。

    这个变化连江鱼自己都不知道是肿么回事,只知道有一她感觉到三昧魂链很兴奋,然后它传达给她一个想要‘沉睡’的消息,等三昧魂链‘醒’来的时候,三昧真火变颜色了。

    江鱼莫明其妙,也不知道三昧真火变成这个颜色了,和三昧魂链交流未果,江鱼便暗戳戳的想,估计是三昧魂链在‘沉睡’的过程中,遇到了真爱,然后变成了这样。

    不论是什么原因变成这样的,总之三味魂链的威力大大增强,从这些怪鸟瑟缩的表情便能看出。

    就连苏北辰亦是没忍住朝江鱼的三昧魂链看去,他在那缕三色之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危险。

    江鱼把傅景生拉到自己身后,一甩链身,朝着冲过来的怪鸟甩了过去。

    那些怪鸟虽然畏惧江鱼的武器,但是属于鸟的尊严告诉它们不能逃,是以它们还是冲了过来。

    可想而知,它们连江鱼的身都近不了,纷纷毙命在江鱼的三昧魂链之中。

    不过几分钟,这里冲过来的怪兽全被江鱼和苏北辰解决。

    而那破碎的结界中,暂时没再有怪兽冲出来,此时此刻,其他冲出来的怪兽均被解决,除了正被阿南等人围攻的最后一头怪兽。

    这是一头有着虎头象身马尾的四不像怪物,阿南等人的攻击落在它身上,似乎是在给它挠痒痒般,那双铜铃大眼里,居然闪烁着人性化的戏弄。

    这只怪物,纵使受着这个界的压迫,能力压到最低,但它的身体就像铜皮铁骨一样,没人能伤到它。

    而它,也伤不到阿南等人,于是,便僵持了下来。

    而且看它神情,似乎是故意拖着阿南等人,让阿南没有机会去补结界,那模样,貌似是在等什么东西从结界里出来。

    江鱼和苏北辰的到达让这群人震惊,他们刚刚虽然在战斗,但也有分心神到江鱼和苏北辰那,两个年轻人,居然轻松的将十多只怪鸟灭掉。

    那怪鸟攻击力虽然不高,却也难缠,并不是那么容易灭杀的。

    更令他们惊讶的是,江鱼和苏北辰到达后,一个挥链,一个举着镰刀,两人的攻击眨眼间落到四不像身上。

    这一次,四不像惨叫一声,身上出现伤口,尤其是三色颜色的火焰,竟然在四不像身上烧出一个洞,正是这个伤口让四不像倒在地上,惨叫不已。

    旁边镰刀给它造成的伤口的疼痛几乎都被它忽略过去了。

    众人愕然,就连阿南亦是有些惊异,没想到,五的媳妇儿如今变得这般厉害了。

    “你们是……”一位眉目间透着傲意的老太目光在江鱼和苏北辰身上游移,最终落到江鱼手上的三昧魂链,尔后问道。

    江鱼微微笑,做大师状,云淡风轻道:“山派,江鱼。”

    “山派,苏北辰。”

    几人又把目光落到傅景生,江鱼挽着傅景生的手肘:“这是丈夫。”

    一手持拂尘的老者突问:“傅正平之子?”

    话的便是隐世之人中的其中一位。

    傅景生点了点头。

    老者看了看傅景生,又看了看江鱼,眼含赞赏,对着江鱼、苏北辰拱手道:“闲散人,洛河。”

    他旁边的是一名持剑老者,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江山代有人才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呀,二位,老朽石丞。”

    无论在哪个社会,强者为尊这四个字都是行得通的。

    对于江鱼和苏北辰刚刚表现的能力,足够让这两位老人把他们当平辈对待。

    不过人家年龄摆在那儿呢,江鱼和苏北辰回了玄门礼,神色倒也恭敬,洛河与石丞自是能感受到,神情愈发温和。

    倒是另一边的三位老人脸色不大好看,正要话,江鱼却已经问向阿南:“破碎的结界要怎么补?”

