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怪我昨晚太用功?(求收啦!)

    “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竟敢让我和奶奶就等你一个人!”

    不悦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沈梦柯这才注意到自己又出了神,看着出现在落地镜里面的男人,响起他口中的那个奶奶,心中忽然生了一点莫名的胆怯。

    她和镜子里的他对视了一眼,然后从容的拿起粉扑又往脸上铺了一层,口气淡然得回道:“让你们等我是我不对,不过谁让你昨天像头蛮牛一样,起晚了也不能怪我不是?”

    “呵!这是在怪我……昨晚太用功吗?”

    男人暧昧的撩起她的一丝头发,引得沈梦柯不可抑制的一阵轻颤,暗自咬紧了牙齿,才算是忍了下来。

    华远晟轻轻的往她颊边嗅了嗅,忽而轻声问道:“怎么样?昨晚计算了时间了吗?可还满意?”

    两句话让沈梦柯努力维持在脸上的镇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扑了一层粉的脸瞬间涨红,昨晚的记忆倾巢而至,她恨不得找雷劈死自己!

    昨晚……昨晚她怎么就想了那么一个形容词呢?这到底算不算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瞥见男人脸上那一抹促狭的笑,沈梦柯立刻决定了不管这热烧得自己多难受,还是决计不要认输!

    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镇定自若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道:“还有啊,你看你那好情人给我上的这色儿,你这是出去想让我丢我爸的脸呢,还是你自己的脸呢?”

    爸这个字,沈梦柯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越叫越上口了,难道一回生二回熟也可以这么解释?

    其实,脸上的这伤昨天被他莫名其妙的上了药,今天已经算是最好的了,至少还结了痂,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

    见女人装聋作哑,将她的羞赧收在眼底,华远晟唇角微微一勾,又落下,也没追问,更没理会她的这夹枪带刺的话,手捏着她的下巴,幽幽的目光端详了一下她的这张脸。

    唇边又是一个讥诮的笑,“我看你这脸,你爸是丢不着了,至于我的脸,也就更加没有让你来丢的份儿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自己看看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看着自己的那张脸,沈梦柯难免又是一阵出神。

    原本,沈梦柯以为自己一米六八已经算是高挑的了,可这会儿往他的身边一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一样可以这么小鸟依人。

    高大的身形像与生俱来的王者,随时都散发着一种高贵的不可侵犯的气势,棱角分明的五官如同最好的雕刻师精雕细琢出来的。

    冷硬的脸部线条,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容不得他人的忤逆。

    只是,他这唇太薄,薄唇的男人也薄情,眼神也太过犀利,没有一丝柔和,让人感觉随时都有一种被他抽筋薄皮的错觉。

    她,当初到底是看上了他那儿了?怎么那么死心眼?两年了都!还忘不了?

    “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