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章 问错问题也叫性骚扰

    他这近一米九的身高,她竟然让自己睡那只有一米六宽的阳台。

    真是忍不了了!

    龙澈怒了,脸上却笑了!指了指阳台,又比量了一下子的身高,神态从容,唇角调侃,眼神却犀利:“你觉得这能成正比吗?这能镶进去吗?”

    “……宽度不够,咱有高度,你当壁虎挂在墙上睡。”佟瑶拖着一大袋垃圾出了卧室,从容路过。

    龙澈无语翻了一下眼睛,懒洋洋的倚在门框上,“佟警官,你挂上去,先给我打个样。”

    “砰”的一声佟瑶甩上了房门,走了。

    无视?龙澈忍了!

    龙澈凤眼一挑,瞄到了卫生间!长腿一跨,走了进去。

    这也叫卫生间?

    按摩浴缸,酒架,闭路电视——一样没有!

    龙澈觉得自己的人生在经历考验!还好,这里够干净,而且那种淡淡的薰衣草香搭配着粉红色的浴巾,还有一丝淡淡属于女人独有的温柔体香让人有种莫名的温馨感,多少填补了他想甩手而出的冲动。

    洗手!龙澈打开水龙头,一遍遍的清洗着,刚摸过那些鞋子,他早就有些受不了了,要不是和佟瑶计较口舌之争,他也不能忍这么久。

    龙澈洗着手,眼睛扫向一旁摆着的所谓的化妆品,简简单单的一瓶不知名的洗面奶和一瓶大宝。这女人不是已经和跟龙铮订婚了么,怎么还过着这样简朴的生活?

    有点意思!佟瑶,你让爷越来越感兴趣了!

    龙澈的手最少打过十遍香皂,这才满意的走出卫生间,拎着两个大行李箱进了卧室。

    打开柜门,好家伙,里面这叫一个干净,作恶的人竟然一件衣服也没给她剩。龙澈嘴角轻勾,心情大好,哼着小曲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挂了进去。

    折腾完衣服,爵爷开始折腾床,想让他睡阳台,门都没有!

    把原有的碎花床单撤掉,丢在了地上,把自己带来的贡缎白色床单,薄被,枕头放在了上面。

    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弄的差不多了,门口传来类似撬门的声音,龙澈狐疑的走了出去。

    “李叔,谢谢你哈。”门外传来佟瑶甜甜的声音,清脆而悦耳。

    龙澈立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女人好像都没跟自己这么好好的说过话。亏得自己直降身份的和她住狗窝。

    话说,自己家的狗窝是不是也比这个大一点?

    佟瑶换好了锁芯,拿了几把新钥匙推门走了进来,见龙澈神情莫测的杵在客厅里,从铁环上拿下一把钥匙递了过来。

    龙澈接过钥匙,挑眉看着她,“谁把你祸害成这样?还要换门锁?龙铮?”

    佟瑶鄙夷的撇了撇嘴,“他敢!”

    “哦?那我倒是很好奇了,谁有这胆,敢动你这只母老虎!”龙澈邪魅的笑道。

    “龙澈!就你这张臭嘴巴,千万别做坐奸犯科的事,要不然落在我的手上,我弄死你!”佟瑶警告完龙澈,一屁股坐在沙发里,“以后,我要是没在家,谁来你也不许给他们开门,要不然让人把你活剥了,别找我哭鼻子。”

    “你总得告诉我,都有哪些危险人物吧?我也好有个心里准备。”龙澈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里,很认真的问道。

    “我妈,我姐,还有龙家的人。”佟瑶说着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个时间老爸没下班,她得回趟家,要不然这口恶气难消。

    “这里,龙铮来过?”龙澈盯着佟瑶,目光不善。

    佟瑶翻了他一眼,“没来过!”

    龙澈暗自长出了一口气,依回了沙发里。将刚才心里猛然翻上来的酸水归结为中午吃的鹅肝酱不正宗。

    本来嘛,他为什么要住在另一个男人来过的地方?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

    “你用电动剃胡刀还是那种有刀片的?”佟瑶还在盘算着自己的事,没发现龙澈在那一惊一乍的。

    龙澈轻勾着唇角,暗自窃喜,这是要给自己买剃胡刀了?

    “我用电动的……”

    这是啥情况?一听自己用电动,她怎么抬脚就走了。难道是因为电动的太贵了?那说用刀片的好了!

    “砰”的一声,震得龙澈一激灵。

    “死女人,就不能轻点关门,我还没说我用什么牌子的呢,你急什么!”龙澈嘟囔了一句,进了卧室。站在床头看着对面墙壁上那四百来双鞋,怎么看,怎么别扭。

    “看着这些鞋子,晚上怎么睡觉。”龙澈弓身拾起刚被自己丢在地上的床单,比划了一下,“虽然小点,可比这样舒服多了。”

    佟瑶急冲冲的出了家门,在附近超市里买了一盒剃须刀片,回了老宅,在楼下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家里没人后,才偷偷的溜进去。等她出来时,那微翘的唇角,说明她此时的心情不错。

    回家的路上想到家里还有一个等着吃饭的人,买了几样蔬菜拎回了家。可这钥匙还没插进门锁,电话便响了起来,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佟瑶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果断按了拒听键,打开了房门。

    “嘟嘟……”电话再次执着的响了起来,佟瑶气的把菜和手机一起丢在了餐桌上,站在那看着手机不停的闪烁着。

    在卧室里刚折腾完的龙澈,听到声音走了出来,“你这女人,出去了一趟这是傻了吗?来电话也不接。”

    “用你管!”佟瑶横了他一眼,拎着菜进了厨房。

    龙澈伸着脖子看了眼餐桌上的电话——龙铮!

    龙澈抬眸看向正在准备做饭的佟瑶,伸手就按了关机键,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佟瑶摘菜的手,微微一顿,便又如无其事的忙活了起来。

    “逃避不是办法。”龙澈倚在餐桌上,一本正经、特别好心的开了口。

    “不是逃避,我在等,等大家的耐心都耗尽了,我再出手。”佟瑶笑笑,回头看了眼龙澈,“其实你正经起来还挺像个人的。”

    “什么叫我像个人?你见过比我更优秀的人?!”龙澈不忿抬脚踢了下凳腿。

    “踢掉漆了在那三十万里扣!”佟瑶头也没回的吼了一嗓子。

    “你是不是巴不得一时都扣干净了,好把我扫地出门?”龙澈走到厨房的门口,没好声的问道。

    “嗯。”佟瑶挑眉笑笑,把摘好的香菜放进了水池里。

    “我不吃香菜!”龙澈挤进厨房,打开塑料袋翻看着。

    “矫情!”佟瑶嘟囔了句。

    “没给我买剃须刀?”龙澈有些失望的问道。

    “我还真是欠你的!我凭什么给你买剃须刀,赶紧出去,本来这里就小,你这个庞然大物进来了,我还怎么干活!”佟瑶抬肘顶开他,拿过了电饭煲,“你多大的饭量?”

    “你问过我了,就要给我买!否则你没事问男人这个问题,那叫性骚扰!”龙澈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转身走出厨房,“不吃了!”

    佟瑶眨了眨眼,这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