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番外4 为你们量身定做的剧本

    绮里晔哼了一声。

    “我接这个角色可以,但你拍戏的时候我必须在旁边看着。”

    水濯缨一口答应:“这个没人管你,你爱看多久就看多久,只要别发神经不让我拍戏就行。”

    结果第一场水濯缨和男主演宣奕的戏下来,她就后悔了。

    这场戏主要是水濯缨和宣奕在高山之巅的对话,两人就并肩站在那里,都没有肢体接触。绮里晔果然没有不让她拍戏,但全程站在旁边阴森森冷飕飕地冒着杀气,明明是八月份盛夏的天气,周围的全部剧组人员都感觉像是在冰窖里面一样,全身毛骨悚然。

    水濯缨顶着背后冰刀子一样往她身上扎的目光,只觉得背上寒毛倒竖,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这还是她久经绮里晔的磨练,尚且如此,跟她对戏的宣奕就更是一脑门子的冷汗。平时两人都以常常一遍过的高效率而出名,现在一场戏就被ng了好几次。

    张导在旁边也被这气氛罩得压力山大,把水濯缨叫过来,悄悄跟她说:“能不能让你家那位先离开片场?他在这里,整个剧组都没法好好拍戏了!”

    果然是身份来历不明的神秘人物,看着也就二十岁出头,比当下很多小鲜肉的年纪还小,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气场?

    水濯缨干笑:“我去跟他商量一下。”

    过去跟绮里晔咬耳朵:“你能不能先回去等我?我拍完这场戏立刻就回去!”

    绮里晔扫她一眼:“不是说可以让我在旁边爱看多久就看多久么?”

    水濯缨头疼:“但你站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严重受你的影响啊。以前我们拍这一场戏分分钟就结束了,你在这里,估计拍到明天都拍不完。”

    绮里晔微微挑眉:“我走了的话,谁知道你会拍些什么?”

    水濯缨继续干笑:“剧本不都给你看过了吗,还能拍些什么,再说了到时候拍的剧也要播出来,你一看不就知道拍些什么了?”反正给绮里晔看的视频也可以是剪辑过的。

    绮里晔还是没动,水濯缨不得已,只能出大招,把声音压到了最低:“你先回去等我,我今天的戏拍完回去之后,你可以”

    绮里晔斜眼瞥她:“可以什么?”

    水濯缨狠狠心一咬牙:“为所欲为。”

    绮里晔立刻站起身来,往片场外面走:“记着你答应过这四个字,到时候再反悔的话,别怪我不留情面。”

    水濯缨在他后面泪流满面。

    她容易么她,白天拍戏,晚上还要为了能好好拍戏而献身喂饱某只禽兽。单凭这个演艺界就应该给她发奖,以表彰她为了演艺事业而做出的巨大牺牲。

    还好这个地方她的戏只有这么一场,后面还有好几场戏都不是她的,应该需要拍个两天时间。绮里晔总不至于禽兽到让她两天都起不来床。

    绮里晔的第一场戏在两天之后,水濯缨虽然还在床上瘫着,但放心不下绮里晔,怕他出什么乱子,还是扶着快要断掉的老腰跟他一起到了片场。

    剧组人员帮绮里晔穿上了戏服。张导对于服装道具的要求很高,而且妖神这个角色又是最高boss级别,这戏服简直讲究得出奇。

    跟他在古代时穿的那种浓墨重彩华丽奢靡的大袖宽袍很相似,只是款式更夸张,妖气还要重上许多。用的材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金丝银线珠玉宝石,没那么贵重,但这已经是整个剧里面造价最昂贵的一套衣服。服装设计师的才华弥补了衣服材质上的不足,使得整件锦绣华服看过去比绮里晔在古代的正装更加华丽,更加妖艳,更加出气质。

    这一身戏服穿上去之后,还没上妆,剧组里的众人就已经看呆了。

    难怪张导会点名请绮里晔过来演妖神,这简直就是妖神这个角色为他而生,他为妖神这个角色而生。像是黑色夜幕一般流淌下来的长发,不需要任何化妆就已经如妖如魔般美艳慑人的容貌,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强大、妖魅、慵懒、邪恶的气场

    这种效果拍出来,绝对轰动!

    张导更是满意。他本来在无奈之下还打算不让妖神露脸,现在看来,这脸不但得露,而且要露得格外讲究,毕竟这可以说是能拉起整部剧的颜值水平线。

    绮里晔的第一场戏,是从云雾缭绕的山崖顶端飞掠下来,从湖面上登萍渡水而来。剧组实地取景,找的是一片风景极为优美的山下湖泊,而且是没有人工开发过的纯自然环境,拍摄十分不易。

    剧组人员提前花了好半天时间,才装好吊威亚的装置,正要把钢丝索扣套到绮里晔的身上,绮里晔扫了一眼,说:“不需要这个。”

    动作指导从业十几年来,只听说过演员不愿意吃吊威亚的苦,要求使用替身,从来没听说过演员不需要威亚的话。一脸懵逼:“啊?”

