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我对你没兴趣

    厉南爵牵着他儿子的时候,人显得温和了很多,看着不像之前那么冷漠。

    他也看到了顾小念,停下脚步,摸了摸厉小天的头:“天天,妈咪就在那里,你自己过去和她打个招呼。”

    小男孩慢慢抬起了头。

    看到顾小念,他漆黑柔亮的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激动和好奇。

    他咬着唇角,盯着顾小念看了一会儿,转过头看向厉南爵。

    厉南爵勾了勾唇:“怎么了?之前不是一直说想妈咪了,现在妈咪回来了,你不高兴?”

    厉小天摇头。

    “那就过去和妈咪打个招呼,嗯?”

    厉小天再度将目光转向顾小念。

    看得出来,他有点紧张。

    被厉南爵牵着的小手紧了紧,他松开手,慢慢朝顾小念走了过去。

    走到她面前,咬了咬唇,仰着小脑袋,乌黑的眼眸看着她,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妈……妈咪。”

    顾小念之前就想过厉小天长什么样。

    她觉得就凭着厉南爵那张脸,他儿子的基因就不可能差。

    但真正看到厉小天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这小家伙长得未免也太漂亮了吧。

    精致漂亮的小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眼睛又大又清澈,水汪汪的。

    这张脸……和厉南爵俨然就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小小年纪,就长了一张祸水脸,别说是能迷惑小女孩,就连她这种大龄怪阿姨看了也有点把持不住。

    啊啊啊!

    实在是太可爱了好么。

    白白嫩嫩的包子脸,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掐一把。

    唯一的缺点就是小家伙看着太瘦了点,气色也不大好。

    想到厉南爵说他生了病,每天都得吃药打针,顾小念的心里就没由来的心疼了起来。

    她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厉小天的头,柔声说:“天天,对不起,妈咪应该早点回家的,你怪妈咪吗?”

    厉小天摇头,发亮的眼眸一直看着她,一激动,小脸蛋微微泛红:“你真的是我的妈咪吗?”

    厄……

    顾小念下意识的朝厉南爵看去。

    要她欺骗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她真的不忍心啊!

    还好厉南爵看懂了她的眼神,他迈着大长腿走过来,长臂一伸,将顾小念搂到了怀里。

    “她当然是你妈咪,以后她就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厉小天一直看着顾小念,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别忘了你昨晚答应过爹地什么,如果你做不到,妈咪就会离开。”

    “不要!”

    厉小天冲过去抱住了顾小念。

    小胳膊只够抱住一半,却牢牢的抱着,不肯撒手。

    “妈咪不要走。”他紧张又害怕的望着顾小念,小眼神可怜巴巴的,“天天会听话,乖乖吃药,乖乖打针,乖乖吃饭,乖乖睡觉,妈咪不要再走了,天天不要你走。”

    顾小念的心,顿时柔成了一滩水。

    她想也不想的就说:“妈咪不会走,妈咪以后都不会走了,会一直陪着天天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想太多。

    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回应。

    厉南爵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眸色微动。

    “天天,你妈咪刚回家,现在很累,你乖乖去睡午觉,睡醒了再来找她。”厉南爵将儿子从顾小念身上扒下来,让管家牵着去睡觉。

    厉小天不肯走。

    他眼巴巴的望着顾小念:“爹地,我想和妈咪待在一起。”

    看出了小家伙内心的不安,顾小念上前,摸摸他的头安抚道:“妈咪答应过你不会走,就绝对不会走,等天天醒了,妈咪给你做好吃的。”

    果然如她猜测的那样,厉小天是怕她会离开,才不肯去睡觉。

    得到了她的保证,他便乖乖跟着管家离开了。

    ……

    回到房间后,厉南爵扯掉领带,解着衬衣的纽扣。

    顾小念一看他在脱衣服,脸一红,忙转过身,恼羞道:“喂,你下次脱衣服之前可不可以先跟我打个招呼。”

    好歹她也是个女人,他是不是该稍微回避一下?

    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

    他脱掉衬衣,露出结实的上半身,饱满的胸膛上肌肉性感诱人。

    “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你早就看过了,还害羞什么。”

    “谁看过了!”

    “那天晚上,你没看?”看她耳朵都红了,他勾了勾唇,转身走去更衣室,拿出家居服穿上。

    那天晚上……

    顾小念又羞又气。

    她当时被下了药,脑子昏昏沉沉的,哪里还记得什么。

    厉南爵换好衣服出来:“我去书房,你累了可以先睡一觉,有事就找林管家。”

    他从顾小念面前走过。

    换上家居服的他,看起来很不一样。

    深灰色的v领薄毛衣,下面是一条宽松的白色运动裤,显得随性了很多,不再让人觉得那么难以接近。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身材,宽肩窄腰大长腿,比很多模特的身材还要好得多。

    什么样风格的衣服,都能轻松驾驭。

    顾小念心里暗暗感叹,从外貌上来说,厉南爵真的是一个长得很养眼的男人。

    “哦。”她应了一声,看了下房间里唯一的大床,问,“这房间里怎么只有一张床?”

    厉南爵都走到了门口,听了她的话,脚步一顿:“当然只有一张床,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啊!

    顾小念:“……你不会告诉我,我们得睡一张床上吧?”

    “没错,这里只有一张床。”

    “这间卧室这么大,你再让人弄一张床进来。”

    开什么玩笑,她只答应和他做名义上的夫妻,同床共枕这种事情怎么可以!

    他忽然笑了一下,凤眸微挑,笑意带了几分邪魅:“怎么,你担心自己按耐不住占我便宜?”

    “我占你便宜?哈,这怎么可能!”

    “那你怕什么?”他挑了下眉,“我说过,我对你这种类型的女人没兴趣,你就是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产生冲动。”

    作为一个女人,被他这么嫌弃,顾小念忍无可忍。

    她紧了紧拳头,气得涨红了脸:“没兴趣?那你还跟我上床,那天晚上是我逼着你产生反应的吗?”

    这该死的男人。

    要不是他嘴太毒,她也不想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