    阿南脸色难看,最终艰难的道:“要重新建立结界,短时间做不到。”

    他后面的话没有完,短时间内,结界立不起来,那么,在这个时间段里,谁知道会冒出多少怪东西出来,光凭他们这些人,哪里抵抗得住。

    “建立新的结界有哪些要求?”江鱼蹙眉问。

    阿南刚要回答,破碎的结界处,那处漆黑的犹如空间漩涡般的黑洞里,忽然传来一股可怕的波动。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那跟着三人而来的随从,承受不住这股无形的可怕的压力,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口鼻流血。

    而那奄奄一息的四不像在感受到这股波动时,眼里居然爆发出狂喜,它狂吼一声,竟然将自己剩余的生命力燃烧起来,似乎是在透过这个能让空间漩涡里的东西顺利出来。

    众人刚要动作,却见傅景生脚步微动,似乎是在眨眼间就到四不像身边,又似乎是他本身就应该站在那儿,他伸出手轻飘飘的在四不像头顶按了按。

    刹那之间,四不像眼里的狂热转化成恐惧,它似乎想再吼一句,只可惜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那双眸子里的生机,已然散去。

    然而,还没等众人惊讶完,那漩涡黑洞里,陡然冒出了一颗黑色的头颅,恐怖的能量猛的激荡开来,就连江鱼都在这股能量中没有站住脚跟,往后退了几步。

    强,很强。

    江鱼眸色凝重,她紧了紧手中的三昧魂链,这个时候,她还在想,傅景生刚刚的动作是为何……

    一股风从身旁掠过,下一秒,江鱼张大了嘴。

    她看到她的男人居然在两步之间来到漩涡黑洞前,伸出掌朝冒出来的黑色头颅狠狠拍去。

    刺目的紫光倏然闪过,江鱼忍不住闭了下眼睛,等再睁眼时,漩涡中冒出来的黑色头颅已经消失,而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也跟着消失了。

    隐约间,江鱼听到一个带着震惊及惊惧的闷吼声响起:“修罗王?不!修罗王不是早死了吗!我不甘心……”

    咕咚一声,江鱼咽了口唾沫,她朝旁边的苏北辰看去,这一看,发现了不对劲,除了她和傅景生,周围的人貌似全都凝固住了。

    江鱼觉得自己在做梦,她老公不就是一个拥有帝王命格的普通人嘛,连灵力都修不了,怎么可能一掌就把一个可怕的怪物拍走了,哈哈哈,不可能。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但江鱼的目光却紧紧锁住前方那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只见此人不知从哪取出几块紫色石头,将这几块石头扔进漩涡之中,尔后,他手中出现一柄紫色的剑。

    他执剑在漩涡黑洞周围连续点了好几个方位,之前射进漩涡里的六粒紫色石头唰的从黑洞里冒出,射入傅景生刚刚剑指的六个方位,石头一入方位,便消失不见。

    最后,傅景生咬破指尖,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界’字,界字消失之后,一道薄薄的屏障出现,那黑色的漩涡亦跟着消失。

    一切恢复正常。

    傅景生做完这一切,反身慢慢走回来,然而,在对上江鱼目光时,愣了愣。

    “鱼儿?”傅景生的声音带了一抹惊讶。

    这一次,他冻结的时间,对江鱼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江鱼张了张唇,刚要话,时间冻结的效力结束。

    刚刚起来慢,实则一切极快,从傅景生一掌把黑色头颅拍进漩涡以及他重新布结界,发生的时间并未超过五秒。

    几乎是在眨眼间将这些操作完成。

    “结界……恢复了!”有人惊呼,听声音,貌似是阿南的。

    江鱼跟阿南不太熟,但是阿南虽然有着一副少年人的面孔,但他是个大妖,活了不知多少年,性格很是沉稳,几乎很难从他嘴里听到有关‘惊讶’的拟声词。

    而此刻,他却实打实的惊讶了。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为什么一切都变了,令人心悸的力量消失,碎裂的结界重新出现,简直就像……之前发生的一切是在做梦。

