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亲自动手

    看着桑锦程诧异的眼神,桑锦月勾唇浅笑,“边疆的将士们的命可比他陶啸吟的命值钱多了。”

    话落,桑锦月站起身,“走了,宫门马上就要开了。”

    桑锦程看着桑锦月从雷燕飞的手里接过缰绳,飞身上马,直接从院子里骑马奔着大门而去。

    “这里是内院。”桑锦程大喊一声。

    桑锦月没回头的挥挥手道:“只此一次。”

    桑锦程摇摇头,宠溺的笑了。

    雷燕飞一怔,这等他追到大门外,桑锦月都已经到宫门口了。他为难的看了眼桑锦程。

    桑锦程摆摆手道:“赶紧追上去吧,只此一次。”

    得到桑锦程的同意,雷燕飞也上马追了上去,手里还提着桑锦月的长枪。

    桑锦月打马到了二门前,二门的高度她骑在马上过不去,一蹬脚蹬,身子高高的跃起,从二门上翻了过去,正好落在从门里飞奔而过的骏马的身上,马嘶鸣了一声,表示对主人的赞赏,桑锦月愉悦的笑着打马奔着大门去了。

    雷燕飞到了二门前,他可不能像桑锦月那么嚣张,所以就侧身伏在马肚子上,轻松的过去了。

    一路上早起收拾院落的家仆,看着桑锦月打马而来,吓得赶紧的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守门的家仆一看见远远传来的马蹄声和马上那黑色的身影,就知道是二少爷桑锦阳,赶紧把大门给打开了。

    桑锦月和雷燕飞一前一后的飞奔出大门,奔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天还早,就是早朝也要一个时辰后才开始呢,路上更是没有什么行人,两人简直是畅通无阻的飞驰在墨都的街道上。

    忽然,前面的街道上落下几十道身影。

    桑锦月勒住缰绳,骏马高高的扬起前蹄,嘶鸣着停了下来。雷燕飞也在她的身旁站住。

    “黑衣蒙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啊。”

    “侯爷说的是。”雷燕飞笑着附和桑锦月,很自然的就从将军改口成侯爷了。

    “你上还是我上?”桑锦月又道。

    “还是属下来吧,这些个跳梁小丑哪里用侯爷亲自出手。”

    两人无视众人的对话,让对面的人还没出手就要被气个半死了,这幸亏没吃早饭呢,如今饱饱的了。

    “算了,还是本候爷亲自来吧,刚回来就有人看本侯爷不顺眼,难道以为本侯爷的一身功夫是摆设不成?”

    “是该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侯爷不是好惹的。”

    “燕飞啊,你滑头了咯。”

    “跟侯爷这么多年了,怎么着也要学两手。”雷燕飞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呵呵,长枪。”桑锦月一伸手。

    雷燕飞手中拎着的长枪立即扔起,下落的方向正好是桑锦月的手心,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她的手里。

    桑锦月接住长枪,一夹马肚子就奔着前面的黑衣人而去,手中沉重的长枪在她的手里犹如小孩儿的玩具一样,对面的黑衣人只听得长枪带动的呼呼风声,呼啸着奔他们而来,黑漆漆的长枪只能看见几道影子,这枪舞动的是有多快啊!

    黑衣人惊诧桑锦月的能力,更惊恐桑家九影枪法的厉害和强大,顿时各个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手中的剑都举到了与眼睛平行的位置。几十人呈包围的状态,等候桑锦月入围。

    不远处,一片屋脊桌上,一道白色的身影负手而立,眼眸淡定的落在桑锦月的身上。他的身后跟着一身蓝袍的墨竹公子。

    “玉世子一大早的不睡觉,就为了来看刺杀的戏?”

    “本世子叫你来的吗?”

    “你就不能客气点,怎么着我也是你表哥。”

    “不认识。”

    “你……”墨竹公子看了眼姬玉痕把后面的话噎回去了。

    他的目光落在桑锦月的身上,“以他的聪明不会想不到今天进宫的路上会有人截杀他吧?怎么就带了一个人来?”

    “用不着。”

    用不着?墨竹公子看了眼对面几十人,又看了看根本就没准备上前的雷燕飞,嘀咕道:“看来有眼福了,可以见识一下桑家的九影枪的威力了。”

    姬玉痕没有言语,凤眸紧紧盯着冲向对面人群的黑色身影。

    桑锦月唇角勾着不屑的弧度,就在进入包围圈的同时飞身而起,手中的长枪快速的刺出,九道枪影闪过,只听得一声声的闷哼声,十几人就已经躺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而黑色的骏马没有停留的冲出了包围圈,然后安静的站在包围圈外面等候主人,这么通灵性的马根本就没有人见过。

    墨竹公子连声称赞,“好马!好马!”

    桑锦月手执长枪缓缓的落在包围圈中,看着对方一下子就少了三分之一的人不满的嘟囔道:“一个月没用枪而已,居然手生了。”

    墨竹公子诧异的张大了嘴,这样的战果还手生了?

    就在他惊诧的同时,桑锦月已经又飞身而起,脚下的步伐急速而不乱,手中的长枪快的他已经数不过来有多少道影子了。等桑锦月停下来的时候,刚刚还鲜活的几十条人命已经声息全无了。

    桑锦月落在黑色的骏马上,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太血腥了!”墨竹公子感叹道。

    “这还血腥,比之战场上差太多了。”姬玉痕凤眸怜惜的看着坐在马上的人儿。

    墨竹公子顿时无言了,他的心里瞬间翻江倒海的翻腾起来,听说和亲眼所见根本就是两码事,自己虽然有青腾族第一公子之称,有着博古论今之才,可是毕竟没有亲临过战场,眼前的一切自己就觉得血腥了,战场上的情形可想而知。

    这么一想,他佩服的看向骏马上那个穿着黑袍的少年!果然名不虚传。

    “侯爷,如何处置?”雷燕飞打马来到桑锦月的身旁。

    “朗朗乾坤,青腾国都城,居然有人敢当街截杀当朝侯爷,我看皇上的京衙卫首领该回家抱孩子去了。”

    桑锦月声音很是好听,却让隐在暗处的人不禁浑身上下打了个寒战,偷偷的溜了。

    “侯爷,人已经溜了。”雷燕飞悄声的道。

    “嗯,你不用跟着我了,将这些人都送去京衙卫,拿着皇上给的俸禄不干活怎么行!”桑锦月手提长枪打马继续向皇宫而去。

    雷燕飞一招手,暗处立即出来了几十号人,一人扛起一具尸体,眨眼间就消失了身影,雷燕飞骑着马掉转马头奔着京衙卫官衙而去。

    墨竹公子看的眼中都是兴奋的神色,一回身,身边哪里还有姬玉痕的身影,“这家伙,走了也不告诉本公子一声。”

    他扭头往滕王府的方向飞跃而去。

    桑锦月来到宫门口,立即有人引着他进了皇宫,看着比昨日戒备森严的皇宫,桑锦月心里冷哼了一声,这是非要今天要她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