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九尾凤钗

    下面坐席上的贵女们一个个都看得呆了。容皇后一出现,哪怕是她们当中最自恃美貌的,一下子都被比到了尘土里面去。就算没有一点手段才干和权势倚仗,单凭这样的倾国容色,就足以成为惑乱朝纲的红颜祸水。

    水濯缨前世今生都没有见过惊艳到如此程度的容貌,也是真心服气。这种超越了一切性别、年龄甚至是人类种族的盛世美颜,果然当得起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

    就是实在太妖太邪了。美则美矣,只怕是全身都带着剧毒,一触碰便是致命的危险。

    之前沈则煜给水濯缨说过容皇后的事情。如今的小皇帝元真钰幼时流落宫外,被一户姓容的渔家收养,八岁时才被接回崇安,随同回来的就是这位容姓渔家少女。

    当时先帝缠绵病榻,正是三位皇子夺嫡最激烈的时候。心智只停留在三四岁的元真钰,本来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但那个容姓少女,却代他参加了夺嫡。

    设计让三位皇子自相残杀,一步步扩展壮大自己的权势,扫清一切障碍。仅以两年时间,就扶持只有十岁的傀儡小皇帝登上帝位,彻底架空皇权,自己成为垂帘听政的摄政皇后。

    看如今容皇后的年纪不过双十,三年前成为皇后时,应该也只有十六七岁。一个碧玉年华的少女,就能有这般可怕的手段和能力,前所未见。

    容皇后下了步辇,走到宴席的主位上,整衣就坐。

    她的身量比一般女子高得多,估计足有一米八,放在现代就是九头身超级名模的身材。衣袍太过宽大繁复,看不出身材如何,但单凭这身高就足以碾压古代几乎所有女子,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高贵逼人的气势。

    “各位都来齐了?”

    容皇后似笑非笑,目光在一圈贵女们的身上缓缓扫视过去,像是带着有形的压迫感,扫到哪里,哪里的贵女们就慌忙低下头去,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里面大部分贵女是真的胆小害怕,也有一些性子强硬的,被强行选进宫为妃,满怀不忿,只是忌惮于容皇后,不敢表现出来。

    “会春佳节,大家不必拘谨,该宴饮就宴饮,该游玩就游玩。”

    容皇后懒懒斜靠在座上,没有半点作为一国之母该有的正襟危坐端庄姿态,但丝毫不影响那种优雅华贵的气度。

    旁边一个宫女小心翼翼地为容皇后斟上酒。那酒色清澈纯净,盛在碧绿的翡翠酒盅里面,颜色比这三月阳光还要澄明灿烂上几分。酒香馥郁悠远,犹如万千柔丝牵缠萦绕,绵长细腻之中又透出一股飒然英气,铮烈刚爽,让人一闻之下便熏然欲醉。

    水濯缨之前被沈则煜科普过,认出这是东越特产的一种最难得的稀世名酒,“侠骨柔肠”。整个东越只有一处深山出产这种酒,一年不超过十坛,每酿造一坛酒耗费的原料都要价值上万两白银。容皇后的奢侈程度,可见一斑。

    下面众贵女的面前也都摆上了菜肴酒水,当然谁也没那个心思真正地去吃喝,就干坐在那里艰难地摆个样子而已。

    容皇后对这满场尴尬的气氛视而不见,似乎是根本没把众贵女放在眼里,自顾自品酒赏花。微风拂过,粉白的杏花花瓣犹如骤雨般纷纷扬扬地倾洒在她的身上,原本娇艳粉嫩的颜色,染上那一身靡艳的风情,似乎也多了几分妖气。