    但是,现场这么多人,没道理大家都在做梦。

    所有人莫名,最后见实在打探不出来什么,只得撤离。

    回程路上,江鱼一直沉默,直到和苏北辰分开时,她才和苏北辰了道别的话,无非就是路上心。

    苏北辰看了看傅景生,最后揉揉江鱼头发:“放心吧,不要惊慌。”

    江鱼抬头,苏北辰微微勾唇,最后捏了捏她的脸,转身躯车离去。

    江鱼则跟着傅景生往车上头,傅景生刚一转身,江鱼则从身上掏出一张赤金色的符,如果是夺舍者,这张符拍在身上,虽不能将魂魄拍,却至少会让占领雀巢的魂魄好受。

    江鱼想也不想的便把这张赤金色的符拍在了傅景生身上。

    然而,傅景生没有任何异样。

    江鱼捏紧了拳头,一上车,祭出三昧魂链,炙热的气息在狭的空间弥漫,江鱼厉声问:“你是谁?!”

    傅景生无奈道:“鱼儿,你觉得我是谁?”

    眼前的人,无论是声音、神态、表情,均和她爱的人一模一样,就连眼神也是,这个眼神错不了,如果不是傅景生,眼神绝不会是这样的。

    江鱼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是——

    她咬了咬唇:“刚刚山谷里,是怎么回事?”

    她虽然相信自己,但刚刚傅景生表现的太过离奇,江鱼又有些茫然,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傅景生:“这便来话长了。”

    江鱼瞅着他没话,别以为这么她就不问到底了。

    傅景生伸手揉了揉眉心,万万没想到时间冻结对江鱼无效,他所做的一切都被江鱼看到了。

    唉。

    既如此,便也没什么好瞒的了。

    傅景生:“把三昧魂链放下吧,难道你要把它对着我一路回到家?”

    江鱼默默的收了魂链。

    傅景生启动车子,却没有开动,在微微抖动的车身里,缓缓道:

    “一个星球,看起来似乎只有一个空间,然而,只是看起来。”

    “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为一个界,事实上,这个界,只是一个平凡的界。而在与这个空间平行的,或者交错的其他空间,便是其他的界。比如,灵界,暗界,魔界。”

    “鱼儿,我便是来自魔界的一缕意识,身死道消后,这缕意识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个界,进入我母亲的体内,所以,有了现在的我。”

    江鱼张大嘴,眼睛瞪得溜圆。

    “本来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偶尔会做梦,但是醒来之后,梦便消失,一点也记不住。”

    “如果没有遇上你,大概我这一缕意识永远不会苏醒。”

    那一次,去往清溪镇的火车上,傅景生的那缕意识察觉危险,苏醒,救下江鱼苏北辰以及满室的乘客。

    因为还不够强大,所以,‘他’的出现并不能太久。

    第二次出现,江鱼遭遇三名邪术师的围攻。

    第三次,则是浮梦山那一晚的大战。

    每一次的出现,代表着‘他’的在慢慢恢复,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彻底恢复,双方记忆相融,傅景生自然便知道了以往的记忆。

    而他的能力,也恢复了一些。

    然而,这些能力,只是他在魔界时,巅峰时刻的两成而已。

    因为不想让江鱼惊慌,又怕江鱼知道他另一重身份而对他陌生起来,所以,他选择了隐瞒不。

    这一次,之所以会随江鱼而来,只是担心她出事,非必要时刻,他不会出手。

    却没想到,时间冻结对江鱼不起作用,他隐瞒的秘密自然隐瞒不下去了。

    江鱼沉默片刻,忽的好奇问:“那你在魔界是个什么身份?”

