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做好事不留名

    第十三章做好事不留名

    鲍德海复杂地看了一眼好友,他知道‘大肥羊’是谁,可事实是,那人哪里是什么‘大肥羊’,分明就是头凶残的野兽啊!

    姜发海这是什么意思,让眼前的少女自投罗网到那头野兽手中?

    虽然眼前的一老一少很可恶,但是,又没深仇大恨,至于害人家吗?

    卫澄满脑子都是算计,她对姜发海口中的最大最嫩最帅的‘大肥羊’很感兴趣,她觉得,让这些身份显赫的商业大鳄们都在意的人,一定是一只很大很大的‘大肥羊’。

    “那只肥羊住在‘睡莲’,他的特征是,留着大胡子,眼睛的颜色偏向棕绿色,总之,他的辨识度很高,一眼就能看出不同,他可是只真正的大肥羊,跟我们这些小人物不一样的。”

    姜发海笑嘻嘻地描述着那只肥羊的样子,卫澄很认真的听着,‘睡莲’,那不正是她现在住的地方吗,苏凯哲家的酒店!

    嗯,等她一会儿回去了,可以用精神力找找。

    老头则是听了姜发海的形容后,表情渐渐古怪起来,眼睛闪了闪,开始默默地将抢来的赃物分成两半,他一半,卫澄一半,然后,他拿着自己的那一半,转身,走人。

    “小尘?”卫澄眨巴着眼睛,不解地看着老头的背影,怎么说走就走?

    “那个……老大,男女授首不清,晚上不跟你一起回去了。”老头传来声音,身影消失在澄视野中。

    哦,原来是找地儿睡觉去了。

    可是,卫澄看着留下的一半儿赃物,她怎么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打发走了卫澄后,包厢里的一众肥羊们陷入了许久的沉默,很久很久之后,其中一人道:“呵呵,还真是特别的经历……咱们几个也算是难兄难弟了。”

    “呵呵,我觉得咱们还是先解决掉吃饭住宿的问题吧,现在我们可都是身无分文的。”又有人道。

    “哈哈,你们几个呀,还真被那小丫头给镇住了,老弟我不才,还是可以供几位在苏城吃好玩好的。不过,利息加倍哦!”姜发海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其他人都傻眼。

    ……

    强壮的身体,散发着浓烈的雄性气息,男人呈大字型躺在地上,赤裸的身体一丝不挂,比常人浓重的体毛一直蔓延到胸口,加上那绝对完美的身材,如同真正的远古凶兽,优美而危险。

    一条狰狞的疤痕深深从左肩斜垮右腹,经过心脏,从疤痕的痕迹可以看出,这伤口的深度,曾经足以将他的心脏划成两瓣,可是,这个男人现在却依然活着,并没有因那绝对窒命的伤痕而丧命。

    剧烈的呼吸,双眼布满血丝,大颗大颗的冷汗从男人的额角滑下,落在了浓密茂盛的络腮胡子中。

    他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骨节‘咔咔’作响,鲜血从掌心流出,浸湿了洁白的地毯。

    因那浓密的大胡子的原故,看不清男人的全貌,但那如剑的长眉,深邃的轮廓,以及浑身上下,由内而外散发的狂野气息,给人一种窒命的吸引力。

    卫澄用精神力‘观察’着男人,这就是那只‘大肥羊’了。但真正让卫澄感到惊讶的,却是男人此刻正在经历的凶险。

    那是……夺舍吗?

    卫澄将自己的精神丝探入男人的脑域,看到两团精神体疯狂地攻击对方,以图吞噬掉对方。

    两团精神体一大一小,但明显小的那团更加凝实,而大的那团则不断被一点点的撕扯吞吃。

    以卫澄这个恐怖的精神力异能者的眼光,她一眼就分辨出,那团看似大一些,被不断吞吃的精神体,是这具身体的本主,而另一团稍小但凝实的精神体,则是外来侵掠者。

    侵掠者透着绝对的嚣张和恶意,而强力硬抗的身体本主却并不甘心,哪怕自损,也在剧烈地反击着,以至于那侵掠者,并不能顺利的吞噬对方。

    “真精彩啊!”卫澄的精神丝看的津津有味,不免小小兴奋一下,精神丝微微的波动。

    “是谁?”侵掠者看到卫澄那根精神丝,顿时发出愤怒的咆哮,“东方守,你为了打败我,居然找了第三个精神体侵入你的脑域,你可真是个疯子!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侵掠者感受到一丝威胁,那根精神丝,给他一种恐怖的危机感。

    “哈哈,老子本来就是个疯子!”身体的本主哈哈大笑,“不过……我还真不认识这位客人,我这具身体可真有吸引力,这么多孤魂野鬼喜欢都喜欢进来看看,哈哈!”

    卫澄不满嘟嘴,她可不承认自己是孤魂野鬼。不过,她一听主人都开口邀请了,她就打算光明正在大地‘逛一逛’了。

    “滚出去!”那侵掠者见卫澄堂而遑之地闯入,顿时对卫澄展开了威慑。

    卫澄才不会被她吓到,高傲地用精神力反震回去,那侵掠者发出痛苦的闷哼,随即便是疯狂的怒火,“外来者,你是非要和我过不去,看来,你也是看中这具身体了,好,好,咱们就一分高下。”

    卫澄顿时惊恐欲绝,精神力发出有些失控的尖叫,“你说什么?我可是美少女,为什么会看上这具男人的身体?我可不想当男人!”

    侵掠者和身体本主都是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卫澄的精神体,侵略者更是恼怒,“那你进来干什么?”

    “发现你们在打架,我进来看看啊!”卫澄的精神力发出无害的波动。

    “那你看完了,可以走了。别打扰我的好事!”侵掠者迫切地道。

    “可你真的太坏了,你可以去医院的太平间里找一具身体诈尸嘛,干嘛非要抢活人的身体!”卫澄非常正义善良地建议道。

    “多管闲事!”侵掠者已经认定卫澄是东方守的帮手了,当下发狠,打算一举击退卫澄,他莫明有些焦燥,想尽快赶走这个第三者。

    “小心,他存在了几百年了,很强大!”原主东方守的精神体提醒。

    “切!”卫澄强烈的不屑。几百年了就这么点儿道行,连最基本的精神力运用都不会,光会蛮力,真是笨到家了。

    不过,这几百年的精神体很凝实,对于卫澄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营养美食。

    察觉卫澄的精神丝发出攻击的信号,侵略者发出浓烈的杀意,两道精神力强势碰撞,卫澄趁机狠狠‘咬’了对方一大口,同时,她也感受到了对方凝实强横的攻击力。

    这简直就是蛮力嘛!

    “唔!”侵掠者发出痛苦的闷哼,拼命后退,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而卫澄也不打算追击,精神力一瞬间退出东方守的脑域,她睁开眼睛,脸色苍白,唇角溢出一丝极细极淡的血迹。

    “有点实力。不过光有资本不会运用,真是便宜我了。”卫澄抹去唇角的血迹,眼中闪过志在必得的光芒。暗自决定那侵掠者的精神体,已经是她的盘中餐了。不过,以她如今的实力是吞不下那个精神体的。

    也不知刚才她撕下的那口对方的精神体,够不够让她突破精神力异能二级。

    “哎,阴差阳错,我刚刚居然救了那只大肥羊一命,不过,我刚才走的太匆忙,做了好事连名字也没留下。”卫澄琢磨着。

    而另一个房间里的男人,身体终于渐渐恢复平静,眼中的血丝退去,露出一双犀利无比的棕绿色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