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见女人就恶心

    卫澄第二天早晨醒来后,已经将那口抢来的精神力消化完了,虽然没有突破她想要的精神力二级,但整个人却更加神清气爽,这个世界在她眼中,变得越发清晰。

    漆黑清澈的眸子越发水汪汪的,没办法,不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少女时期的她,都长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前世,她是在二十岁之后,五官才渐渐成熟,圆圆的猫瞳才长成风情盎然的桃花眼。

    嘴唇也不是红色,而是少见的晶粉色,晶莹剔透,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在如冰似雪的肌肤映衬下,更得整个干净清透。

    这一切,随着她用异能洗涤身体后,更加微妙的升华。

    卫澄从卫生间走出来,身体表层隐隐出现一层湖水一般的浅绿色的焰波,炽热的高温伤不得她半分,眨眼间头发和身上的水气蒸发消失,她开始在屋里找起了衣服。

    卫澄走出电梯,随着电梯的开启,男人雄壮的身躯遮住视野,往上,浓密的胡子中是一双闪着凶残狡诈光芒的棕绿色眸子,此时此刻,男人神情不耐,眼神隐忍着噬血之意。

    卫澄一愣,暗忖着,这么早就遇到了大肥羊,看来,真是有缘。

    男人凶残的双眼猛地犀利深邃,紧紧盯住卫澄的眸光闪过嘲讽,又是一个来偶遇的。

    卫澄穿着鲜艳的红色半身裙,雪白的衬衫,宽松飘逸地散着一股仙气,乌发的长发辫成无数条小辫,散落在背后。

    干净的近乎妖异的小脸,圆圆的猫瞳,粉嫩的嘴唇……东方守眼中的嘲讽渐渐变成了厌恶,真是极品,可惜,他看见女人就恶心!到是浪费了。

    卫澄眼中对大肥羊的算计渐渐消散,只因,那双棕绿色眼睛里呈现着的,是她熟悉的光。

    残忍,凶恶,冷漠,噬血,自私,凉薄,以及恶意……

    这种眼神,让她险些以为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这不是和平的社会吗?为什么生长在和平社会的男人,会拥有这样一双恐怖的双眼?卫澄一直以为,只经历过末世,才能真正把一个人变成一头凶兽。

    卫澄打消了招惹这个男人的想法,眼神也淡漠下来,但是,看着高大的男人堵在电梯门口,丝毫没有让一让的意思,卫澄漂亮的双眉微微拢起。

    东方守厌恶地盯着眼前如同从古画中走出的少女,他罕有耐心地等着,等着眼前这个少女会使出什么手段勾引自己。他站着不动,巍峨的身体将少女完全遮挡。

    四名保镖无声的静站在东方守身后,表情如出一辙,冰冷,空洞,如同钢铁铸造,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感情。

    卫澄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精神力已经敏锐地感受到了从男人身上传递而来的厌恶和鄙视,这个男人厌恶自己,可是,为什么?这是打算将自己堵在电梯口揍一顿解气?

    “请让让。”卫澄的脸色冷了下来,大早上就遇到令人不高兴的东西,真晦气。她默默在心里骂着,不耐地示意男人让开道,她暗想,如果男人真要揍她,她不介意让男人断条腿。

    东方守一愣,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卫澄话里的意思,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女子声音响起,“啊,东方先生,真的是你,真是太好了,我们又见面了!”

    女子的声音柔柔浅浅,却不失灵动,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撒娇的嗲气。

    高跟鞋清脆的声音快速响起,如同归林的小鸟向着东方守扑飞而来。卫澄明显看到东方守瞬间腥红一片的双眼,以及想吐却又要隐忍的杀意。

    四名钢铁保镖瞬间挡在女子身前,四双如同机械一般的目光冷冷锁住眼前玲珑娇俏的女子,其中一人开口,声音沙哑:“滚!”

    “东方先生,我叫张婷音,昨天我们见过面的,不好意思,昨天太匆忙没有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但婷音一直心里感激,没想到今天能够再次遇到您,所以,婷音希望能请东方先生一起吃早餐……啊——”

    东方守腥红着双眼,根本就没有听到女子说了些什么,他猛地转身,双手握拳,他打算让这个恶心的女人永远不能再发出声音,就向对待以往那些企图接近他的女人一样,甚至,他会让她死的更惨。

    张婷音惊恐地捂住小嘴,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半个字,她看着东方守那恐怖的眼睛,一瞬间,她以为看到了死神,跌跌撞撞地转身跑走,中途惊慌地摔了跤,精心打扮过的衣装瞬间显出几分狼狈。

    卫澄被东方守堵着,但也隐隐看到了一抹背影。眸光微微变暗,张婷音,除魏家兄妹外,又一个让前身痛苦不堪的人。

    张婷音是张婉柔,也就是卫澄后妈的侄女,从小到大少欺负前身。

    不过是个小人物,有机会的话顺手教训一下,也就算了。卫澄这样想。

    “我饿了,请你让让!”卫澄眼中闪过一抹急迫,她几乎快要闻到早餐的香味了。

    东方守目光冷嘲,欲擒故纵?这种手段也玩儿的出?

    “你特么的脑子有病吧?缺心眼啊,堵在电梯门口不让人出来,再过一会儿早餐都没了。”卫澄焦燥地瞪着男人,圆圆的猫瞳里折射出噬血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