    瞅着眼睛晶晶亮的江鱼,傅景生心中的那一缕隐忧忽的消失,他怎么会觉得江鱼害怕他不要他呢……

    傅景生眼里溢出笑意,嘴角也微微挑起:“真想听?”

    江鱼看他那样就想笑,真当她刚刚没看到他眼里的忐忑么。

    以为她知道了他拥有另一重身份,会怕他?不爱他?认为他欺骗她?

    笑话,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管是什么身份,其中有一样不变的,那就是他是她深爱的傅景生,是她的丈夫,是她娃的爹。

    江鱼:“难道在那什么魔界里是什么喽啰,所以不愿意?”

    傅景生忍不住把她拥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我怕了吓着你。”

    江鱼‘切’了一声:“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傅景生:“你上次不是自己是吓大的吗?”

    江鱼:“……”

    然后他蛮横的掐向傅景生的腰:“你不!”

    “好好好,我我。”傅景生轻笑着,在江鱼耳边了三个字。

    江鱼:“修罗王?这么牛逼呀。”

    傅景生:“……”

    江鱼:“修罗修罗,那你是不是杀了很多人,所以得了这么个称呼?”

    傅景生微微咬牙:“……只不过是姓修名罗而已……”

    江鱼‘啊’了一声,一脸郁卒,她还脑补了好一串串呢,比如她男人是何等何等的威风。

    傅景生但笑不语,揉着江鱼的秀发,他没,修姓在魔界是第一大魔之姓。

    而有被人称为王,无不是踩着鲜血踏上去的。

    但这些,他没必要告诉她了。

    那都是过去很久很久的事,久到他都快记不起了。

    “傅景生,那你在那边,是怎么死的呀?”

    傅景生沉默半晌,终究没有回答江鱼。

    怎么死的?

    其实——

    他也记不得了。

    他现,在这个界里,有着血浓于水的亲人,有可爱迷人的妻子,还有一对萌宝宝,于他来,这才是他的世界。

    江鱼见傅景生不,她乖巧的不再问,只紧紧抱住傅景生,用脑袋蹭了蹭傅景生的胸膛:“傅景生,你还有我呢。”

    刚刚那一瞬间,傅景生脸上闪过的神情,让她很心疼很心疼。

    傅景生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江鱼转移他的注意力:“傅景生,我的三昧魂链是不是你给我弄的?”

    傅景生抚着她头发的手指微顿:“猜到了?”

    江鱼:“对呀,我又不笨,就凭你刚刚露出的能力,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了。”

    傅景生:“我之前刚刚融合的时候,身体里便出现了两种火焰,这是我的那缕意识带过来的,放我身上也没用,正好给三昧魂链。”

    江鱼:“哈哈哈,那我不是捡着宝了。”

    傅景生微微挑眉:“可不是。”

    江鱼:“傅景生,你要不要脸?”

    傅景生:“……”

    江鱼:“好啦好啦,快开车,我们还得去接团子丸子呢……”

    傅景生捏了捏江鱼的包子脸,笑着开动车子。

    这么多年,江鱼的包子脸始终没有消下去。

    江鱼抗议:“别再捏啦,这么大的人了,捏起来羞不羞啊。”

    傅景生:“捏我老婆羞什么?捏一辈子我也不嫌弃。”

    江鱼好想‘我好嫌弃哦’,但是那话怎么也不出,反而嘴角牵出一抹喜滋滋的弧度。

    当晚,两人上床睡觉,傅景生破荒的没有折腾她。

    那一晚,江鱼做了个梦。

    她梦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空阴沉沉的,似乎被蒙上一层阴翳,永远不见阳光。而到了晚上,空会有轮起一轮血月,将际染得血红血红的,给人的感觉格外不详。

