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柱庚反击

    杨氏听了丁清荷口中大喊大叫的胡话,气的脸色阴沉沉的可怕。

    如果杨氏是个聪明人,就不该追出门去,偏偏杨氏此时被丁清荷气的不得了,什么都忘了。

    这不,杨氏急匆匆的持着钉耙追了出去,还口中凶狠的吼叫着。

    “你给我回来!不要脸的贱蹄子!快给我回来!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丁清荷扭头一看,杨氏在背后嗨呀嗨呀的追了过来呢,可见她跑的气喘吁吁呢。

    周围的邻居们都瞧见了这一幕,一个个的指指点点的,有好事者问:“咋了?咋了?”

    “破郎家的,你咋对新媳妇喊打喊杀的?也不嫌丢人?”村里的黄婆子瞧见了说道,她对丁清荷的印象不错,所以此刻她才帮腔。

    “哎呀,这新媳妇才嫁过来一个多月啊,怎么这当婆婆的竟然如此苛待儿媳,还喊打喊杀的?说出去,咱石丸子村有儿子的人家还怎么找外村的姑娘当媳妇呀?”紧接着又有村民甲说道。

    “就是,就是,这当婆婆的不好好的在家教导儿媳,居然拿着钉耙打儿媳,哎呀呀,我活了大半辈子,真是头回见。”村民乙说道。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大意都是说杨氏这个当婆婆刻薄新媳妇的话,一个个的都很瞧不起杨氏的做派。

    “你……你们……你们给我闭嘴!我石家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们来议论!”杨氏愠怒道。

    “你苛待儿媳,要不要叫石里正来公断?”黄婆子见丁清荷害怕的颤抖,又大声说道。

    “别……刚才真是家务事,不用去唤石里正来!”丁清荷当然做梦都想分家,但是她担心石破郎和石柱庚不肯分家,另外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底气提分家,刚才这一闹腾,她不过是不想每天都做早中晚三餐,为了自己能轻松一些,闹一闹也是值得的。

    杨氏此时被这些话气的咬牙切齿,双眸喷火的盯着丁清荷瞧,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丁清荷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不下百次了。

    “婆婆,我真没有不节省,亲戚三三两两的来,家里的米本就不多啊。哦,如果你觉得我给大家伙儿每日里做饭浪费米,你可以自己做,或者咱们婆媳轮流做,再不济还有小姑子加入,咱们三人也可以轮流做饭的,小姑子都十二岁了,在别的人家,女孩子九岁就可以自己做饭了。”丁清荷说话声音细细柔柔,微微带着一点楚楚可怜的哭腔,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她这样说,倒是让村民们觉得杨氏太过分了。

    “天天一日三餐儿媳妇做啊,哎呀呀,破郎家的,你真是有个好儿媳,福气真是太好了!”王大郎家的老娘何氏听了丁清荷的话,一脸艳羡的说道。

    何氏家有三个儿子,自然有三个儿媳,但是三个儿子已经分家,何氏和自家男人王老头每家轮一个月住着,但是去谁家住,都是何氏掌勺。

    “茶花,你咋和三儿媳闹到这里来了,咱家还要不要颜面啊?”石破郎起来后没有吃到早饭,再一看家里两个女人都不在,又听到西隔壁新氏说自家老婆子和儿媳妇闹腾到村头去了,还听说杨茶花是拿了钉耙追打出去的,他怕出人命啊,这才慌慌张张的拉了三儿子石柱庚赶了过来。

    “你懂个屁!”杨氏不悦的白了石破郎一眼,骂道。

    “娘子,我娘她有没有对你怎样?”石柱庚一看丁清荷脸上的泪水没有干,心中不由得火大,紧张兮兮的挨近她,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子,关心道。

    “我还好,婆婆没有为难我。”丁清荷迟疑了一下,然后皱了皱好看的秀眉,假意解释道,语气虽含着几分不满,但是她掩饰的极好。

    就算婆婆为难我了,你石柱庚能为我讨公道吗?

