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言不合要人命

    秦玉身上的毒比秦蓦棘手,且身体底子也没有他的好。

    秦蓦面容冷峻,望着谢桥的眸子越来越复杂。

    “救我?”秦蓦似轻笑一声,眸子微凝,盯着棋盘沉思。

    谢桥顾自端着另一杯茶水饮一口,润着嗓子道:“你别多想,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师傅救治过的人,我不会医治。”

    秦蓦深深的睨她一眼,微抿的唇角化作一抹冷笑。双手交叠,身子朝后一倒靠在石柱上,不以为意的说道:“治好玉儿本郡王许诺你一件事,治不好……”

    秦蓦缓缓的阖上眼,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叩响石桌。

    蓝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凉亭。

    谢桥琢磨出他没有说出口的半句话,‘嘭’的一声,将茶杯搁在石桌上:“生死有命!”转身朝亭外走去。

    “容阙能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也算做过好事。”

    谢桥心直口快道:“彼此彼此,令尊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定是造孽不少!”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谢桥脖子一缩,快步走出桃园。

    捂着跳动的心口,谢桥长长吁一口气,幸好跑得快。

    他稍微多说两句话,自个便忘了他是谁。不由得对蓝星感叹道:“和你们郡王说话,大家是不是都把脖子挂在裤腰带上?”不禁同情起今后秦蓦的妻子:“谁嫁给他,肯定是上辈子坏事做绝,倒八辈子血霉。”

    若是睡姿不好,惹他不顺眼,伸手给掐死了。那得多冤?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蓝星见她一会皱眉,一会撇嘴,回头望一眼桃园,冷声道:“郡王,他很好。”

    谢桥点点头:“嗯,很好。”

    只是一言不合要人命罢了!

    蓝星似知道她心中所想,并没有解释,把人送到辅国公府,把一块玉牌递给谢桥:“你拿着可以随时进出郡王府。”

    谢桥收起来,走下马车,就瞧见玉隐站在石狮边上。

    “小姐。”玉隐迎上来,把盒子递给明秀:“这是主子给您的礼物。主子说他眼下没有时间来看您,过些时日来见您。”

    谢桥没有想到玉倾阑会是荣亲王的长子,身份尊贵。

    他不说,她不问。

    在她心中,他只是大师兄,随她一同长大的玉倾阑。

    与他这些身份无关。

    并不会因此更亲近或是疏淡。

    “嗯,代我向师兄问好。”谢桥吩咐明秀去将她炒好的茶叶拿出来给玉隐:“师兄爱这一口,我采药的时候发现的,让他省着点,只有那么多!”

    玉隐咧嘴一笑,见谢桥并没有因为玉倾阑的隐瞒而生间隙,提着的心落了下来,捧着茶罐高兴的走了。

    明秀撇了撇嘴:“大师兄不敢自己来见您吧?”所以先派个小卒子来探探路?

    谢桥笑而不语。

    回到院子里,春雨坐在门口吃瓜子,春竹倒是忙里忙外的收拾。

    见到谢桥,春雨屁股不挪一下,当没看见。

    春竹打一盆水,伺候谢桥净手。

    “我自己来。”谢桥不习惯旁人伺候:“有吃的吗?”

    “有,奴婢去拿。”春竹去了厨房。

    明秀嘿了一声:“这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早晨的时候,春竹还不把小姐放眼里,眼下倒是殷勤得很。

    谢桥见怪不怪,下人都是看菜下碟。态度转变,许是她们不在的这段时辰里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春竹将饭菜端来,样样精细,与昨夜里大不相同。

    谢桥用完膳,春竹收拾好碗碟:“谢姑娘,老夫人请你去一趟福寿堂。”

    ……

    谢桥来到福寿堂的时候,屋子里坐着大夫人、二夫人与容嫣。三夫人带着子女回娘家,便没有来。

    朱氏正笑容满面的听着容嫣讲女学里的事儿。

    容嫣脸上的笑容一敛,叹一声,打算提卫如雪的事儿。

    朱氏瞧见了谢桥,难得的露出好脸色来:“来了。”却又因为着实不喜的很,脸上的笑容有些扭曲。

    谢桥从容的行礼,不疾不徐的说道:“老夫人唤我来有何事?”

    “坐。”朱氏指着身旁的绣墩。

    谢桥倒也不客气,顺势坐下来。丫鬟红藻捧上一杯茶,谢桥浅抿一口,苦中带涩,随手搁在一旁。

    朱氏脸上堆着的笑维持不下去,若非不得已,她根本不想见谢桥,更遑论还是有求于她,主动找话茬子。看着她这张脸,笑容淡了:“你会医术?”

    谢桥道:“略懂皮毛。”

    “我这心疾能治吗?”朱氏拨弄手里的佛珠,极为的不自在。

    谢桥眉眼不动,淡声道:“我的医术还未能治好你的心疾。”

    朱氏满眼失望,心里又松一口气。心情极为矛盾复杂,即希望谢桥能治好她的病,又怕她如此能耐,今后难以对付。

    虽然如此,可还是留有一丝希望,再次问道:“那今晨……”

    “以前凑巧见人用了这法子,情急下试一试。”谢桥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作为一名医者不能看着病人发病在眼前死去。可并不表示她可以不计前嫌的治好朱氏的病!

    她不是圣人,救好一个仇人,口口声声怒骂她野种的人!

    大夫人见朱氏脸色不好看,笑道:“雪儿说你的医术高明,连……一个快死的孩子都治好了,老夫人的病怎么就治不好?”

    谢桥讥诮的看着大夫人,她之前恐怕是险些将太后的事儿抖出来,反应及时提起得痢疾的孩子。

    二夫人讽刺的说道:“老夫人的病是顽疾,那么多名医都治不好,小容华这年纪治不好也不足为奇。毕竟人人不是卫小姐……对了,卫小姐连太后娘娘的病都治好了,何不唤她来给老夫人治病?”手里捻着一块糕点,轻轻咬一口,神色愉悦。

    大夫人脸色骤变。

    朱氏冷眼瞥向二夫人,对谢桥失去耐心:“行了,没事你回去。”

    谢桥也不想面对这一屋子的人,起身离开。

    容嫣心里想着今早的事儿,见谢桥出去,寻了借口一同离开。疾步追上谢桥:“谢姐姐,你等等。”

    谢桥站定,容嫣走到她身旁说道:“谢姐姐是如何认识燮郡王?他为人是与传言一般可怕吗?”生怕谢桥会误会一般,解释道:“祖母替我与燮郡王议亲,我心里不安,怕他不好相与。”仿佛是因为说到亲事,容嫣白皙的面容染上两抹红霞,露出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