    画面一转,她来到一座大的府邸里,这个府邸上面写着修府,在一间破败的屋里,她看到了一个正在打坐的孩。

    鬼使神差的,江鱼觉得这就是她的傅景生。

    这个时候的傅景生大概五六岁大,面黄饥瘦,显得一双眼睛格外大。这张脸和傅景生的脸一点相像的地方也没有,但那双眼睛却让江鱼笃定,这就是傅景生。

    看到这般瘦的傅景生,江鱼心疼。

    她看到过傅景生在傅家时候的照片,白白嫩嫩的,在这个年纪,打扮的像个清贵的公子。

    正想着,那屋的门砰的一声被踹了开。

    四五个孩出现在屋门前,为首的少年有一双像猫一样的竖瞳,泛着血红,大概十岁左右。

    他身后的几个孩亦是竖瞳,只是眼里的血红深浅不一,看到地上坐着的傅景生,眼里闪着**裸的恶意。

    不知为什么,江鱼看到这一幕,心都揪了起来,她上前,想要把傅景生拉起来,拉起来逃离这个地方。

    为首的少年:“哟,杂种,你还有心思在这里修炼呀,就你这个资质,修炼一辈子也入不了门,只有被我们当血食的份。”

    傅景生垂眸不答,身子更是连动也不动一下,似乎已经习惯了。

    “修,这杂种不理你。”修身后一个八岁孩见状,恶狠狠的道。

    修竖瞳一缩,血红更深,他迈着轻扬的步调,一步一步走近傅景生,围着傅景生转了两圈,忽的对身后人:“诶,对了,刚刚母亲要了个血食,你们要不要告诉这个杂种,血食是谁呀?”

    江鱼心中一缩,她心里居然诡异的出现一抹愤怒与恐惧,她看着的傅景生慢慢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并不是竖瞳,是正常的瞳孔,中间是黑色,边缘泛着一点点浅红。

    修与他对视,眼里的恶意几乎快要溢出来了:“呵,有点胆子嘛,敢和我对视。”他微微弯腰,几乎是诱惑般的,“想不想知道这一次我母亲的血食是谁?”

    傅景生死死的盯着他,修笑了。

    “也不是谁,恰好你也认识,嘶,叫什么来着……”

    “修,好像叫什么奚梦之……”有个孩笑嘻嘻的回答了他。

    那一刻,江鱼敢肯定,她看到了傅景生眼里倏然蹿起的血红。

    他喉咙里泛出一声低吼,尔后猛的推开修,拔腿跑了出去。

    外面在下雨,血色的雨。

    江鱼跟在傅景生身后,她数次去拉傅景生,心中一个念头,她要阻止傅景生前去,这个念头无比清晰,可是,无论她如何拉扯傅景生,她的手都如空气在他身上掠过。

    “傅景生!傅景生!”江鱼大喊,最后她猛然想起,在这里,傅景生叫修罗。

    明白这一点,江鱼大吼:“修罗!”

    “修罗,你不要去!”

    傅景生似乎是听到了,他狂奔的步伐停了下来,往四处看去。

    而江鱼……就在她身前。

    江鱼眼里闪过欣喜,她以为她阻止了傅景生,然而,嘴角的喜悦还没散去,下一秒,她感觉自己被傅景生穿过。

    无奈之下,江鱼只得跟着傅景生跑。

    跑了几个回廊,穿过一栋又一栋造型古怪的院子,最终,傅景生在一处院子停了下来。

    江鱼来不及打量这院子,因为,她听到惨叫。

    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傅景生!”

