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肚鸡肠

    荣王妃双眼红肿,脸上的皱纹依旧掩盖不住她年轻时的艳丽容貌,此刻憔悴不堪。

    “混帐东西!这贱人害死你弟弟,你竟帮她求情!宁儿活着一日,便多一分希望,如今没了!全没了!”荣王妃朝着玉倾阑嘶吼:“你若肯救他,他何至于死了?你如此冷心冷肺,他死还念着你。你呢!你在干什么!”

    玉倾阑面色如常。

    陷入绝望地卫如雪仿佛看见一线生机,奋力撞倒抓着她的侍卫,惊慌的倒在他的脚下。不断哀求道:“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

    卫如雪不复往日里的高贵,狼狈不堪,重重的在地上磕头。鲜血染红青砖石板:“我不是有意的,没有想要害世子。只要我活着,定日日夜夜在佛祖面前替世子诵经祈福。”

    玉倾阑避开卫如雪的触碰,微凉如水的嗓音沉静而悠长的说道:“父王、母妃多替二弟积德行善,莫要多添一笔孽债。”

    “你……你……”荣王妃面色大变,指着玉倾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荣亲王面容冷肃,到底顺着玉倾阑的话说:“罢了,将人送回去。”

    荣王妃却不肯善罢甘休,厉声道:“宁儿还未娶妻,她害死宁儿,便让她与宁儿成婚!”

    卫如雪双目圆睁,拼命的摇头。

    她不要守活寡!

    嫁给一个死人,她这辈子就到头了!

    “母妃,您给二弟娶妻,若真心愿嫁也罢了,不情不愿反倒累了二弟。”玉倾阑淡淡的睨她一眼道:“就让她在二弟墓前结草庐,抄写经书赔罪。”

    “不要……我不要……”卫如雪苍白的脸上泪水横流,在玉子宁墓前结草庐,类同守孝。

    可她却是以‘带罪’之身而去,不伦不类。知情者也罢,不知情的人还不知如何谣传!

    她的名声怕是全毁了!

    荣王妃凶恶的瞪玉倾阑一眼,张口欲言,被荣亲王打断:“好了,阑儿还是向着自家人。”

    经过荣亲王的提点,荣王妃顿时明白玉倾阑的用意。尚书府向来爱攀炎附势,有意无意笼络安远侯府,目地在燮郡王。她次子虽死,但是荣亲王府的身份权势犹在。若不用卫如雪陪葬,拿婚事束缚住她这一辈子,任她今后磋磨,也难解心头恨意。

    反倒与尚书府结成姻亲,巩固尚书府的地位。

    而卫如雪此人并非良善,将她留在府里,总会有疏漏之处,终究是个隐患。

    想通其中关节,荣王妃脸色这才稍霁。

    “卫小姐与二弟已经交换庚贴,算作未婚夫妻。怎奈二弟没福份迎娶卫小姐过门,便由卫小姐陪二弟最后一程,今后婚嫁自由。”玉倾阑将庚贴递还给卫如雪,又将玉子宁的给了荣王妃。

    荣王妃一怔,的确是玉子宁的庚贴,日期正是他死的头两日!

    “快送二弟上路,莫要耽误时辰。”玉倾阑回身望向街角处,只见马车缓缓的驶离。眉头轻轻一皱,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众人听闻玉倾阑的一番话,又见他拿出庚贴,不由得纷纷猜测玉子宁是不是卫如雪克死?

    甚至有人猜想卫如雪瞧不上病恹恹的玉子宁,这才将他毒死!

    这些消息流传而出,沸沸扬扬,愈演愈烈。

    ……

    明秀气急,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师兄怎么能救卫如雪?她可是想要杀您!”

    谢桥眉眼疏淡,漫不经心的透过晃动的帘子看着繁华的京城,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觉得大师兄为人如何?”

    “看着像活菩萨,满怀慈悲,就差普渡众生。实则小肚鸡肠,睚眦必报!”明秀提起玉倾阑便来气:“上回我去江南寻他,听掌柜的说银子他是给咱们了,但都记在账本上,日后得还他!”

    谢桥失笑的摇头,当真要还,这辈子她怕都还不清。

    想到他方才的作为,谢桥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今后权贵世家畏惧传言,不敢与卫如雪结亲。而寻常人家想要攀附尚书府而兴起想娶卫如雪的念头,又得顾忌荣亲王府。

    当真是绝人后路。

    马车缓缓停下,蓝星直接将谢桥送到玲珑阁。

    蓝月已经将谢桥写给秦蓦的方子药材准备整齐,按照她说的法子将药材熬好倒进浴桶里。

    谢桥看一眼浴桶里浓稠的药汁,对蓝月道:“扶着郡主泡在里面,水冷透,继续加热水,半个时辰出来。”

    秦玉很配合。

    蓝月在林嬷嬷有话不敢说,警惕的盯着谢桥。

    “郡主,药浴过程会有点痛,难忍的时候你咬着这个。”谢桥将裹着竹片的雪白帕子放在浴桶旁的小几上。

    秦玉含笑的点头:“有劳谢姑娘。”话音方落,秦玉柳眉轻皱,滚烫的水仿佛化作无数条虫子朝她身体里钻,随着时间越长轻微的疼痛也缓缓加剧。

    片刻,秦玉苍白的脸白得近乎透明,额间渗出豆大滴的冷汗。

    双手紧紧的抓着浴巾,强忍着撕裂般的剧痛。

    “啊——”

    秦玉忍不住的喊出声,立即抓着竹片咬在嘴里。

    林嬷嬷冲进来,就看见秦玉昏倒在浴桶里:“郡主!郡主!”

    谢桥拿着秦玉的手腕扶脉,眉头紧拧:“今日就到这里。”

    蓝月与林嬷嬷将昏厥的秦玉抱出来。

    谢桥不顾林嬷嬷敌视的目光,留下一瓶药:“郡主的药暂且停了,这瓶药一日两粒,早晚一粒。”

    ……

    踏出玲珑阁,蓝星带着谢桥穿过月亮门,来到桃园。

    树树桃花绽放,枝头随风摇曳。片片娇嫩桃花瓣飘零,铺落在碧水池塘里。肥美的鱼儿在水中游荡,追逐着漂流的花瓣嬉戏。

    仿似一副山水画般,景致怡人。

    谢桥心中的郁气稍稍散去,朝凉亭里走去。

    秦蓦正在一个人品茶对弈。

    “郡主身体比我所想还要虚弱,最轻的药量她都承受不住。先吃一段时间的药调理,我再给她安排。”谢桥如实说道:“你的药我暂时让她停了。”

    秦蓦面无表情的侧头望向她,眸子里泛着一丝寒意。

    对上他迫人的目光,谢桥心不由得一颤。不知怎得又触怒这煞星!当真喜怒无常,成日和他在一起还得吓出心脏病来。何况她并未做错,当下不甘示弱,睁大眼睛瞪回去!

    秦蓦目光一顿,仿佛没有想到她会胆大的瞪他。挑眉道:“半个月。”

    谢桥一怔,眨了眨瞪得泛酸的眼睛。

    秦蓦见她眼似抽筋了一样,薄唇一抿,转过头去:“我给你半个月时间想方案。”

    “说实话,救你妹,还不如救你。”谢桥揉了揉眼睛,并没有发现随着她这句话落,周边的空气仿佛凝固。

    ------题外话------

    今天要首推了,好紧张啊!快一年没有经过这么残酷的推荐筛选流程了。

    亲爱的们喜欢的话,就给烟儿收藏一个,么哒~