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腾飞的身影

    卫澄收回精神力丝,表情很是愉悦,老头这一招真是太赞了。

    卫澜推开卫澄房间的门,屋里空荡荡的,没人?

    卫家别墅外的山坡上,老头抱着肚子笑倒在地柔软的草坪上,卫澄则抿着唇角,露出浅浅的酒窝,眼里似有星光。

    笑罢了,一老一少的身影才一起远去。

    接下来的日子卫澄和老头没有再去作案,二人走遍整个苏城,将日子过成了旅游,二人大手大脚,但抢来的钱财足够二人挥霍,倒也过的潇洒滋润。

    吹着海风,老头在沙滩上呈‘大’字型躺着,“老大,咱们要不离开苏城,去帝城吧,帝城到处都是又大又肥的大白羊……”老头小眼放光地从地上一轱辘爬起来,双手不安分地搓来搓去。

    卫澄突然觉得,谁家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老顽童都够喝一壶的,她想了想,“比起去帝城,我更倾向魔都。”

    比起帝城这个政权中心,她更向往纸醉金迷的魔都,那里的大肥羊可不输于帝城。

    “好嘛,好嘛,魔都就魔都。反正苏城我是不想待了。”老头说着。

    “曹英俊先生,你好像很想离开苏城?”卫澄漫不经心地道。

    “啊?曹英俊?谁?”老头茫然地四下乱看。

    卫澄翻了个白眼,“就你这样还用假身份,这么容易露馅。”

    老头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曹英俊’,讪笑了几下,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噘嘴道:“是啊,很想离开苏城,这里已经逛遍了,肥羊也抢遍了,有什么好玩的!”

    卫澄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老头突然有些心虚。伸出手指捅捅卫澄,“喂,老大,人家身份真的不能说的。”老脸上的小眼睛满是幽怨。

    卫澄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拍拍他光突突的脑门儿,“我又没让你说。”

    被柔软白嫩的小手拍的身上一阵酥麻,老脸不禁露出荡漾的笑,小眼舒服地眯起,在脑门儿上的小手上蹭啊蹭。卫澄小脸一寒,屈起手指狠狠给了他一个爆栗,老头顿时惨叫出声。

    “哈哈哈!”卫澄边跑边笑,心情莫明的好,这也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开怀大笑,不,可以说,这是至从经历末世后,她两世中第一次开怀大笑!

    “老大,等等我。”老头摸了摸额头,笑眯眯地去追少女。

    这一刻,一种纯粹的情谊在这本不该有交集的一老一少之间传递。

    老头追上少女,少女脸上挂着浅笑,“老头,有没有办法统计一下魔都大肥羊们的资料,最好是有钱有势有权,身份十分显赫,并且,最关键的一点,长的帅的那种。”

    “咱们以前可不计较肥羊的身份和长相的。”老头疑惑地看着卫澄。

    “这次不一样,这次我要找个金主,对方长的好点,也能赏心悦目啊,而且,再过一个月开学后,我就要上高三了,可没时间经常去作案,找个金主是最稳妥的办法了。”一想到即将到来的学校生活,卫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怀念和期待。

    前世,她只读过一个学期的初一,就末世了。

    老头表情呆滞,眨眨小眼,再眨眨小眼,“金、金主?”

    “是啊。”卫澄突然回头,水灵灵的眼中出现一层金芒,如同一个金色的旋涡,似乎能将别人的灵魂吸入。

    老头神志有一瞬模糊,回神时,卫澄已经一脸笑容地望着她。

    嘶!老头心惊地倒抽一口气,小眼里首次出现一种名为震惊的神彩。呆滞地看着少女,“精神催眠!”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可比催眠厉害多了,这是精神控制,在让一个人不失去神志和自我的情况下去控制他的灵魂,为我所用。有钱,有权,有势,有身材,有美貌,有忠心,我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我让他杀人,他绝不放火,找一个这样的金主,我这一辈子就衣食无忧了,小日子过的不要太舒坦!”

    卫澄小脸上满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老大,你确定你是在找金主?不是找奴隶?”谁要成为你的金主可真可怜。

    卫澄皱起眉头,不满地看了老头一眼,边走边说,“我这么漂亮可爱,能包养我才是别人的福份呢。”

    老头赞叹地看着少女的背影,眼神很快恢复玩世不恭,他的确很震惊少女的能力,但却一点都不意外,正常的少女哪个会与他一个糟老头一起胡闹?

    卫澄看似无害,但却从骨髓里透着一股睥睨与超然,只有那种曾站在巅峰,厌倦尘世的巨人才会拥有的气质。

    如他。

    老头小眼里突然迸发出无比明亮的光彩,那是开心。他的晚年岁月,能够遇到卫澄,何偿不是一种美好的际遇?

    眼看卫澄越走越远,老头不禁大吼,“喂,老大,等等我!”老头撒丫子狂奔去追。

    一辆眼熟的黑色轿车突然发疯一般从远处迎面飞撞而来,速度太快,转眼就是十几米,再眨眼,已到近前,卫澄轻松的脚步骤停,拉着追过来的老头闪身疾退,卫澄已经认出这辆失控的车。

    这不正是游万峰的那辆车吗?

    那里面的人,难道是游万峰?卫澄神色微动,虽然游万峰那个老男人很好色,但为人还算不错,换作一般人,断不会任由她折腾。

    虽然当时她打败了游家两个保镖,但,当时她还在虚弱期,卫澄并不认为游万峰的住处只有两个保镖。再来两个,或许,吃亏的就是她。可游万峰没有那么做,虽然也有他摸不清她的底不好动作的原因,但卫澄更相信,对方并不想真的与她计较。

    那个好色的老男人也是有几分气度与胸怀的。

    如果车里的人真是那老男人……她是不介意救一救的。

    眼看车子失控地朝着海里冲去,卫澄的精神力凝成一根金色的细丝,飞快地探向车子内部,杀车被毁,油箱……不好,要爆炸了。

    里面的人的确是游万峰,他脸上带着一股绝望和愤怒,但更多的则是面临死亡时,对生的眷恋和不舍。

    “宝宝,爸爸死了,你可千万别难过,爸爸会心疼的……”游万峰双眼血红,两行泪无声落下,大半个汽车已经没入海水,游万峰缓缓闭上了眼。

    金色的精神丝将钢铁切割,汽车顶部很快露出一个大口,游万峰下意识觉得有些异样,咸湿的海风从上方吹来,却没有睁眼,只是暗自苦笑,错觉了……

    “喂,伸手,真想死啊!”突然,一个少女不耐的声音在头响起。

    游万峰蓦然睁开眼,抬头,呆愣地看着上方的少女。

    卫澄立在半空,精神力控制的海水支撑着她的身体,她穿着飘逸的海水色长裙,白色宽松的防晒衫,衣衫在海风中飞舞着,少女向他伸出一只手,一只救赎的手。

    她如一只腾飞的燕,在空中高傲地俯视着他,游万峰下意识伸出手,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将他整个人带离车子,然后,是一股巨大的推力传来,将他的身体抛飞。

    老头一跃而起,接住男人的身体,嫌弃地丢在一旁,张开双臂和干瘪的胸膛,将随后飞跃而来的少女接了个满怀,老脸上顿时绽开荡漾销魂的笑。

    与此同时,轰——地一声,车子爆炸了,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