    她看到傅景生在抖,那些血红的雨似乎有腐蚀的功能,落在他身上,冒出一缕缕轻烟。

    他不敢推开门。

    门,终究是要打开了,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老妪,她的双颊有着黑色的绒毛,这令她看起来有些恶心,她微微一笑:“十八少爷来了,夫人正在进食,想必你也饿了,夫人恩准你可以和她一起进食。”

    傅景生迈着僵硬的步子踏过那道似乎是兽骨做的门槛。

    里面的惨叫声越发凄厉,间接着响起一道虚弱的声音:“饶…饶…罗…儿…”

    “夫人,十八少爷到了。”老妪走到一个盛妆妇人身后,恭敬的道。

    妇人转过头,江鱼吓了一跳,这个妇人有着像蛇一样的长信子,她转过来时,长长的舌头在空中绕了圈,再被她收入口中。她的右手,不是人手,而是野兽般的利爪。

    这个妇人很高,江鱼目测怕是有近两米。

    “十八来了呀,母亲刚刚进食,略有饱,瞧你这模样,怪惹人心疼的。你没有修为,承受不住红雨的洗涤,来来来,吃点东西,抵抗抵抗。”着,妇人移开了身子,露出了身后的景象。

    看清身后的景象时,傅景生从喉咙里咕出一抹泣血的鸣叫,他猛的朝前扑去,一旁的老妪也不见怎么动作,傅景生便跪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

    妇人轻轻皱眉:“十八,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景生看着前方,眼中已经变得血红,嘴里嘶吼:“娘!娘!”

    江鱼浑身一震,看着那个被吊起来开膛破肚的女人,她、她是傅景生在这个世界的母亲?

    妇人:“十八,这是血食,哪是你的什么娘,你母亲站在这里了,你再这样,母亲要生气了。”

    她轻移脚步,来到这具血肉模糊的身体前,爪子探出,深入眼眶,将一只眼珠掏了出来,扔进了嘴里,又将另一只掏出来,递到傅景生身前:“来,血食的眼珠最脆了,很香的……”

    “娘!娘!”傅景生拼命挣扎,挣扎中,身上被红雨淋烧的伤口裂开,丝丝鲜血溢了出来。

    那具身体还没有咽气,刚刚还惨叫了一声,她微微启开被撕裂的唇,她的舌头虽然被划伤,却并没有割掉,导致她还能发出一点点声音,这些声音,似乎是她聚集所有力气才发出的:“罗…儿……活…去……逃……”

    她吐不出完整的话语,甚至,她用的不是妇人他们所熟悉的语言,这种话,只有傅景生一个人听得懂,还有,看着一切无能为力的江鱼能听懂。

    妇人脸上隐带的笑容消失,她回身上前,利爪一挥,撕下一片血肉,扔到傅景生身前:“吃下去!”

    见傅景生不动,老妪捡起那片血肉,往傅景生嘴里塞,傅景生的眼角溢出大颗大颗的血泪,他不住摇头,闭紧牙关,然而,那老妪不知用什么方法敲开他的牙关,硬生生将那团血肉塞进了傅景生嘴里。

    “傅景生!”江鱼再也忍不住,大声哭叫,她上前,想要摔开这些浑蛋,想要祭出三昧魂链,把这些人都杀个干净。

    可是,她碰不到他们。

    “傅景生!”江鱼徒劳无功的去拉傅景生。

    似乎是满意了,妇人挥手,老妪把傅景生放开,接着,妇人又在那具身体撕了几片血肉下肚,最后,将身体放下来,抹抹嘴:“走吧,让十八在这里好好进食。”

    老妪以及另两名一直没有动过的侍女眼里闪过笑意,簇拥着妇人离开。

    “娘,娘!”傅景生咬着牙,将双臂在地上一撑,咔擦一声,脱臼的手臂回归原处,他跌跌撞撞的将三分之二成骨架的身体抱起来在,溢血道:“娘,你醒醒!娘!”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愈发密集的红雨。

    江鱼陪在傅景生的身边,哪怕傅景生看不到感觉不到,她依然固执的用手臂圈着傅景生,似乎这样,就能给予傅景生一些温暖。

    “傅景生!”

    傅景生在哭,江鱼也在哭。

    “啊!”傅景生紧紧抱住这具身体,他盯着际那轮红色的血月,轻声呢喃:“娘,我会活下去,欠你的,欠我的,我要一一讨回来。”

    轰!