    但是她是明白的,这孝心在前,石柱庚也只能心里发怒,面上也不敢帮丁清荷骂杨氏的。

    “家里三个女的呢,是该轮流做饭呀!”也不知道是谁去把石里正给喊了过来。

    等石里正了解了事儿的经过后,他做出了公断——三人轮流做饭。

    “这……这……这不太妥当吧!”杨氏有点害怕石里正,其实是之前她家和大伯子石瓦郎家分家的时候,她偷偷的去找了石里正老娘施氏塞了一百文钱和两斤猪肉,当时石里正在边上,也见到了拍马屁这一幕来着,当时杨氏见自己被人鄙视,她那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后来,施氏的枕头风一吹,石里正的爹石老里正就在给石破郎和石瓦郎分家的档口,让石破郎家得了好地。

    三人轮流做饭?嗯,和自己想的差不多,算是可以接受吧!

    丁清荷心想自己的初步目的达到就好,这分家的步骤得慢慢来。

    “婆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跑出来让别人看笑话的,你以后打我骂我,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保证当一个孝顺乖巧的好儿媳。”丁清荷见自己得到了村民们的支持,而且石里正还下了公断,也不想让自己相公和公公为难,当然她也怕杨氏狗急跳墙真的一钉耙弄死她,所以她立马见好就收。

    闻言,杨氏掂了掂手里拿着的钉耙,若有所思。

    哼?打不还手?是吗?回家我就收拾你去!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过是说给别人听听!她丁清荷哪里会那么傻,白白让人欺负?

    “你看你有个乖巧温婉的好儿媳呢,赶快回去做饭去吧,大家伙儿该干嘛干嘛去!”石里正瞥了一眼杨氏,不耐烦的催促道。

    “多谢石里正。”石柱庚礼数不错,临走的时候还跟石里正道了声谢。

    “多大点事?不必谢,快把你媳妇带回家去吧,以后呢有事儿啊家里人好好商量,别弄的全村人都看笑话。”石里正伸手拍了拍石柱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石柱庚一脸乖宝宝的样子答应了。

    因为石里正把这桩闹剧给处理掉了,所以村民们作鸟兽散。

    丁清荷和石家人回去后,就站在土灶房门口,也不进屋去做早饭,她冷着脸,抬头看着婆婆杨氏,等她说话。

    “柱庚媳妇,你才嫁来咱家多久呢?这样就长能耐了?还敢把屁大点儿事情给闹到全村人跟前?害咱老石家把面子里子都给丢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扇你嘴巴子?你别闷声不吭的,你以为你公公和你相公都在,我就不敢对你咋的吗?”杨氏一回来就扯着大嗓门,双手叉腰做茶壶状,凶巴巴的骂道,她这是在泄愤呢。

    “娘,你这是说的啥话!清荷是你儿媳,她如果做错了啥事儿,你好好教她就是了,你咋骂人呢?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你之前还往她身上砸鞋子,现在呢还想扇她耳光?我说娘,你是不是想让我跟咱二哥一样打光棍呢?”石柱庚见丁清荷咬着下唇不说话,心里觉得自己媳妇老委屈的,孝心的天平此刻稍稍倾斜了。

    “什么打光棍?”杨氏呸了一口唾沫,狐疑的反问道。

    “你若把我娘子气跑了,我不就要打光棍了吗?还是咱家有钱能让我再娶一个娘子回来?”石柱庚梗着脖子反击道。

    “柱庚,你给我住口!”石破郎见杨氏听了这气话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觉得三儿子石柱庚气着杨氏这个当娘的人了,忍不住出声想阻止这对母子吵架。

    “娘,你知道我打光棍的后果吗?如果我打光棍了,咱老石家可就没了香火,也不对,咱老石家怎么会没有香火继承呢?通哥儿可是咱老石家的香火呀!不对,我想起来了,咱通哥儿可是随了三嫂的张姓啊!”石柱庚伸手把一旁站着正准备说话的丁清荷给搂在了身边,眼神暗示丁清荷,他不许丁清荷此刻出声,他自己则愤怒的嘲讽还击道,他想要努力维护丁清荷,私心里不想让丁清荷在石家总受委屈。

    ------题外话------

    谢谢大家阅读,求收藏求收藏,打滚卖萌求收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