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冬冬被人惦记了

    离开泰山景区,凌阳肚子也饿了,就去附近长了个饭店吃饭,大晚上的,每个馆子不说人声鼎沸,至少也是呼朋引伴,凌阳一个人孤零零地来吃饭,还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相互瞪成斗鸡眼的宠物,分外引人注目。

    就是服务员也忍不住打量一身火红皮毛的冬冬,及一身雪白的无忧,狐狸向来长得美丽,柔软发亮的皮毛,那明媚的大眼,那秀气挺直的鼻子,那人性化的表情,无不让人内心柔软,母性大发。

    而雪貂也让人爱到不要不要的,小小的身板儿,缩在主人肩窝处,时不时趴啦着爪子,偷瞄冬冬一眼,见冬冬瞪自己,又赶紧把小脑袋窝在主人的脖颈处。

    服务员看得眼都直了,又羡又妒地问:“这是你养的宠物?”

    凌阳嗯了声,把无忧从肩膀上拉了下来,放在桌上,拿着菜单,大致看了下,点了几道菜。

    服务员说:“你一个人,吃得下这么多?”

    凌阳指了指在大一小两只盟宠,“我的宠物比我能吃。”

    服务员下去了,而凌阳这两个盟宠杀伤力果然强悍,很快就集了百分百的回头率,一些女性同胞走过路过,无不投来惊艳的一瞥,发现凌阳这个主人长得又帅,看起来也符合高富帅的特征,无不上前想借宠物的名义与凌阳交谈。

    冬冬不喜欢被人摸,再来狐狸向来胆子小,加上以前也曾被女人害过,因此一瞧到女人靠近,就吓得赶紧往凌阳身上躲。那可怜无助的模样,惹得围观之人母性泛滥,恨不得揉进怀里狠狠地亲上一口。

    凌阳把冬冬揽在怀里,对一个口气有些凌人的年轻女子说:“抱歉,我家宠物不喜被生人碰触,有时候逼急了还会咬人。”

    这年轻女子凌阳还是有些印像的,只是先前就有个不愉快的接触,凌阳也就假装不认识她。

    年轻女子的记忆力相当好,也认出了凌阳,脸色一沉:“居然是你,你那个保镖呢?”四处望了望,也没见到戴维的身影,就不怀好意地看着凌阳。

    去年在GZ某处海边,她和随行的男性同伴的保镖可是让这男人的外国保镖打惨了,只是回去查了半天,也没能查出所以然。不多久,她那位男性同伴的父亲就被双规了,就更没法子彻查凌阳的身份了,这事儿就不了不之。她也快把这事儿给忘了,想不到今天来大陆旅游,居然又碰到了这个二世祖。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明明自己就是个仗势欺人的二世祖,却还有脸指责别人。

    凌阳想了半天,才明白她嘴里的保镖指的是血族亲王戴维,淡淡地道:“没带。”

    这女子叫路丹丹,港岛那边的千金小姐,打扮洋气,衣着也极是精致,光手上那个小巧的腕包,就价值连城了,闻言松了口气,那个外国保镖给她印像太过深刻,她的保镖个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可在那个外国保镖面前,却像豆腐一样不堪一击。一听凌阳说没带保镖,心头就闪过某些报复念头。

    她目光在冬冬和无忧身上来回扫视,说:“你这宠物多少钱,我给你买了。”

    冬冬一听,身子更是往凌阳怀中偎去,可怜巴巴的模样,生怕凌阳会抛弃它似的。

    围观的人啧啧称奇,称这狐狸居然听得懂人话。

    凌阳看她一眼,淡淡地道:“抱歉,多少钱都不卖。”

    路丹丹昂着下巴:“先别忙着拒绝,我开的价钱,绝对不低。”她比了个数字。

    “就是给我一百个亿,我都不会卖。”凌阳淡淡地说,“我不差钱,所以请死了这条心吧,不过出于好心,我还是提醒你一下,回去好生孝敬长辈,最好让长辈早早立下遗嘱,说不定会多得些遗产,也省去诸多麻烦。”

    路丹丹口音带着GZ口音,身上洋气十足,又还有保镖随行,应该是港岛那边的富豪,少女日宫部位有些晦暗不明,这女子不远处那个中年男人,明显是少女的父亲,该中年人日宫部位明显有一股死气,表明该中年男子的父亲,也就是女人的爷爷,将会因病去逝。

    观这对父女的面容,都是背靠祖荫的人物,中年男子也并非独当一面的主,因此凌阳推算出,这对父女尽管有钱,但家族财富应该还掌握在上一辈手头。

    路丹丹杏眼一瞪:“你怎么说话呢?”

    凌阳微抬眼皮,一边安抚着惊吓的冬冬,一边说:“我的话尽管不好听,但说得是事实。若是不喜欢听,大可离我远些。”

    “你,你这人长得干干净净的,想不到说出来的话这么欠抽。”路丹丹气得跺脚,“你们大陆人,没一个是好的,全是没素质的。”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这路丹丹果然是港岛那边的。

    周围人也自觉无趣,各自离开。凌阳揉着冬冬的脑袋,说:“你呀,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那么胆小?”

    冬冬才出生一个月,母亲在外觅食过程中,就再也没回来过了,冬冬饿着肚子出了窝,看到有个妇人,就带着善意向那妇人求救,那妇人先是慈眉善目地把冬冬引到身边,却趁其不意,用裙摆把冬冬缠住,抱回了家,并逢人就说,这狐狸居然妄想勾引她。要不是凌阳不忍心,用了二两银子救下了冬冬,说不定冬冬早就被人抽皮炖了吃了。

    之后,冬冬对女人天生就带着畏惧。

    冬冬挂在凌阳肩膀上,不忿地说:“它身上有股骚味儿。”

    凌阳失笑,指着它腋下,“你小子身上才有股骚味儿好不好。”狐狸身上都会有股狐臭,遇上天敌后才会释放,平时候也闻不到。

    冬冬不服气地说:“我的不同。”

    凌阳拍了拍它的脑袋,说:“修炼了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胆小?”无忧都比它胆大。

    冬冬很是委屈地反驳:“人家哪叫胆小,只是警惕心比较强嘛。”

    果然一朝被人害,百年都怕人。

    无忧不屑地看了冬冬一眼,耀武扬威地显摆了自己的爪子,表示它都不怕人的。

    冬冬没有理会无忧,又生气地对凌阳道:“那女的说要找机会来偷我。”狐狸耳朵尖,加上又修炼数百年,听力自是灵敏,隔得老远,也听到了让它大为气愤的话。

    凌阳呵呵一笑说:“那就让她偷你呗,你还怕她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