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夜会

    容嫣这番话,看似寻常,细细一品,却又耐人寻味。

    谢桥虽然没有与容嫣过多接触,可从她举止与眼神瞧出是个极有优越感、高傲之人,并不如她表现的如此亲易近人。

    今早特地赶到府外,只为给她道歉,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的目标是燮郡王罢?

    谢桥眼睑一垂,拂落手臂上一片残花,仿佛没有听出容嫣话中的试探与警告:“我与燮郡王只有几面之缘罢了,并不曾深交了解他的为人,不便妄下评断。”抬眼看向容嫣娇艳绝丽的面庞,含笑道:“你不放心,可以向老夫人提议不与燮郡王议亲,正好也没有定下来。老夫人这么疼爱你,也不舍得你受委屈。”

    容嫣没有打探出谢桥与燮郡王之间的关系,反而被她添堵得心口闷得慌。笑容牵强,眉宇间染着淡淡的清愁:“自古以来婚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哪里能左右祖母的决定?”

    谢桥一摊手,表示她爱莫能助。

    “谢姐姐也到说亲的年纪,还有半月太后寿辰,你与我们一同进宫。”容嫣示好道。

    谢桥兴致缺缺:“到时再说罢。”走到岔路口,见容嫣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转过身来,容嫣险些撞在她身上。后退一步避开,不耐烦的说道:“你表姐摊上事儿,你们不打算去尚书府慰问一番?”

    跟着她作甚?

    容嫣脸上的笑容一僵,难以启齿的说道:“我有一事相求,下回你去郡王府可以捎带我一起吗?我……我想亲自相看……”

    谢桥探究的望着她。

    容嫣一双杏眼里布满哀求之色。

    谢桥点头,转身回院子。

    容嫣望着她的背景消失在转角处,敛去眼底的神色,一派冷然。

    她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能够抢走!

    ……

    如意斋

    玉倾阑泛着冷光的修长指尖拨弄开雅间珠帘,对已经来了多时的卫韫道:“尚书大人久候了。”

    卫韫心中恼怒,可卫如雪的事情还需玉倾阑从中周旋,压下心头之怒道:“玉大少不该给我一个解释?”

    玉倾阑清冷的目光从杯盏移开,微微掀开眼皮看向卫韫:“尚书大人只让在下保她性命。”

    “你——”卫韫双目圆瞪,却又无话可说。

    玉倾阑并未动怒,神色温和,嗓音温润的说道:“以母妃的脾性,卫小姐只是在墓前结草庐而居,抄写经文算作轻罚。尚书大人以为,还有旁的法子能让卫小姐全身而退?”

    卫韫怒气顿消,不甘的说道:“小女的清誉……”

    他答应玉倾阑写下庚贴,原以为能够顺势让卫如雪嫁进荣亲王府。即便是守寡,对尚书府也是助力。

    可眼下的结果……

    并不如人意。

    相比他与玉倾阑做的交易,到底是吃了闷亏。

    “命都没了,要清誉做什么?若尚书大人在意清誉,又何必求我?”玉倾阑笑吟吟的端着茶杯浅饮一口,眉头一皱,尽数将茶缓缓倒进铜盆中。

    卫韫在玉倾阑的注视下,心底最隐秘的想法仿似被洞穿。颇不自在的说道:“小女要留多久?”

    “至少等母妃气消。不然,后面之事便不是我所能够控制。”玉倾阑颇为无奈,翩然起身道:“尚书大人该兑现你允诺之事。”

    卫韫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玉倾阑不作停留,离开雅间。

    候在马车旁的玉隐见他出来,朝如意斋卫韫所在的雅间努力努嘴,忿忿不平道:“他们父女俩如此对待小姐,这样死了着实便宜他们。分明是欺负小姐没有人撑腰,就该好好打压打压他们的气焰!”

    玉倾阑手一顿,幽邃的眸子里似有波澜涌动,遥遥望向辅国公府的方向。

    玉隐咧嘴笑道:“主子,小姐她没有动气,还特地给您采摘爱喝的茶呢!”斜眼打量玉倾阑的神色,絮絮叨叨的说道:“看小姐的模样,见到只有奴才一个人,好像有些失望……”

    玉倾阑目光落在小几上的茶罐,打开盖子,一股清淡茶香扑鼻。眉眼微微一动,将茶罐收进车壁柜里:“去永安坊。”

    玉隐就等这句话:“好嘞!”

    ……

    月色如霜。

    谢桥坐在梨花树下,悠然惬意的煮茶。

    满树梨花在月光下洁白胜雪,花瓣迎风而落,纷纷扬扬的飘散在她如墨般的青丝上。零星几瓣落在沸腾的茶水里,淡雅香味怡人。

    石桌上摆放着一壶两杯,似在等故人赴约。

    “既然来了,还要三邀四请才肯现身?”谢桥动作优雅的烫杯斟茶,放在对面的空位上。

    玉倾阑从夜色中缓缓行来,伸手拂落她发间花瓣,轻笑道:“茶艺有所进益。”

    “凡事亲力亲为,不长进也说不过去。”谢桥见他喝浅抿一口,眉眼舒展开来,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只是还不及你一半。”

    玉倾阑微微撑着头,目光落在她雪白的面庞上,唇边的笑容一收,温和的目光缓缓沉敛:“这一年,可安好?”

    谢桥握着茶杯的手一紧,抬头笑道:“过得去。”

    “我走后给你留一笔银子,足够你一两年衣食无忧。可你不过几月便过得捉襟见肘,能好到哪里去?”玉倾阑见她诚实,面色稍霁。

    谢桥尴尬的咳一声:“去年秋清河村遭遇水灾,朝廷拨下去的银子到村民手里没有多少。我见那边土地适宜种药材,把那笔银子投进去让他们种药材。我进京的时候,药田里的药苗长得很好。”

    玉倾阑盯着茶水里飘荡的一瓣梨花出神。

    谢桥又道:“此事我给你写信说过。”

    玉倾阑颔首:“你此番进京莽撞了。”

    他知晓她有心事,一直在为进京做准备。虽知京城险恶,他却是不能够阻止。

    每个人身上藏有秘密,背负着重任。

    不是谁都能妄加干预。

    谢桥避开他的视线,缄默不语。

    玉倾阑眼睫低垂,看不清他眼睛里的神色。谢桥张了张嘴,只听他似叹息一声,语气温软的说道:“小桥,无论你要做什么,重要的是先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