    江鱼脑子一疼,猛的醒过来,睁眼一看,粉色的床单,温暖的气息,熟悉的味道。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傅景生点开台灯,轻轻拍着江鱼的背,声音舒醇温和。

    他亲了亲江鱼汗湿的额头:“不怕,有我在。”

    江鱼哇的一声哭出来,她死死抱住傅景生,任由傅景生如何问,她就是不,只埋头在傅景生怀里哭,刚刚只是梦,只是梦,一定不是她的傅景生经历过的。

    傅景生不知道江鱼怎么了,她哭得他心都要化了。

    “不哭不哭。”他抱着江鱼,一点一点将江鱼的泪珠吻掉。

    哭着哭着,江鱼哭泪了,竟然又睡了过去。

    傅景生察觉到怀里的东西没有声息时,这才发现江鱼睡着了。

    亲了亲江鱼的脸蛋,把江鱼往怀里一塞,搂着江鱼继续睡。

    他以为江鱼在做噩梦,却不知江鱼做的是有关他的梦。

    江鱼再次做梦。

    她一睁眼,印入眼帘的,是红,无边无际的红。

    以及无数惊恐的惨叫。

    抬头一看,还是之前那个梦里的修府,只是,这座府邸此刻已经变成人间炼狱。

    到处是残肢,到处是鲜血,有一种黑色的火焰在这个府邸里蔓延,还有无数怪兽,这些怪兽追逐着这座府邸的人,追上了,便一口咬掉,嘎吱嘎吱,这是恐怖的咀嚼声。

    江鱼刚要往前走一步,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飘浮起来,眨眼是来到一处院子。

    对于这个院子,江鱼很熟悉,上一个梦里,她就是在这里梦醒的!

    她看到了傅景生,此时此刻的傅景生,已经长大了。

    大概二十七八岁,着一身黑色对襟长袍,袖口用金线所织,长发未束,尾端系着发带,在他背后,游移着一条黑色大蛇,那蛇似乎是长在他身体里面。

    傅景生轻轻拍了拍蠢蠢欲动的蛇头,那蛇似乎有些不情愿,最终缩进了傅景生脊背。

    时候不怎么像傅景生,但长大了,却与傅景生长得一模一样。

    唯一不一样的,便是那双眸子。

    傅景生的这双眸子,亦变成了竖瞳,只不过颜色没变,仍是黑色。

    在傅景生身前,跪着一群人,为首的便是那个将傅景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娘吃了的妇人,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江鱼猜想,这个男人是傅景生在这个世界的父亲。

    傅景生朝着这些人微微一笑,不出的风雅俊美,若忽略这周围的环境,仿若翩翩佳公子:“我不喜欢废话,只是告诉你们一声,你们眼中的杂种废物,来找你们了。”

    江鱼奇怪这些人怎么不话,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些人全部割了舌头,不出话来。

    一个狮身人头的‘人’走了进来,来到傅景生身边,恭敬道:“王,全部解决完了。”

    傅景生点头:“把这些也解决了吧。”

    狮身人点头,朝着那群人看去,眼里闪过嗜血的兴奋。

    傅景生指尖一点,指向那个妇人:“她,慢慢吃。”

    狮身人:“放心吧,王,这个女人,我亲自来。”

    傅景生‘嗯’了一声,他背上的蛇似乎有些寂寞,想要出来,傅景生也不拦着,然后江鱼便看到真的有一条蛇从傅景生背上钻出来,游到那群人当中,蛇信子一卷,一个人头便卷进它嘴里。

    那人只来得急发出一声急促的惨叫。

    一直跪着的妇人像是发了疯一样,拿自己的身体去撞大蛇,她不能兽化,已经是个废人。

    但是这条大蛇吃掉的是她孙子,她嫡亲嫡亲的孙子……

    “慢慢来。”

    傅景生交待了这么一句,慢悠悠的跨步出了院子。

    江鱼跟着他一起出去。

    “出来吧,我感觉到了你。”傅景生。

    江鱼:“傅景生,你是在我吗?”她兴奋的在傅景生身前晃手,渴望傅景生能看到她。

    兴奋的她,全然忘记,此刻的傅景生压根就不认识她,如果她真的出现,不定会被傅景生杀了。

    傅景生却皱了皱眉,眼中紫光一闪,低声喃喃:“难道我感觉错了?”