    好不容易等到皇后娘娘老人家用餐结束,已经坐得全身僵硬,基本上一口水没喝的众贵女们这才站起身来,准备跟着去游园。

    坐在水濯缨旁边的一个身着白底水红竹叶梅花对襟褙子的秀雅少女,是镇远侯的嫡出千金,董琴珠,这次被选为了四妃之一的贤妃。

    她站起身的时候,似乎是坐太久腿麻了,身子踉跄一歪,差点倒在水濯缨的身上,把水濯缨垂鬟上插的一支垂银丝流苏翡翠簪给蹭歪了。

    “沈妹妹,对不起。”董琴珠慌忙道歉,“我来帮你把簪子插好。”

    她帮水濯缨整理一下头发,仔细地重新插上那支翡翠簪,又道歉了一遍,显得十分温婉知礼。水濯缨微笑道:“没事,姐姐不用在意,赶紧跟上前面的队伍吧。”

    容皇后这时候正乘着步辇,在辞冬园里随意游玩观赏,一点也没有身为主人应该主持全场的意思,只当其他人根本不存在。

    众贵女们不敢自由散开,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就像陪着一条色彩艳丽但是剧毒无比的毒蛇,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水濯缨走在最后,董琴珠本来是走在她前面几步的,半路上停下来整理裙裾,就落到了她的后面。

    “天啊……沈妹妹,你怎么戴了一支九尾凤钗?”

    董琴珠的一声惊叫突然传来,音量放得相当大,走在前面的贵女们,包括容皇后都转过身来。

    她一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这才一脸惊慌地抬手捂住了嘴:“皇后娘娘恕罪,臣女不是要故意喧哗,只是看到沈妹妹她……”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水濯缨身上。她今天穿的是一身湖水染烟色缠枝莲花曲裾,梳成垂鬟的发间的确带了一支小小的黄金发钗,颜色较暗,并不显眼。金钗的造型是一只九尾凤凰,只是式样简洁做工一般,凤凰的姿态也比较特殊,只有注意去观察才能看得出来。

    在东越,凤凰的图样只有皇家女子才能使用,而九尾凤凰则是独属于皇后一人。容皇后有权任性,不喜欢穿正统端庄的皇后凤袍,但头戴的凤冠、乘坐的凤座和步辇上都有九尾凤凰。

    妃嫔只能用八尾及以下的凤钗,她们这些贵女还未经过明天的正式册封,是连凤钗都不能戴的。否则便是无视法令规矩,以下乱上,按律例要被判重罪。

    董琴珠低着头,紧张地用眼角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容皇后。

    沈绣薇那个恶毒的贱人,三年前在一次宴会上,让她当着几乎整个崇安的少爷小姐的面丢尽了丑,害她直到现在还被人嘲笑。以至于找不到满意的婚事,结果被选进宫当了妃嫔,这一辈子算是没指望了。

    后来沈绣薇去了南方养病,她这口气一直憋了三年,好不容易才等到报仇的机会。她让工匠私底下偷偷制作了一支九尾凤钗,趁着刚才假装跌倒的时候插到沈绣薇的头发上,听说容皇后性情残忍狠辣,对于冒犯者尤其毫不留情,没准一怒之下,当场就会杀了沈绣薇。

    远处的容皇后斜斜倚在步辇上,一手支颐,挑眉望着这边。她坐着的时候倒也不显得特别高,但看过来的目光,照样是睥睨地上蝼蚁般的俯视。

    那双眼角微带一抹绯红色的艳丽丹凤眼里面,看不出多少被冒犯的怒意,只是显得十分……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个二十好几的成年男人,看着一群三四岁小女娃子蹲在地上玩过家家时吵架的那种表情,鄙视,无聊,兴味索然。

    ------题外话------

    谢谢六月天蝎的5颗钻石,嬷嬷的60颗钻石,99朵鲜花,1张评价票,月铃兰的2朵鲜花,我是小明同学的1朵鲜花,叶砸的19朵鲜花,索索soso的5朵鲜花,浮华暗淡的5朵鲜花,极光的50朵鲜花,将军的5朵鲜花,可可的6张评价票!

    好多花钻,又是幸福地被砸死……

    文正在首推,求追文!求追文!求追文!千万不要养文!数据对新文真的很重要,一养就会死翘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