    绮里晔没再理他,直接从十来米高的山崖上飘了下去,浓墨重彩的广袖和衣袂在风中飘浮而起。足尖落到下方湖面上漂着的一块浮木上,轻轻一点,浮木沉入水中,在一平如镜的碧玉色湖面上荡漾开一圈圈涟漪。

    他足上滴水未沾,顷刻间已经犹如一片从天而降的艳丽云霞般,飘然掠过整片湖面,凌波渡水而来,轻飘飘地落到了剧组众人所在的湖岸草地上。

    剧组所有人众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他刚才没吊威压吧?真的没吊威亚,就这么直接从十来米高的山崖上落下,而且还凭空从水面上飞掠过来了吧?

    难不成这真是网上传说的,他其实就是从太空来的外星人,或者是修炼千年化成人形的妖精?

    众人在集体的呆滞之后,又齐刷刷把目光转向水濯缨,水濯缨捂额:“”

    这众目睽睽之下的一飘一掠,让她怎么解释啊?

    “那个轻功你们都知道吧?真的存在,他就会”

    其实在这个世界应该是不存在的,但绮里晔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啊,她只能这么说了。反正世界这么大,未解之谜这么多,出现一个早就已经被人幻想出来的轻功,应该也不过分。

    所有人又是众脸懵逼地望着她:“”

    绮里晔飞掠下来的时候,片场摄像机是开着的,把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然后,第二天的头条上就出现了:“全民妖神竟然会传说中的轻功!”

    全民妖神,就是绮里晔出演徽山志里boss妖神的消息公布出去之后,广大网友们送他的称号。

    这一波新闻又在网络上轰炸出了轩然大波。从视频里可以看到,剧组人员手中还拿着安全带,确实没有给绮里晔套到身上,他就是直接从山崖上落下来的。后来有记者专门来采访仍然一脸懵逼的剧组人员,也证实了水濯缨说绮里晔会轻功的说法。

    众多网友们纷纷确认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妖神真的不是人类!说不定还有其他的能力!难道真的没人知道妖神是什么来历吗?”

    真的没人知道。水濯缨仍然只说了绮里晔会轻功的事实,并没有说他的轻功是从哪来的。绮里晔虽然出演了徽山志,但并不算是真正的圈内人,也并非公众人物,这是他的**,又不触犯法律,自然没有非要公之于众的理由。

    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假的,不过是炒作电视剧和绮里晔本身的一种手段。反正现在绮里晔正在剧组里面,又不可能为此专门开个新闻发布会,来验证他会轻功到底是不是真事。

    水濯缨私底下告诫过绮里晔,轻功已经暴露出来也就暴露出来算了,他的其他武功最好还是藏着,免得惹来麻烦。毕竟现代这个社会,什么居心叵测的势力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她并不希望他表现出太多异于常人的地方。

    徽山志因为取景讲究,拍摄时间用了六个月,从头年九月一直到次年三月。其中女主角的戏份其实不多,水濯缨的戏在一月底就拍完了,绮里晔跟她差不多,拍完最后一场戏,还能赶得上回去过年。

    水濯缨接的片约,就是这部徽山志最大,其他的都是一些广告,很快就可以完成。她本来打算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接新的片约,只出席一些必要的活动场合,在今年内就退圈。

    有绮里晔在,她的演艺生涯没法继续下去,况且她本身也不太喜欢。她出道这么多年来,积累下的财产早就已经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下半辈子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尽管干点其他想干的事情。

    然而徽山志在五月播出之后,收视率一路疯狂飙升,火得一塌糊涂,稳居各大平台热门榜首持续不下。水濯缨饰演的女主和绮里晔饰演的妖神成了人气最高的角色,到处可以看到他们的新闻、段子、表情包、某宝妖神同款披风

    这么两个正红得如日中天的明星和准明星,今年竟然就要退圈,消息一放出来,众人都表示不敢置信不可思议不能接受。粉丝们好不容易找到舔屏对象,尤其是绮里晔,才拍了一部剧就要隐退,网络上成片的大呼小叫声,都求全民妖神留下来。

    上元集团的人为了这事,只差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求两人留下,温秒跑来找他们都不知道跑了多少次。

    “我们是真的不适合再拍戏。”水濯缨一脸无奈,“先不说我,你跟绮里晔现在也算挺熟了,你觉得他这个德行像是适合当演员的?徽山志那是撞了狗屎运,正好有一个角色跟他高度契合,但哪里是每一部影视作品里都有这么合适的角色?”

    她也没法再拍戏。徽山志感情戏不多,换了其他电影电视剧的话,搂搂抱抱吻戏床戏肯定是少不了的,绮里晔绝对不会允许。

    以前她就已经因为这个被绮里晔收拾得死去活来了,现在一想起来还觉得头皮发麻,她绝对不要再去找死第二次。

    温秒一点也不在意,一脸兴冲冲地从包里掏出一份剧本:“放心,你说的这问题现在都不成问题。有一位笔名叫一襟晚照的老司机编剧,是你们的粉丝,舍不得你们退圈,这几个月里特意写了一部剧本,专门为你们量身定做,上元集团已经看上剧本了。你们在里面就是cp,各种酱酱酿酿不可描述的剧情,毁三观碎节操的场面,污破天际的段子,保证合适你们!”

    绮里晔:“我演!”

    水濯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