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新来的佣人

    迤逦的床幔垂下玫瑰红流苏。

    黎七羽睁开眼,头很痛,想不起自己是谁,这是哪?

    她爬下法式大床,跌跌撞撞地走出起居室。

    长长走廊,繁复地毯和雕绘宛如天宫……

    “嗯唔……”

    有人的声音?

    尽头一片明亮,黎七羽不自觉往声音发源地走去。

    她找到一扇虚掩的门,才走进去就被香艳刺激的画面惊住了,脸颊也发烫起来。

    全躶的女人很美,肌肤白皙,香栗色长发,修长双腿盘在男人窄劲的腰上。

    男人转过脸看到她,眼神犹如鹰镬到猎物。

    他单腿跪在黑紫沙发上,五官隽秀,极其英俊,结实紧绷的身材性感迷人。

    黎七羽明白她闯入了禁地,唇角微微一扯,打破尴尬的氛围:“我是新来的佣人,请问需要毛巾吗?你们全身都是汗…………“

    “……”

    “ok,看来不需要服务,打扰。”

    黎七羽退了几步,正要带上门,男人挑笑嗓音响道:“拿来。”

    拿什么?黎七羽身形一僵,硬着头皮拿了毛巾走去。

    她目光避讳,放下毛巾正要走,沙发跌宕一动,男人胯下长腿站到她面前,浑身一丝不挂,邪气斐然的唇勾起笑:“擦干净。”

    黎七羽蹩了眉,昂着小下巴,淡漠的目光盯着男人的脸。

    “新来的佣人,听不懂我的话?”

    小手抓着毛巾在他的身上胡乱擦拭着。

    “还不够,继续擦。”薄野薰俯视她,眼眸含着似笑非笑的深意,“用你的手擦。”

    黎七羽恼火,将刚刚擦过男性的毛巾,在他唇上重重擦拭了两下!去死,色狼!

    “……”

    未等男人发怒,毛巾按在他脸上,飞快逃出房间。

    “二少……”全躶女人起身,妖娆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她是谁啊?”好大的胆子。

    薄野薰眼神一眯,大拇指擦过唇上的涩味:“薄家少奶奶。”

    “你嫂子?”女人惊愕看向某处。

    薄野薰也笑望向法式书桌:“哥,你看到了。”

    层叠的书架下,厚重法兰绒帷幕密不透光,薄夜渊翻阅着合约,长腿叠搭,散发出王族贵裔的气息。

    两个男人,两张一样的面容。

    薄野薰透出张狂的邪,薄夜渊是地狱王的恶。

    “她变了,有点意思。”薄野薰若有所思——黎七羽平时看到他像避瘟疫一样,今天竟敢挑衅?

    “别管她了,二少我们玩点更好的乐子……”女人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再撩拨薄二少,跪在他身下,肆意地挑逗他的浴望……

    “出去。”啪,薄夜渊合上文件夹。

    薄野薰长指抓住女人的头发,邪魅舔唇:“哥你忍不住了?不介意让给你吃?”

    女人紧张起来,发出猫一样的嗓音引~诱:“是啊大少,要一起玩吗?”

    薄夜渊眼眸掠过戾气,浑身的杀意让她寒颤——“滚。”

    “啧。知道你不玩女人,连小嫂子都不上。”薄野薰抬了抬手,打发女人离开,随意靠着书桌拉上裤链,“都说双胞胎有共同感应,我受伤,你也会痛么。哥,我玩女人的时候,真好奇你什么感觉?”

    薄夜渊拿起无声听筒,按下内线——

    他当然没有错过刚刚的好戏,他的妻子当着他的面,擦拭小叔子的身体。

    她今天不止大胆,神色也很奇怪。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电话那端传来老奶妈佩蒂恭敬的问话。

    “把夫人带上来。”

    ……

    黎七羽绕过天宫般的走廊,罗马柱盘旋着阶梯一层层蜿地。

    一个中年妇人守在楼下,身着黑长裙仿佛教堂修女,颧骨极高,刻板而威严:“少奶奶去哪,大少爷在二楼等你。”

    少奶奶?“我结婚了?”黎七羽难以置信。

    妇女身后跟着几个佣人,第一时间冲上来架住她的肩臂。

    ※※※《禁爱总裁,7夜守则》QQ阅读首发※※※

    “放开我,带我去哪?”黎七羽愤怒挣扎,被带回那间书房。

    一股男女缠绵过后的气息弥散……

    房间里没有通风,暧~昧的味道浓重。

    黎七羽被推佣人倒在地:“既然叫我少奶奶,谁给你们权利推我?!什么少爷?叫他出来见我!”

    “脾气不小。”低醇的男音传来,很好听。

    “少爷。”佩蒂奶妈尊敬称呼。

    黎七羽抬头,看到高背椅上阴暗坐着的男人,一只手搭在桌上,长指一根根击打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是你?”黎七羽倒吸口冷气,“我怎么可能瞎了眼嫁给你?”

    “因为你很爱我。”薄夜渊偏着头,似笑非笑。

    “不可能!”黎七羽站起来,背脊挺得笔直,冷硬瞪着薄夜渊。

    从他冷漠讥讽的脸上,她明白以前一定过得很惨,连下人都敢轻视。

    “薄太太,你想方设法跟我**的计谋失败了……”

    “你那颗黑蘑菇都长毛变质了,吃了有毒,我才没兴趣。”她刚亲眼看到“他”跟女人欢情,还叫她替他擦拭!无耻、恶心!他根本不配做她的丈夫!

    薄夜渊眼眸发沉,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你做错了事不知悔改,还敢骂少爷!”佩蒂奶妈震惊。少爷平时对这女人冷漠极了,这次要不是她哭闹自杀,根本没空理她。

    “大胆,我少奶奶是你一个下人数落的?”黎七羽冷厉的视线扫过去。

    佩蒂奶妈一怔——黎七羽今天的反常,实在难以揣测。

    “自杀未遂,”豹一样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嘴角噙着冷笑走来,“这次要玩什么花样?失忆?

    黎七羽眉头越皱越紧,她自杀了?

    “不要以为用性命要挟,我就会碰你。”

    “那就离婚。”黎七羽眯起眼。

    薄夜渊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带着烟草的气味:“你让我越反感了,黎七羽。”

    黎七羽翻了个白眼:“离婚还反感?你这么讨厌我,应该很高兴才对……”

    薄夜渊深凝她,在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那种痴痴爱慕他的神情。

    **

    新书很稚嫩,求关怀呵护~

    小龙扣扣:917528625

    推荐另两本小说《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傲娇总裁,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