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你属树懒的吗

    “唔,”他说:“不像话。”

    “对吧?对吧?你自己也说不像话吧?”宫五终于找到了同盟,“怎么能让我赔一千万呢?我看起来像是大款吗?我一看就是个穷逼啊!我的命很苦啊,我孤苦一人,从小没爹,我妈不管我,我穷的叮当响,我……”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最后总结:“帅哥,你高抬贵手,别玩我玩得这么狠行吗?”

    眼前的男人视线慢慢从鉴定报告上移到她身上,漆黑的眼眸看向她,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和善,他慢条斯理的出声:“有意思。”

    宫五一呆,被发现了?(ㄒoㄒ)//

    她虽然夸大其词,但是不应该这么快就被发现啊?

    宫五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撒谎了,虽然我穷,其实我存钱罐还是有一点小钱的,我妈也不是什么都不管我……我不是孤苦一人,其实还有个四哥对我挺好的……”

    她面前的男人盯着她看了下,笑了笑。

    他不但说话动作都比人家慢,就连语速都慢。他把鉴定报告递回给她,慢条斯理的说:“没关系。”

    宫五抽了抽嘴角,问:“帅哥,你属树懒的吗?”

    他似乎没明白什么意思,一双黑漆漆的眼盯着她。

    宫五恨不得打一拳在他脑袋上,让他行动快点:“你这样很不对你知道吗?打个比方,有人摘了个毒苹果,结果你跟人家说吃……那人已经咬了两口,被毒死挺尸了,你才说……吃、不、得!这是故意杀人知道吗?”

    这人听她说完,然后他依旧脸上带笑,慢条斯理的开口:“我很抱歉。”

    宫五瞪眼,突然好奇他跟女人嘿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嘿——停一下,然后咻——,再停一下……这样循环下去,他老婆会不会欲求不满给他戴绿帽子啊?

    下意识的看了眼他头顶。

    参天大树,绿油油的一片,好应景。╮(╯▽╰)╭

    言归正传,宫五时刻谨记自己的任务,一千万。

    “帅哥,你也觉得我说的对,那这一千万的赔偿……”她使劲瞪圆了眼,希望他能看到她眼中的真诚。

    然后,宫五就看到他抬头,看向身侧的人,问:“车在谁名下?”

    身侧那人立刻把本就站直的身体又挺了挺,恭敬道:“先生,车是登记在夫人名下的。”

    宫五瞪眼,他不是车主?

    宫五炸毛:“你怎么不早说?你这样太可恶了!你玩弄我纯洁的感情,欺骗我幼小的心灵,不是你的车你都不说一声,害我浪费那么多时间,老娘都穷成这样了,你们这么多人大男人欺负我一个人……”然后她扫了眼周围,最后视线定格在面前这人的脸上,骂他:“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周围的人纹丝不动,对面的人动了,他看向身侧的人,“笔。”

    一直签字笔送了过来,他伸手拿过来,略略弯腰,重新拿过她手里的鉴定报告,身侧的人已经捧了签字板垫着,他握着笔,抬手在纸上写了什么,签字之后,还盖了一个圆形的、花纹繁复的红色印章。

    他慢条斯理的做完这一切,宫五也不骂了,傻呆呆的站着,然后那份鉴定报告递到了她手上。

    宫五低头,使劲看着那份报告,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一长段话,但是她一个都不认识。

    因为写的是英文。

    宫五看看报告,又看看他,一脸茫然。

    身侧那个捧着签字板的年轻男人解释:“您只需要赔偿损坏的车钱,至于其他和您没有关系。”

    宫五一听,顿时觉得毛孔都舒坦了,恨不得再让狗追一个来回:“真的?”蹭蹭后退两步,对着他弯腰鞠躬:“您真是个大好人,我刚刚不应该骂人的,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是笑了下,笑容温文儒雅,轻轻点了下头以示听到了。

    宫五小心的把鉴定报告塞到包里,拍了拍,满心欢喜,“再见,你会有好报的!”

    她喜滋滋的转身,朝路边一跳,对看了半天热闹的段潇招手:“潇,我们走了!”

    跟段潇勾肩搭背,嘎嘎笑着,螃蟹似得横着走,去找罗小景,走到半截她回头瞅了一眼,发现那群人已经散开,各自回到车上,车队正缓缓启动,陆续开了出去。

    段潇对她伸大拇指:“五啊,你为了钱真是拼了。”

    宫五深以为傲,“那是。小景在哪啊?”

    “前面那站台呢。”

    罗小景果然坐在站台的椅子上打盹,段潇过去使劲拍了他一下,“小景,凯旋而归!”

    “啊?”罗小景蹦起来:“不要赔钱了?”

    宫五摇头:“要赔,但是赔少啦!”

    她来的目的达到了,这就足够她乐一天了,“我要回去找步生,让他把一千万给我,我赔了修车费,其他钱都是我的!”

    宫五掐腰大笑,得意的头发差点飞起来。

    三人等了公交车回去,宫五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步生。

    她站在步家公司的大楼下,手里捏着的是步生的名片,抬头看看名片上的字,又看看大楼的招牌,咂咂嘴:“步生好有钱啊!”

    整幢大楼都是步家的,现在房子这么贵,这大楼得值好多钱吧?

    她傻呆呆的看着,然后挺了挺小腰板,进了大门,结果被人拦了下来,“对不起小姐,需要您出使工作证。”

    宫五“啊”了一声,“我找步生。”

    “请问您有预约吗?”

    宫五摇头:“预约啊,我没他电话,要不然你告诉我,我给步生打电话约行吗?”

    “对不起,如果您没有预约,那不能进去。”

    宫五站着,看看时间,问:“你们几点下班啊?那我在门外等着总行了吧?”

    “五点下班。只要不进去,你爱怎么等就怎么等。”

    于是宫五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步生下班,反正时间也快了。

    抱着膝盖打盹,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身边热闹起来,她抬头一看,发现原来大家都下班了。

    她揉揉眼,手托腮等着,果然没多久就看到步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