    “王。怎么了?”又有一只怪物走了过来,轻声询问傅景生。

    傅景生再度感觉了一下,却什么也没发现,摇了摇头。

    那怪物也不敢多问,只低声对着傅景生了什么,江鱼没听懂这句话,但她看到傅景生嘴角挑起,露出了森然的笑意。

    这几乎不是她所熟悉的傅景生,但是,她心中却很高兴。

    只有狠毒一点,她的傅景生在这个世界才能活下去。

    跟着傅景生走了一圈后,她以为傅景生让他的那些‘手下’将所有人都吃了。

    但最终,她发现没有,刚出生的婴孩以及两三岁什么也不懂的孩,他放过了。

    至于他们能不能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活下去,就不在傅景生的考虑之中了。

    江鱼想继续跟在傅景生身边,她想知道傅景生在这个世办是怎么死的,是自然死亡?还是人为谋杀?

    她能感觉到,现在的傅景生很强,强到让人害怕,那么这么强的傅景生,真的有人杀得死他吗?

    她更好奇的是,傅景生是怎么成为王的,他这一身诡异的能力又是从哪来的,这些年,他经历过什么。

    江鱼很气愤,为什么这个梦不连贯,她只是醒了一会来,再进入梦中,时间差却隔了这么多。

    然而,无论她多么想在梦里继续跟着傅景生经历他所细历的,可惜,现实中,她再度醒过来。

    亮了。

    她不得不从这个梦里醒过来。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知道后续,撒娇着不想起床,不想上班,想睡回笼觉,傅景生拗不过她,见她眼底青黑,到底心疼,只得让她睡回笼觉,然而,江鱼却再也没有进入那个梦。

    江鱼觉得,是傅景生没陪着她睡,所以她进不了这个梦。

    她拉着傅景生:“你再陪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傅景生迟疑一秒,他等会儿要开一个越洋会议,便见江鱼眼里的哀求,只得展颜答应,这东西,昨晚上一晚都没睡好,在梦里也哭,想到这里,傅景生把江鱼往怀里一抱:“老婆有令,哪敢拒绝。”

    江鱼嘿嘿的笑,抱着傅景生,继续入睡。

    可是,这一次,直到睡到日上三竿,她也没有再入睡。

    到了晚上亦是如此,接连几,她都没再入这个梦,江鱼最终接受现实,或许,那真的只是她的梦而已。

    不是傅景生所经历的。

    但是她对傅景生在那个世界的死耿耿于怀,不住问傅景生到底是怎么死的。

    傅景生无奈道:“鱼儿,我真的不记得了。”

    时间太长了。

    江鱼紧紧抱着他的腰,最终也不再问了:“傅景生,你有我呢。”

    “傻丫头。”傅景生回抱江鱼,“乖宝,告诉我,这几到底怎么了?”

    江鱼在他怀里抬头:“傅景生,我做了个关于你的梦。”

    傅景生微微挑眉:“是什么样的?”

    江鱼:“当然是我们俩相亲相爱的梦啦。”

    傅景生:“真的?”

    江鱼重重点头。

    傅景生轻刮了下江鱼的鼻尖,做的梦真的是他们相亲相爱的内容吗?

    那为什么会哭成那样。

    这几,这东西对他好的不得了。

    傅景生心中隐隐有些念头,却不敢深想,那些记忆,其实已经很破碎了,不值当想起来。

    他现在,有他,有宝宝,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